爱去啦 > 我有一个修真游戏世界 > 第二十四章 两个奇葩
    “你走这么快干嘛?”白芸努力的跟上秦云,正想抓住秦云手臂。“我说你这木头,难道不会怜香惜玉吗?”

    “白芸,我不管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企图,我们最好还是保持距离好一点。”秦云停顿了下来,他觉得有些话还是直白说比较好一点。“其实你并不是我那300名读者中一位,我心里其实有逼数,我那本小说还没有火到这种程度。”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一个普通扑街作者,不值得你浪费心力,我对你也不感兴趣,也许你选错目标了。”在秦云看来,白芸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从天而降,“倒贴”自己明显就不符合逻辑。

    现实又不是写小说,这种情节也只有小说中才有。

    白芸明显不是常人,一身服饰虽然朴素,秦云这个直男也觉得价值不菲。之前偶然听到,这白芸居然是特意坐飞机过来,但她自己确说是她是渝城人……

    难道现实中真的修行者?秦云不由是考虑这个问题,他不知道白芸为什么笃定这部功法是真的,还想要拜师。至于什么交流写作经验,明显是她在迂回试探。

    这一刻,秦云觉得自己把功法贴在作品相关,简直就是失了智。果然自己还是一个凡人,也有虚荣心。

    读者基数太大,你永远也不知道会碰到什么“沙雕读者”。

    这就如同那些骗子一样,故意设些露洞百出的骗局,但偏偏总有人上当。新闻里民族资产解冻,受骗人数十多万人,你敢信?

    此时秦云庆幸自己这本书还不火,自己也醒悟得早,及时删掉了作品相关,不然还不知道要惹出多少麻烦!

    这明显于秦云安安静静写小说的本心背离了。

    “你凶我!”白芸委屈巴巴的望着秦云,双眼泫然欲泣。“你就这么对待你这么可爱的美女读者吗?”

    秦云冷冷扫了白芸一眼,对于白芸的表演视若无睹,他甚至有些怀疑她是不是真的神经有问题。

    “大小姐,你还是跟你同伴早点坐飞机回去吧,晚了的话,说不一定就没有航班了!”秦云直接揭开了白芸的身份,他不想跟她在绕弯子了,白芸再漂亮,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原本还如同被渣男伤心到了白芸,瞬时间满血复活了,恢复了冰山形态。

    她也没有想到,居然被秦云偷听到了,这一下就穿帮了,接下来怎么演?

    果然,小舅舅不靠谱,居然误我大事!

    白芸其实也不想如此,要不是为了修真,她一个女生怎么会出此下策。

    居然“以色诱人”,要是让熟悉她的人知道,她一个“神人”居然也会有如此小女人一面,不惊呆一地眼球才怪。

    之前通过调查得知,这秦芸居然是个单身狗,还是一个宅男作者。

    她一个大美女主动“追求”,还不乘乘就犯?

    女追男隔层纱,男人都是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倒很诚实。

    原本来之前白芸心里很有把握,此刻她心里确没底了,因为这秦云明显是个脑回路清奇的人。

    不过轻易放弃,可不是她的风格。

    “我一定要让你拜服在本姑娘榴裙下!让你当一个舔狗,然后再狠狠的把你抛弃!让你痛不欲生!”白芸心中“恶狠狠”地说道,想到秦云一幅舔狗模样,白芸心中直乐。

    嗯,不能笑出声来。

    现在重要的是脸皮要厚,死缠烂打,白芸已经笃定秦云面对自己的“苦苦追求”,也没有什么办法。

    所谓“烈女怕缠郎”,秦云就是报警,都没有用。

    好不容易把小舅舅打发回去,不学到真正修行法,她可不会善罢甘休。

    至于秦云如果真的要图谋不轨,她一定能打爆秦云狗头。

    秦云不知道白芸的想法,如果知道他一定会指出这是一个悖论。如果他不会修行法,这些都是无用功。如果他真的会修行法,白芸岂不是羊入虎口?

    白芸这种迷之自信,一般人真是理解不能。

    “秦云,我是真的喜欢你,你不要抛弃我好吗?”白芸一把抓住秦云手臂,凄婉地“哀求”秦云道,“我肚子里可是怀有了你的骨肉!我不想我们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了父亲。”

    两人本来就站在小区门口,附近不少行人,原本许多人的目光就放在他俩身上。此时听到如此劲爆的一个大瓜,纷纷都来了精神。

    男人们看向秦云的眼神都是一幅见了鬼神情,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有如此美女女朋友居然不好好珍惜,怀了孩子的女友都要始弄终弃。

    简直不是人,畜生一个!

    对于秦云这种渣男,居然引起了共愤!

    不少女性看了看秦云,又看了看白芸,心中嘀咕,“这姑娘如此漂亮,怎么这么‘眼瞎’!”

    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现在这样的傻姑娘简直就是凤毛麟角,图的到底是什么?

    仿佛自家的女儿受如此委屈,怀了身孕不说,还碰上这么一个渣男!

    所有人都对“弱势”的白芸同情不已,纷纷出言,不少男同胞更是眼神不善。

    带有媳妇儿男人更是如此,一副羞与秦云为伍神情。

    “我说你一个小伙子,还有没有良心?人家一个姑娘怀了你的孩子不说,你还要抛弃人家……”

    “就是!也是这个姑娘傻,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渣男!”

    “小兄弟!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对自己女友都如此,我看你就这点出息。”

    “姑娘,听大哥一句劝。这种人根本就算不上男人,你还挽回,是我早把他踢到九霄云外去了……”

    “咦~他不是住在X号楼101嘛,好像姓秦。以前有人说他不是什么好人,偷鸡摸狗什么,原本我还不信,以为是别人造谣。现在看到他这样对待自己女朋友,我倒真的有几分相信了……”

    “哦,我也想起来了。说他一个人天天宅在家,这么几年也不工作,无业游民一个,居然不差钱,是个捞偏门的~”

    有人听完秦云的背景介绍,更加担心白芸,大有一副见事不对就报警神情。

    ……

    “WTF!”秦云没有想到白芸居然做得如此狠,如此绝!不惜自毁清誉,也要恶心他。对了,白芸明显不是本地人,她事后大不了一拍屁股走人,当然不在乎。

    至于有人污蔑他偷鸡摸狗,完全子须乌有。总有那么一种可恶的人,看不得别人好,喜欢嚼舌根子。

    秦云扑街一个,挣的钱比许多人也高不到哪里去,就是因为宅在家,就被别人诽谤。

    而且他又没有炫富,就是一个普通人,比旁人也强不到哪里去。

    这都有人看不惯~

    当初秦云得知自己被如此污蔑,也是惊了,而且还找不到是谁造的遥。

    解释过一遍两遍,没用,旁人还是一幅有色眼镜看他。

    那些人明显不跟年轻人一样,知道网文作者其实也是一个行业。

    秦云也只是一个扑街,并不能像大佬一样强势打脸。

    久而久之,秦云也懒得解释了。

    秦云突然发现人群中居然有人在拿手机想拍他们,虽然秦云不刷小视频,但也知道现在小视频很火。

    要是被人上传到小视频App上,他岂不是要被广大同胞口诛笔伐?

    甚至暴力人肉,他的一切信息都将放在聚光灯下,一个人存在,就会有痕迹,他不敢保证自己是修真者的事迹不会被人发现蛛丝马迹。

    “你闹够了没有!”秦云一声怒喝,一把抓住白芸的手,“好,我们现在就去做亲子鉴定,不用等孩子生下来就可以做!”

    白芸一脸蒙蔽的被秦云拉住了手,拖着离开。

    她也看见了有人正想拍小视频,连忙躲过脸,要是被父母知道了,怕不是要把她吊起来打。被秦云一把抓住小手,她也没有反抗,先离开这里再说。

    “嘿嘿,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先前还说我,对我不感兴趣,现在确拉我手!”白芸心中吐槽道,不过她对于秦云倒没有什么反感,所以也没有挣脱出来。

    两人离开,留下了面面相觑的众人。

    等等,这信息量好像有点大,不少人回味过来。

    “果然是两个奇葩!”刚才那位劝白芸打胎的那个大哥也醒悟过来,他这不是劝人接盘吗?

    “都是些什么人呀?两个人看着,倒是人模狗样的,没想到……”

    ……

    “木头,你还要拉到什么时候?”白芸冷冷地说道,虽然她一副追求秦云模样,但她其实追求的是修真大道。

    普通作者,平凡身世,身体虽然也经常健身,但也不像一个习武之人,所有一切都表明他似乎真的是一个脑洞清奇的作者而已。

    没有什么证据,直觉告诉她,秦云就是真正的修真者。

    亲眼见过秦云,秦云虽然一幅普通宅男形象,但白芸作为一个现实修炼者,身体本能告诉她,秦云对她有些莫名“吸引力”。

    不然她这个“神人”怎么会和秦云玩这些小套路,她又不是真的精神病患者。

    证据什么,其实必不需要,相比证据,白芸更相信自己的直觉。

    能让朋友口中的“神人”所感兴趣的人,怎么会是普通人?

    秦云不知道白芸同样是个脑回路清奇的主,不按套路出牌,居然对于他是修真者的事实深信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