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我有一个修真游戏世界 > 第十六章 邙原派的人都该死
    “吃屎吧,血天使!”秦云见这怪物还跟自己摆谱,作为一个小说作者,什么样的BOSS没见过。

    怪物早已掌握了人类的语言,当然知道秦云是在侮辱它!

    “等吾逃脱这方天地,定要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血天使心中思考着种种泡制手段,当然现在还需要暂时欺骗他。

    要不是血天使担心秦云身死,可能会导致它彻底封禁在火种空间。它完全可以眼睁睁看着秦云死在丁念剑下,只是由于火种空间的神异,导致它不敢赌。

    “怎么样,做不做这笔交易?”血天使说道。

    他没有想到这怪物居然会被困在火种空间中,而且还有求于他。

    当然不答应了,秦云又不傻。

    放它出来,恐怕第一个干掉的绝对是自己!

    “不如你先把力量借给我一部分?让我渡过眼前危机再说,不然我死了倒无所谓,让你这样的存在与我一起陪葬,倒可惜了!”秦云讨价还价道。

    “放心,即使你死一百次,本尊都活得好好的!”怪物不屑的说道,“实话给你说了吧,要不是怕你身死,连累我封禁在这火种空间中,本尊才懒得管你。”

    “我救你一次,你放我出来,怎么样?这很公平吧!你如果不答应,就去死吧!”血天便最后通牒道。

    “不行,我宁愿死在丁念手中,也不愿死在你这怪物手中!”秦云也实话实说道,“而且这明显是你有求于我,不然你为何不眼睁睁看我死,还如此大费周章呢?”

    秦云笑道,“你是怕我死了,会牵连到你吧?没事儿,也许你这等大能还能活过一个纪元呢?”

    当然是地球的一纪元,也不知道到底是多少年?这修真世界恐怕早就天翻地覆了,希望你能活这么久!秦云心中默默说道。

    “好,那我换个条件,你把空间内灵液送给我。”

    “可以。”秦云空间内的灵液,很久就没使用了。如今火种空间大变样,灵液恐怕早就被它吞了,不知以后还产不产生灵液。

    两人似乎达成了协议,秦云也从神念交流中退了出来,回到现实世界。

    此时丁念的长剑已经挥抹向了秦云脖颈,这次可没有丝毫留手。

    一介奴工,既然没有什么作用,杀了又如何。

    就在丁念估摸着力量,准备收回长剑时。

    眼前一道红光闪过!

    丁念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这小子果然契约了源灵!”

    他第一时间呼唤出了自己的契约源灵——丁级玄龟,这道源灵虽然是丁级,但也是丁念花光了老本购买得来。它的珍贵之处在于可以激发一道灵技——玄龟甲,虽然不能对敌,但也是保命绝技。

    丁念第一时间回防,让秦云也愣了一下。

    这血天使力量都还没有完全激发出来,这丁念也太谨慎了吧。

    “秦云小子,由于本产本尊被困在火种空间内,本尊也只能给你借用筑基期实力,要不要考虑先把我放出来?”血天使蛊惑道。“不然你死了,可没有后悔的机会?”

    秦云一听筑基期实力,即使不能杀敌,但逃跑想必也可以了。至于放血天使出来?它还是继续做梦吧!“行,筑基期实力完全够用了。”

    此时丁念在内的四名筑基修士,都是第一时间发现秦云的异常,纷纷戒备起来。

    秦云感受着火种空间传出来的灵力,此时这股力量虽然也很狂暴,但确变得有序起来。

    灵力沿着体内虚空与肉身不停循环,仿佛一口吃了一个大补丸一样,实力蹭蹭的往上涨。这种虚幻力量的增长感,也让秦云一时间也有些迷醉。

    但他还是很快醒悟过来,他只是借用血天使力量,真实修为并没有上涨。

    “筑基!”丁念等人感受着秦云此时体内灵力波动,如此强大的灵力波动与他自己也差不了多少。

    秦云居然瞬间从炼气六层实力,突破到筑期中期水平,这一幕让他们四人心惊不已。

    “源灵!”丁念想到了一种可能,也许这正是那源灵的帮助,才让秦云如此跨跃式的提升。四人想到了这种可能性,双眼都露出了一丝贪婪。修真者虽然在凡人看起来,有些不食人间烟火。但面对这等灵物,与那些凡夫俗子,并没有什么两样。

    丁念想到秦云可是已经被废了虚空气海,恢复修为也是靠所谓的强身健骨丸,此刻虽然强行提升筑基境界,但隐患重重。

    想到此,丁念心中有了定计。

    丁念瞬间思考完毕,手中长剑依旧朝着秦云脖颈刺去。与此同时,左手暗自蓄势,隐隐对着秦云腹部丹田,他要再次废了秦云虚空气海!

    面对丁念刺出的长剑,秦云左手红色灵力四溢,幻化成一只巨掌。

    一手擎住丁念刺来的长剑!

    丁念感受到手中长剑一滞,对此早有预料,脸上神色平静。右手灵力突然迸发,如同雷鸣一般,带着道道气浪向着秦云腹部挥去!

    “轰!”一声闷响,灵力直接交碰,由于秦云没有防备丁念这暗中一手,丁念的灵力如同孤军深入般,穿刺前行。

    丁念的灵力大军发现了秦云阵线的薄弱点,顿时全军出击!

    一时间高歌猛进,秦云的灵力节节败退。

    营盘被攻破,虚空气海原本就存在的裂缝,在面对猛烈的灵力摧打之下,轰然倒塌。

    灵力如同水泄一般,秦云仿佛脱水的鱼。

    哪怕是借用血天使灵力,灵力也是沿着虚空体系流动,此时虚空气海被废,犹如河流改道。

    感受到秦云身体内的状况,丁念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其余三位筑期修士也松了口气。

    即使突破筑基又如何,虚空气海被废,今天你也要惨死当场!

    秦云在现实世界只是普通人,又没有经常与人生死搏杀,哪里能料到这丁念来了手声东击西,一不小心就着了道。

    血天使‘看’到这一幕,心中对秦云的不屑更增添了几分。

    丁念一击得手,也是暗自高兴,左手长剑正想突击猛进,确发现秦云手中的力道没有丝毫减弱。“咦”

    秦云感受着腹部传来的剧痛,虚空气海再次被丁念击中,此时虚空气海已经完全破碎,浑身灵气急剧衰退!

    “你该死!”秦云双目血红,恼羞成怒道,“邙原派的人都该死!”

    一柄血色巨剑从秦云手中显化出来,这正是血天使使用的武器,此时居然出现在秦云手中,只时体型要小些。

    虽然体内灵气尽失,但此时秦云用神念直接控制血天使力量,完全不用通过体内经脉。

    血色巨剑猛然挥出!

    如同一道红色闪电!

    殷红的鲜血如同血箭一般飙射出来,抛飞的头颅,喷涌的血柱。

    丁念身上的玄龟甲也如同碎纸片一般瞬间破碎!

    秦云一把擒住丁念头颅,尸体轰然一声倒地,此时其余三位筑基修士才反应过来。

    “呵呵,谁说气海被废就不能杀人了?”秦云仔细端着丁念脸上的错愕神情,哂笑一声,“丁念长老,我没让你失望吧!”

    随后秦云把丁念头颅向着那三位筑基修士抛了过去。

    丁念可是筑基中期修士,居然被秦云这样如杀鸡般轻易宰杀!这一幕惊呆了众人,他们修为实力比丁念都要不如,只是邙原派请来的供奉,没有想到今天遇到这等杀神。

    秦云没有理会剩下的三位筑基修士,而是提起丁念头颅。

    看着在泥地上翻滚的丁念头颅,想到丁念被一剑枭首的惨状。三位筑基修士原本还趾高气扬,此也心中也有些胆寒。

    “这位好汉,丁念已经被你诛杀,我们就此罢手如何?我们三人也只是邙原派请来的供奉,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与好汉你并无冤仇,大家何必生死搏杀?”三位筑基修士中其中一人说和道,“更何况丁念也只是一时大意,我们三位都是筑基修士,大家何必拼个鱼死网破?”

    “大道朝边,各走一边。我们不阻止你复仇,你也任我们离去,大家各自安好,岂不美哉?”这名修士继续说道,供奉而已,难道还真拼命不成?

    “哦,确是挺好。”秦云似乎被他说动,询问道。“你们先告诉我邙原派的具体情况,比如门主是谁,驻地在哪这些,我在放你们离去。”

    秦云也知道邙原派门主似乎另有其人,丁念也只是代为管理,只是他没有打听到详细情报,如今正好问这三位邙原派供奉。

    听完秦云确实有意放他们离去,三位筑基修士说起了邙原派情报。

    原来这邙源派并没有其它驻地,邙原镇和守卫矿洞这些人就是全部了,他们三人也并没有真正见过所谓的门主,一直都是丁念单线联线。

    丁念也许是某个大人物的代理人,毕竟所有源石都归属青云门,邙原派其实是盗采源石。

    秦云见问不出什么后,示意三人可以离开了。

    三人小心翼翼的戒备着秦云,向着天坑上方飞去。

    快到天坑顶部后,三人见秦云始终没有出手,始终紧绷的那个弦,终于松懈了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