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我有一个修真游戏世界 > 第六章 前路渺茫
    黑色飞舟内一片死寂,被强掳上飞舟的乘客,并不知道自己即将到来的悲惨的命运。三个飞舟中抓获的乘客,他们分别关押在不同舱室。

    随后更是以做身体健康检查的名义,被凶神恶煞的帮主亲自体检。即使有乘客查觉到不对,想反抗,也被轻松制服,强制做完所谓的“体检”

    李二牛他们返回时,从舱室走廊路过时,终于看清原来走廊两旁这些舱室中全是关押着的人。舱室内一片死寂,没有一丝人声,他们之前以为只是空余的舱室。

    众人之前造成的声响,舱内的人也毫不在意。

    有人突然抬头与二牛对视一眼,二牛看得心惊不已。那是一双怎样的眸子,眼神中毫无感情波动。他见到被再次押解回来的李二牛一行人,也只是漠然扫视一眼,旋即又低下了了头颅。

    “看什么看,还不快走。”二牛一行人,被黑虎帮帮众催促着,他们刚才也被黑虎帮以“体检”名义废了虚空气海。

    虚空气海相当于体内虚空体系的“心脏”,炼气境肉身存储元气有限,如果虚空气海被废,那么再也不能积蓄元气。即使身体修炼出的元气,也会慢慢流逝,实力也别想达到炼气五六层。

    至于筑基更是奢望,筑基期的修炼正是以体内虚空体系为主,开辟虚空气海,正是迈入筑基期的标志。

    虚空气海补废,修真之路断绝。

    李二牛他们虽然知道黑虎帮对他们身体做了不好的事,并没有真正意识到危害性。当他们发现自己体内元气运转突然变得滞缓,身体也变得“虚弱无力”,才醒悟黑虎帮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

    一行人走过长长的走廊,走廊每个舱室中都关着不少的山民,李二牛很快发现眼熟的面孔,那是另外两艘飞舟的乘客。

    “先把身上全部衣服脱掉,携带的所有物品都要交给我们保管。”很快他们回到了关押他们的舱室门前,黑虎帮帮众吩咐道,“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

    面对手持利器威逼的黑虎帮帮众,李二牛他们只得脱掉自己衣物。

    之前他们几乎是被强掳上飞舟,随身行李武器这样全部都没带,身上也没有什么物品。有的人悄悄从衣物隐秘角落取出珍藏的钱,紧紧攥在手中。

    “你们没有听清楚吗?我说的是身上所有物品!也就是说除了你们这个人以外,不能有任何其它东西。”小头领恶狠狠地说道。

    “你!说的就是你!你手里捏的是什么,别以为我没有看见。”小头领一脚踢翻一名藏钱的乘客,随后硬生生掰开那名乘客紧攥的拳头。“妈的,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几百块钱,跟你命根子似的。”

    小头领再次狠狠踢了他一脚,“没收,钱也不能带。”

    “把钱还给我,把我的钱还给我!”见自己的钱被抢走,被踢翻在地的乘客从地上扑了过来,一把抱住小头领大腿。

    这名被黑虎帮抢了身上仅有盘缠的乘客,双眼通红,拼命呼喊着。“这是我借的盘缠,我家娃儿读书都是借的钱!你不能拿走我的钱!”

    小头领再次踢翻这名乘客,但很快他又状若疯魔似的,再次扑了上来。

    “还不把他架开?”小头领吩咐道身边帮众道。“妈个穷酸,身上毛都没有一根,把他扔进去。”

    “你,你,你们都把双手张开,举过头顶,不要让我发现你们私藏任何物品!”小头领随后吩咐手下到,“你们眼睛都放亮一点,不要让这群猪崽儿身上有任何其它物品,他们只能光溜溜的进去。”

    小头领吩咐完手下后,很快把目光看向了李二牛。“你脖子上挂的是什么?”

    这是一个红布包裹的菱形小方块,还用一条红线串着,如同项链一般挂在李二牛脖颈上。

    “这只是一个普通护身符,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件儿。”李二牛下意识的附住护身符,这是他妈专门从乡里神婆那里请来的护身符,可以保佑远行的人出门平安。很灵验,乡里许多人都去求。

    上等护身符要一百元,中等护身符五十,一般护身符十元。护身符请来之后,用红布包裹住后,戴在脖子上,就可以保佑配戴的人了。

    他身上这张护身符,可是他妈花了五十元诚心求来的。

    李二牛长得人高马大,比这小头领都还要高出一个个头,还有几名乡党,也是隐隐以他为首。

    小头领没有如同对待刚才那名乘客般粗暴抢夺,反而平静下来,他一挥手,黑虎帮帮众围了上来。“按黑虎帮规定所有物品都要交出来,那么你是交,还是不交?”

    “二牛哥!”李二牛乡党见自己一行人被黑虎帮步步紧逼,刚才好像还对自己身上做了什么手脚,现在更是如此折辱他们,心里早就被愤怒充满了。

    李二牛看了看自己随行的乡党,又看了看眼前严阵以待的黑虎帮众,一脸戏谑的小头领。

    “交,我交!”李二牛扯下自己的护身符,递给了小头领。

    小头领示意手下接过护身符,拿过来,撕扯开被紧密针线缝好的红布包,里面是一张普通红纸画的“灵符”

    嗤笑一声,小头领随手把这护身符扔进了后面的箱子内。

    李二牛见母亲诚心求来的护身符被扯开后,随意丢在箱中,也不知还找不找得到,他也有些红眼了。

    “呵。”小头领扫视了他们一眼,见他们身上没有其它物品后。“自己滚进去吧。”

    李二牛一行人都没抵抗,剩下的被掳的乘客也乘乘按照小头领的要求,脱下衣物,交出身上带着的钱和各种物品。

    “果然就是做猪崽儿的命!”小头领嘲笑道,吩咐手下把所有物品收纳入箱中,“把我们的麻衣扔进去,让他们换上。”

    李二牛见一批和先前在其它舱室那些人穿的灰色麻衣被扔了进来,衣服都是一个型号,有的人穿稍微大一点,李二牛勉强可以穿。

    舱室内地板上什么都没有,光秃秃一片。

    小头领注意到了被扔在角落里了秦云,指了指李二牛和另外一个李二牛乡党。“你,你,把他身上衣服脱下来,随身物品也取出来。”

    李二牛一被关进舱室,就发现了角落里昏迷不醒的秦云。他瞧了一下,秦云身上也没有什么外伤,秦云昏迷不醒,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李二牛此时心中也有些懊恼,在想着,如果自己当初忍了,也许就没有这场风波。还把秦云他们都卷了进来,如今秦云更是昏迷不醒,他心中也有些内疚。

    秦云昏迷,他一直就在旁边照顾。

    小头领吩咐让把秦云衣服脱下来,李二牛和他同伴只得照办。

    在几人的帮助下,李二牛正要脱秦云上衣,突然发现了秦云脖颈上一串黑线,心中一动。借着同伴身形遮挡,悄悄的把黑线解开,没敢看是什么物件,把它藏在了手中。

    小头领一行人并没有注意到李二牛的小动作,见他们把秦云随身衣物,还有一些钱币取了出后。

    青云门百元大钞那亮眼的青色,彻底住吸引了住了小头领们的目光。

    “没有想到还是个小肥羊。”小头领们兴高彩烈,一般这些猪崽儿,都没有什么油水,捞不到什么好东西。要不是帮里规定,他们也不想做这活计。尽是一些破烂儿,有些猪崽儿还顾食,经常要反抗一番。

    小头领点了一下,一千多呢,这下兄弟们又可以瓜分一下,这也是帮里默认的好处。

    一套衣物,一个便桶被扔进舱室,小头领一行人高兴地离去。

    挑猪崽儿,买猪崽儿,阉猪崽儿,这套流程下来,接下来的就是卖猪崽儿了,他们等着帮里分好处就可以了。

    ……

    “秦云,你醒了?”李二牛看见昏迷的秦云挣扎了一下,连忙把他扶起来。

    秦云看了眼李二牛,又看了看这陌生的环境,问道,“我们这是在哪里?”

    “我们不是被这狗娘养的黑虎帮抓上飞舟了吗?”李二牛看着秦云一幅虚弱不堪的模样,心里也有些内疚,“秦云小兄弟,是我李二牛连累了你。”

    “不说这些了……”秦云看了一眼众人的穿着,又看了看自己已经换上了一身灰色麻衣,心中一突。双手急忙摸向了脖颈,我的神念戒指!

    里面可还有徐林大佬赠送的《青云诀》!

    李二牛见秦云着急的搜索全身,以为秦云是在找被收刮的钱财。“秦云你身上的衣物这些,都被黑虎帮要走了,他们让我们几个给你换了的。你身上那一千多元钱,恐怕也拿不回来了。”

    秦云急眼道,“李二牛,你们有没有看到脖子上的系着的戒指?”

    李二牛说道,“戒指,你没有什么戒指呀?”

    秦云惊讶的望着李二牛,心中暗道,“难道被黑虎帮的人搜走了?”

    钱财什么他倒不在意,他在乎的是戒指里的功法,以他如今的身份,想得到一部修行法,肯定是千难万难。

    秦云心里懊悔万分时,他感到左手一动,瞧了一眼二牛,看见他在给自己眼色,感受到一个物品被二牛悄悄塞到手中。

    秦云突然明白了,心里对二牛他们感激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