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我有一个修真游戏世界 > 第五章 弱者的悲凉
    白纸扇见两艘飞舟内的猪崽都已经挑选完毕,签完契约之后,回来禀告王黑虎。

    王黑虎看着那厚厚一摞契约,也露出了满意微笑,这趟跑得值,收获不小!

    要是能一直在驿站抓猪崽儿多好,进了磐石城的猪崽儿就跟进了山林的野猪似的,非常不好抓。警惕性又高,一到目的地就跑路,还有熟人接应,像防贼一样躲着他们,撵都撵不到。而且在磐石城中,还是要稍微注意下影响,有些手段也不好使。

    王黑虎也只是幻想一下而已,真要来这驿站做这猪崽儿生意,飞舟门派和磐石城是不会放过他的,就连他身后那位也保不了他。

    他这次主要目的是就是为了报当初的仇,这雷缺德曾百般羞辱他,这个仇他可是一直记在心里。不过这雷缺德确实有跋扈的资本,即便他现在突破到了筑基境,也不能真拿雷缺德怎么样。

    现在既然是雷缺德自己找上门来了,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至于抓猪崽儿,那也只是顺手而为。

    王黑虎见雷缺德一脸怒火的注视自己,平静的回视。

    “当初你曾那般羞辱我,如今也是该让你尝尝这种滋味!”王黑虎心中冷冷地说道,看着雷缺德拿自己毫无办法,心中说不出的畅快,

    你就是搬出你哥也没用,你哥可是跟我身后那位,一直不对付。

    王黑虎随后吩咐白纸扇,“把猪崽儿们先装上飞舟吧,然后再来料理他们。”王黑虎看向了正中间的飞舟,秦云一行人和同飞舟乘客,仿佛此时才被王黑虎想起来似的。

    “炼气六层?确实不错,难怪你能把雷缺德打成那幅样子。说实话,我挺欣赏你的!要不要来我们黑虎帮,做个真正的黑虎帮众?”王黑虎好像很欣赏秦云一般,对秦云发出了邀约。

    “王黑虎!你不要太过份!”雷有德听闻王黑虎居然要把秦云收为黑虎帮真正的帮众,再也忍不住了!他叫王黑虎来抓秦云他们,是为了让秦云被贩卖去黑矿场。如今他这两个仇人狼狈为奸,他不是偷鸡不成,倒损失一把米吗?

    雷有德正在想着如何推卸这件事情呢,没有想到王黑虎居然不按照约定办事儿。

    “雷有德,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王黑虎一声呵斥,筑基期的威压就压了过去。

    “你……你……!”雷有德被王黑虎当众呵斥,原本就已经五颜六色的脸庞,气得抖动起来!“我……我……!”

    雷有德本想放狠话,但一想到自身炼气修为,在这个场合如果再搬出他哥雷山源,丢人的不光是他,还有他哥。

    王黑虎见雷有德被噎得哑口无言,看向秦云的目光,更多了几份欣赏。

    这修真世界,终究是以实力说话。雷山源只是雷有德他哥,又不是他妈,还要对他呵护备至不成?

    秦云指了指远处正驱敢向黑色灵舟的乘客,故作疑惑的问道:“难道他们是假的帮众不成?”

    对于王黑虎他们说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信!这哪里是纳新,分明就是掳人。

    秦云此时和大多数乘客一样,被他们的话语怕迷惑,以为这黑虎帮类似于土匪强制让人入伙的套路,哪里能想到,黑虎帮要把他们当猪崽儿卖?

    王黑虎被噎了一下,说道:“他们当然是黑虎帮帮众,只不过他们是外门,你是内门而已。”

    在秦云与王黑虎交谈时,被强制签下契约的的乘客闹了起来,原来黑虎帮让他们进入飞舟,有的人与家人一起,确被拆散,只能青壮上飞舟。

    “黑虎帮不能携带家属,其余人自行回家。”

    听完白纸扇言语,现场乱作一团,有人哭闹,有人争扎,有人反抗。

    白纸扇撕下了伪装的面孔,“把他们带下去!”

    秦云看着眼前这伙人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强掳民壮,简直无法无天。“强掳民壮,这就是你们黑虎帮做的生意吗?”

    王黑虎斜视了秦云一眼,说道,“看来你不愿意加入我们内门呀,那我只能让你入外门了!”

    “炼气六层是吧?你也年岁不小了,难道不知道这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道理。还想强出头?今天,我就先试试你斤两。”王黑虎气机暴发,周身元气瞬间沸腾,一步跨出,直接踏入秦云身侧。

    这一步是飞跃而来,如同飞行一般,速度极快。

    秦云只看到了一道残影,心中大呼不好,“筑基期!”

    他不由得回想起了曾经的那个执剑人陈卫,他就是筑基期,可以踏空而行的存在!

    王黑虎脸上闪过一丝戏谑,“怎么,现在知道怕了?要不要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无知者无畏,原本他还以为秦云有什么依仗,没有想到是个愣头青,这种人也只能在帮里冲锋陷阵罢了。

    王黑虎单手提起了秦云脖颈,另一只手控制了秦云腹部丹田,秦云感觉自己仿佛被掐住了七寸般,动弹不得。

    李二牛他们一行人冲了上来,被王黑虎随手几掌元气,击倒一地。

    “不堪一击!”王黑虎低声说道,随后看向了被自己提在手里的秦云。“现在明白了炼气与筑基之间的差距了吧?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不要加入我们黑虎帮内门,不加入的话,你和你的乡党全都去外门吧!”

    秦云知道自己确实失策了,炼气与筑基之间差距居然如此之大。他是空有资源,确没能好好使用,剑图没能领悟。青云诀是修行法,不是专门的杀敌法。这次前来磐石城,本来就是为了想法突破筑基,学习杀敌法,变强。

    没有想到半途,遇到这场风波,当初他只是看到了筑基修士踏空而行的神奇,没有真正了解到筑基修真者到底有多强。

    难不成,还真的要加入这黑虎帮,为虎作伥吗?

    面对王黑虎的招揽,秦云说道,“加入你们,跟你们一样,做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吗?”

    “伤天害理?你有资格伤天害理吗?”王黑虎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哈哈大笑起来,“小命被别人操持于手的滋味如何?没有想到你居然如此天真,看来你确实不适合我们黑虎帮!”

    “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王黑虎见秦云冥顽不灵,也放弃了招揽,“你知道阉猪崽儿吗?”

    秦云惊恐的神情,让他很满意。“既然你敬酒不吃,非要吃罚酒,那也怪不得我了。”

    说完,王黑虎一掌拍向秦云腹部丹田位置。

    王黑虎体内的金色的元气涌向了秦元虚空气海,腹部丹田连接着体内虚空气海。此时秦云的虚空气海被锐利的金色元气刺入,整个虚空气海仿佛像漏水的筛子一般,存储的元气顿时倾泄一空。

    秦云虚空气海竟然被王黑虎废了!他体内虽然也有元气流淌,但这只是肉体残留元气。秦云现在实力从炼气六层一下跌到炼气一层,与那些初学修真的人一样。

    不光如此,由于炼气六层腹部丹田与虚空气海已经联系得很紧密,此时气海被暴力破坏,秦云只感到腹部钻心的痛,仿佛刀绞一般。

    秦云脸色苍白,豆大冷汗不停流下,很快便晕死了过去。

    “废物一个,我王黑虎居然看走了眼。”王黑虎破坏秦云丹田时,发现秦云体内虚空经脉、气海、穴道脆弱不堪,如同一座建立在沙地上的房子,一推便倒。“也不知道你是怎样到达了炼气六层?如此不堪,此生没有丝毫希望迈入筑基!”

    “而且空有一身元气,武技身法全无……”王黑虎不由得怀疑,王缺德连这样的废物都打不过,他现在是菜到了何等地步。

    “把他扔到货舱内,剩下猪崽儿挑选一下!”王黑虎吩咐道,他感到索然无味,原本还以为发现个不错的苗子,没有想到让他失望了。果然真正的好苗子,早就进入灵院了,哪里会在山野之间。

    见人群中炼气六层的秦云,被筑基修士一招制敌,剩下的山民只能认命,步上先前那二艘飞舟乘客的后尘。

    猪崽儿抓获完毕,王黑虎最后看了一眼雷有德,说道:“你托我的事儿我帮你完成了,不用谢我!下次再有这样的好事,记得叫我!哈哈。”

    黑虎帮众人扬长而去,黑色飞舟乘空而起之后,留下了一片慌乱的乘客。

    哭泣声、咒骂声、哀嚎声夹杂一片,原本许多人满怀希望的外出务工山民,怎么会想到会遇到这等祸事。

    ……

    此时黑色方舟内,黑虎帮已经彻底露出了穷凶极恶面目,山民只要稍敢反抗,就是一顿毒打。

    “把那些才抓来猪崽个一个的提拎过来,先把他们阉了,然后收缴他们随身衣服和物品,让他们换上我们自己准备的麻衣。”黑虎王吩咐道,为了怕猪崽儿们闹事,买主只买阉过的猪崽儿。

    阉猪崽儿,不是给他们这些人净身,而是废掉他们的气海,让他们彻底没了修真的念想,以绝后患。

    只有阉过的猪崽儿,他们才能认命苦干,而不是想着整天怎么闹事,怎么逃跑。

    只是阉猪崽儿必须要筑基境修真者,才能拿捏好火侯,普通人阉,要么不彻底,要么容易致死。

    虽然有些麻烦,但这是一个必要流程。

    随后李二牛他们这一批才被抓获的乘客,全部享受了秦云同样的待遇,气海被废。

    修为越高,感觉越明显,能感知到气海被废。修为低一点,只是本能的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东西似的,心中怅然若失,莫名想流泪。

    虽然他们这些山民也许一辈子都不可能突破筑基,但现在确被人真正斩断修行根基,从此与修行绝缘。

    断人修行根基,堪比绝人子嗣,恶毒如斯。

    对于猪崽儿们的哀嚎,黑虎帮众人视若无睹,仿佛那不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而是另一个物种般。不时还会评价一番,这头猪崽儿品相如何,是不是能卖上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