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我有一个修真游戏世界 > 第四章 买猪崽儿
    一艘黑色大型飞舟降落在驿站,掀起了道道气浪。

    原本还算宽阔的驿站广场,被这艘大型飞舟塞得满满当当。

    秦云站在飞舟门前,看着这突然降落的大型飞舟,感到恐怕来者不善。一路以来,不是没有见过这种大型飞舟,但这种大型飞舟和他们乘坐的中型飞舟不一样,并不需要经常停靠驿站,反正秦云就没见过大型飞舟停下来加水什么的。

    黑色飞舟舱门打开,一群身着黑色统一服装的人群走了下来。这群人分散开来,隐隐的形成了一个包围圈,驿站外面的出路已经被他们挡住。

    领头的人,带着其余手下向着驿站走来。

    驿站里原本聚集在一起的乘客一见这架势,如同被猎食者闯入的沙丁鱼群一般,纷纷避散。

    不少眼尖的乘客,发现这群人背后露出的刀柄,那低垂的红缨格外亮眼,看得不少人胆战心惊。

    黑虎王见这些乘客都是一幅惧怕神情,如同见到狼的羊群一般,心里很满意。

    他打量了停靠在驿站广场上的三艘飞舟,随后向着一艘白色飞舟走去。“磐乙682553,找到你了!”

    另外两艘飞舟的乘客见这群人不是冲着自己来,纷纷松了一口气。而磐乙682553飞舟上的乘客,脸色都变苦了,不少吃完饭的人,远远的躲避着,根本就不敢走近。

    “看来,这群人是为了刚才那场冲突而来!这驿站老板果然不好惹,哎,年轻人仗着有点修为,就爱好勇斗狠,一个人能打得过几个?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个简单道理,为什么就不明白呢?”人群中的不少“智者”心中点评道,火石没有落在自己脚背上,他们当然可以理客中。

    雷有德此时也走出了小房间,他老远就看见远处停泊的黑色飞舟,知道是王黑虎他们来了。

    “吃你#%!吃了多久了,还没吃完!吃完敢紧给老子滚,不要占着老子的位置,老子还做不做生意啦!?”雷有德见不少人一幅细嚼慢咽模样,有的人吃完之后,还占着他的位置,他气又涌上来。“二狗你们,他妈眼瞎了嘛!还不赶紧撵人腾位置,马上又要有飞舟降下来啦。”

    二狗们这一群喽喽见自家老大终于恢复“正常”了,心中大喜,纷纷走上前去撵那些才用餐没多久乘客。

    不少人稍微慢一点,嘴里的脏话就飙了出来,要是敢甩眼色,直接拳脚招呼!正在吃饭的乘客,见状顾不得浪费,只得离开餐桌。

    雷有德见脸色阴沉,这次他亏大了,王黑虎来他驿站这么一着,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他的生意。

    他倒不怕这些乘客不来,这可由不得他们。主要是担心会影响到飞舟门派对他的看法,要是他们铁了心不上门,他真的要欲哭无泪。

    王黑虎一个筑基期修真者,手下人多势众,可不好轻易打发。想让他们空手原路返回,显然不可能。

    事到如今,一定要保护好其它飞舟,打死也不能让其它飞舟被抓猪崽儿!不然,他以后真的别想做这门生意了。到时候请人给飞舟门派说说,再赔礼意思一下,这件事情就过去了。

    他被人伤了脸面,这些山民都是他的乡党,这群人被教训下,也说得过去。再说王黑虎只是抓猪崽儿,又不是杀猪,影响这些应该不大。

    雷有德心中打定了主意,走出了驿站房门。

    此时王黑虎一行人已经与秦云他们对峙上了,李二牛的十几位同乡,不少人眼中不停对李二牛暗中示意。李二牛仿佛没有瞧见一般,与秦云并排站着。

    “李二牛,你他娘为一个青云乡的人出什么头!这伙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这不是拿鸡蛋碰石头吗?”李二牛不少同乡心中叫苦,但又不能不站出来。谁不站出来,就会被整个乡人群体排斥。

    王有德出来之后,看着其它两艘飞舟乘客,一脸害怕又好奇的神情盯着看戏,“还看,看你#%,你们这些傻货这么喜欢看戏的嘛,看戏不怕事大是吧!不怕溅你们一身血是吧!”

    “驾驶员,你还不把这些傻货们装走。”王有德的暴脾气又上来了,“果然,这些山民就他妈是一群猪,要不是在我驿站里,我才懒得管这些傻货。”

    此时其余两辆飞舟驾驶员也走出了驿站,一见现场情形不对,连忙催促这些乘客赶紧上飞舟准备离开。

    “慢着!”王黑虎示意手下制止了想悄悄溜走的另外两艘飞舟,这些猪崽儿,今天一个都不要想跑!

    “王黑虎!你什么意思?”雷有德见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顾不得王黑虎是筑基期修士质问道。

    “嘿嘿,我什么意思?不是你雷有德,专门邀请我来的吗?”王黑虎见雷有德直呼自己名字,也不动怒,心平气和的说道。“再说我们黑虎帮今天纳新,耽误大家一点时间,想必你们也没有什么意见吧?”

    王黑虎扫了一眼飞舟驾驶员,飞舟驾驶员连忙摇头,示意自己没有意见。

    这些驾驶员也都是炼气修为,再说这也只是他们的一份工作而已,常年驾驶飞舟的他们自然知道形势比人强,该认软就要认软。

    王黑虎随后又瞧了一眼终于认识到自己处境不妙的那些乘客,没有什么扎眼的存在,他心中大定,看来今天这单生意成了。

    现场乘客沉默了下来,不少人暗中眼神交流。

    “你们放心,我们不是强人,不会抢夺你们财物。白纸扇,你跟他们说说我们黑虎帮的来意。”王黑虎说完,示意白纸扇出面“解释”一下。

    白纸扇与给人强烈压迫感的王黑虎不同,长得很秀气斯文,给人一种文质彬彬书生的感觉,很有欺骗性。

    “各位老乡放心,我们黑虎帮是在青云门经过登记的正规帮派,不是什么盗匪,你们生命财产这些并不会受到侵犯。想必你们也是来磐石城找工作的吧,我们黑虎帮恰好可以帮你们介绍工作。只要你们签了契约,成为我们黑虎帮一员,我们可以为你们免费介绍工作。”白纸扇随后吩咐道帮众道,“你们把我们合同这些给这些老乡看下,这绝对是正规契约。”

    “我们有熟人介绍,不需要你们帮我们找工作。”人群中传来了不少声音。

    “对,我们自己找得到,不用麻烦你们!”众多乘客纷纷附合,不少人也不再那么畏惧了。

    “不,你们是需要的。”白纸扇见众人联合起来拒绝自己提议,并不慌张,继续说道,“我相信经过我们帮众亲自介绍,你们一定会认识到这点。”

    “还不赶快让这些老乡了解了解?”白纸扇催促帮众道。

    黑虎帮显然对于如何抓猪崽儿,很熟练。

    第一步,当然就是要挑猪崽儿了,挑的时候,眼睛要放亮一点。老、弱、病、残、妇孺这些统统不能要,他们只要健康的公猪崽儿。另外筑基修为的灵院生,或者一看就是硬茬子,这些都不能选,眼前这些人明显不属于这类。这第一步,比较考验眼力,像什么把灵院生当猪崽儿卖,被人找上门来,这种蠢事,只会发生在黑虎帮同行身上。

    第二步,就是买猪崽儿了,挑好猪崽儿,就要买了。这买也有门道,可以坑蒙拐骗,强迫画押也可以,总之要和猪崽儿们签订“自愿”契约。猪崽儿们签订契约之后,就是黑虎帮帮众了,这个时候就属于帮内事务,磐石城一般也就不会管这类事情了。

    一般情况都是以诱骗为主,因为受伤的猪崽儿,没有人会买。

    “你干什么,我不签你们这个契约!”被黑虎帮帮众强行介绍契约的乘客反抗了起来。

    “这可由不得你!”两名帮众一左一右,控制住这名青年,让他强行在契约上画押。这名青年乘客哪里摆脱得了他们,最终还是在那份看都没有看一眼的契约上留下了指纹画押。

    见黑虎帮如此逼迫他们,这些乘客中的那些山民,虽然怕事儿,但也不会任人宰割,准备和他们拼了。这些人一瞧都不是什么良人,想来被他们招去也没有什么好事儿。

    “砰!”一声巨响,大刀被击飞出去,

    飞舟乘客禁止随身携带武器,武器都要放在专门的武器舱内统一保管,有些武器甚至会被禁止上飞舟,也不知这名乘客何时从飞舟武器舱内找出了这把武器。

    原本变得有些混乱的局面,一下变得安静下来,现场鸦雀无声,看向了声音来源——白纸扇。

    只见这名有些文雅的年轻人手持一柄管状怪异武器,仿佛感慨一般,轻声说道,“时代变了……”

    黑虎帮帮众对灵铳声音早有预料,没有丝毫停顿,继续逼着那些被选好的猪崽儿画押。似乎被这灵铳威力惊到,现场这些手无寸铁的山民,不敢再轻易反抗了。

    接下来,即使遇到有些零星反抗,几名黑虎帮众一顿拳脚招呼,也全部都老实了。

    看着井然有序的抓猪崽儿场面,白纸扇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六名飞舟驾驶员此时也都认出了这王黑虎到底是何人,之前有段的混乱时期,许多强人半路拦飞舟。他们都是些亡命之徒,轻则断人四肢,重则取人性命。而这样的做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立威,方便抢夺钱财。

    王黑虎曾经也是一名凶名赫赫的悍匪,后来磐石城与经营飞舟的门派联合行动,残酷血洗这种悍匪。许多人都以为王黑虎在血洗中死去,没有想到他居然还活着,如今竟然突破了筑基境,团伙也越加壮大,还转行做猪崽儿生意了。

    飞舟驾驶员虽然也着急,但他们也毫无办法,只能事后联系飞舟门派。

    黑虎帮对于这些驾驶员明显不感兴趣,他们倒不担心自己被当猪崽儿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