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我有一个修真游戏世界 > 第二章 驿站冲突
    这艘飞舟其实与地球大型客车一般大小,灵气动力,灵阵驱动。无需使用汽油,只需要加水散热。

    前两日,飞舟虽然在天空中飞行,但每隔段时间就需要停下来。这些私人驿站都是由附近村民经营,为飞舟提供免费加水服务,乘客也可以在这里免费上厕所,付钱吃饭。

    厕所是那种农家茅坑,饮食也不怎么好,秦云吃的是自己携带的干粮。

    现在已经是第三天,秦云也不知这里是何地界,不过应该距离磐石城不远了。

    “到驿站休息了,乘客可以下来吃饭、上厕所了。”飞舟停靠下来,飞舟驾驶员再次呼喊着。

    “二牛兄弟,我下去透风,你去吗?”秦云在这飞舟也是坐得浑身难受,比在地球乘火车都难受。

    “我想睡一会儿,就不下去了。”二牛跟秦云坐了两天,现在总算混熟了,并跟身边同伴说了一遍。

    这飞舟听说属于中型飞舟,只能装载六十几人。有能乘坐五人的小型飞舟,还有大型飞船,甚至有巨型飞舰。秦云也只是听这些乘客讲过,自己并没有亲眼见过。

    秦云跟随人流下了飞舟,他现在也没有什么食欲,这些驿站的饭菜,实在是不合他口味。

    就在秦云站在飞舟旁休息时,一个光头壮汉走了过来。

    这名光头壮汉,剔个光头,满脸横肉,边走边骂骂咧咧。

    “吃饭了!你个傻货还傻站这里干什么,还不进去吃饭!?”壮汉边说边推秦云,同时转身走上飞舟。“还有人没,下来吃饭!”

    秦云躲过这名光头壮汉的推搡,正准备和他理论一番,见这名壮汉走上了飞舟。

    “他谁呀?”秦云问道。

    旁边的同舟乘客说道:“应该是这驿站的老板吧?”

    就在秦云询问时,车上传来的那名壮汉怒骂。“你狗日的耳聋是吧?老子叫你滚下去吃饭,你没有听见吗!?”

    “你他妈叫个鸡霸,龟儿子骂谁!”

    这是二牛的声音,秦云想起二牛说要在飞舟上休息,看来他和这驿站老板起了冲突。

    秦云快步走上了飞舟,此时二牛与这壮汉两人已经厮打起来,边打还边骂。

    二牛虽然总想当秦云的“大哥”,但其人本质并不坏,两天相处,秦云也认可了二牛。再说这驿站老板,就凭刚才骂秦云傻货,还想动手推秦云,秦云就看不惯他。

    这名壮汉居然有炼气五层,明显还学了武技。二牛只有炼气三层修为,明显占了下风。

    “老子打死你个狗日的傻货!”壮汉拎起沙锅大的拳头,红色元气透体而出,携带着拳势击向二牛头部太阳穴。

    这名壮汉居然毫不忌惮,一上手就是杀招,这一招击实,二牛不死,也只剩半条命!

    “嘿!”秦云一声怒吼,调动体内元气,冲了上去。“孙子!”

    这名壮汉被秦云一声“孙子!”吸引,停止了拳势,看向了杀来的秦云。

    “是你这个傻货!”雷有德看向袭来的秦云,发现正是在飞舟旁边看到那个瘦削青年。雷德化拳为掌,一掌击飞了了二牛,冲向了秦云。

    真是反了天了!也不看看这是在谁的地盘上?

    总有些乡旮旯来的傻货犯傻。不教训教训,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

    “狗娘养的,你喊谁孙子呢!”雷有德是个火暴脾气的浑人,见秦云敢骂自己,也怒上心头。

    “喊你呢,”秦云戏谑的说道。“孙子!”

    “找打!”雷有德,全力激发体内元气,红色元气挟裹拳势,挥向秦云脸颊。

    秦云同样调动体内元气,炼气六层体内元气已经很可观了。元气从虚空经脉涌出,在血脉中奔涌。青色的元气带起道道劲风,秦云同样挥出了一拳,由于是元气驱动,这拳威力可以直接打死一头牛!

    “砰!”两人拳拳相交!

    雷有德拳头被击偏,秦云则拳势未减,挥向了了雷有德脸颊。

    “扑~”

    雷有德满口碎牙混合着血液,飘飞了出去!

    整个人去势未减,直接击飞在后排座椅上!

    雷有德面部已经肿胀起来,青一块、红一块、紫一块,仿佛开了染坊一般。

    地下碎牙满地!

    被秦云一击之后,雷有德躺在地上,没有了起来再战的勇气。

    “炼气六层!”雷有德心中说道,今天居然在阴沟里翻船,没有看出来,这名青年有炼气六层修为。

    此时,驿站中的众人早已经惊动,涌了出来。

    “他们怎么打起来了?”

    “好像是那雷老板上去赶人下来吃饭,起了冲突。”

    “打得好,狗日的,哪里是吃饭,这他妈是在抢劫,不吃饭也要交钱!哪有这门子道理。”说话的人压低声音说道。

    “少说两句,出门在外,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这是年长一些的声音。

    “这和明抢,有什么区别。”

    “那你说怎么办,你有几斤几两自己还不知道嘛,你打得过谁?再说这些开驿站的都是些地头蛇,你也一个外乡人,起了冲突,吃亏的是自己。”年长者虽然也有些愤怒,也只能忍了。前两天驿站虽然饮食也不好,但并没有强买强卖。这个店家居然让每个人都缴饭钱,还是按人头收。

    他们外出是为了求财,不是为了和人拼命。“忍吧,好歹只是一顿饭钱。”

    “这小伙子,会不会吃亏呦?”这是关心的乘客。

    “应该不会,这小伙子看来出来,一身修为至少也是炼气六层,比老板都要强,但双拳难敌四手,这老板可不是孤身一人。”乘客中显然也有些明眼人。

    “飞舟驾驶员出来了,他应该会出面阻止。”

    “阻止个毛,你没有看见,他们这些飞舟驾驶员,一下飞舟就被这老板迎进了小包厢,好吃好喝招待着,指不定帮谁呢?”

    “不会吧。”

    “怎么不会,一看你就没出过远门,不了解这些,你这以为这驿站,是个人都能开的吗?”

    飞舟驾驶员没有理会乘客的闲言碎语,看着雷缺德和秦云打了起来,也皱起了眉头。

    雷缺德是什么人,他还不了解,不用问,肯定是雷缺德的缘故导致冲突。年轻人一般意气冲动,肯定受不得欺辱,冲突起来再寻常不过。以往也不是没有过这种冲突,实力不够的,忍气吞声。想强出头的,自然被一顿教训。

    至于那种一看就很强横的,雷缺德虽然缺德,但并不傻,并不会去踢铁板。

    作为长途客运飞舟,赚钱才是目的,与这些地头蛇斗有什么好处。

    这些地头蛇也是为了求财,“宰”的是乘客,对于飞舟驾驶员,反而会百般笼络。

    “我说雷缺德,年轻人教训一下就行了,你可不要搞出人命出来,你这样可是让我难做!”

    “你们听,好像没有动静了!会不会搞出人命?那个小伙子还那么年青,那黑心老板也是下得了手!”

    “我就说吧,年轻人不可冲动行事……”

    ……

    飞舟驾驶员心里也咯噔了一下,心中骂道,“这雷缺德,也太不守规矩了!”

    当驾驶员一行人走上飞舟时,看见的一幕,简直让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秦云此时正在查看李二牛伤势,雷缺德正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李二牛的伤势并没有大碍,只是受了些皮肉苦。雷有德被秦云分心,放弃了全力一击。

    “你把雷缺德打死了?”驾驶员被眼前景象吓到了,这雷缺德虽然缺德,这货可不是普通地头蛇,不然以他这性子,早就被人收拾了。如果雷缺德真的被秦云打死,事情可就大发了。

    “没有,我有分寸,他只是在装死而已!”秦云没有去看躺在地上的驿站老板,刚才那一拳虽然威力大,但经过拼拳之后,力量经过部分消减,剩下的力量只是致伤,不会致死。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年轻人出门在外,不要惹事。”飞舟驾驶员,见雷有德没有生命危险,也松了一口气。转身对秦云说道,“年青人,你把雷老板伤得这么重,还不给他道歉!”

    “道歉?凭什么是我道歉!?这人满口污言秽语不说,居然对李二牛下杀手,要不是我阻止,指不定会怎样呢!?”秦云看了飞舟驾驶员一眼,拉偏架?“我看该向我们道歉的是他吧!”

    雷有德见飞舟驾驶员上来了,也爬了起来,停止了在地上装死。

    “年轻人,炼气六层修为果然不错!今天是我雷有德犯浑,我要向你们两位道歉。我请二位吃饭,亲自向你们赔罪。”雷有德居然真向秦云道歉,还要请吃饭赔罪。

    “请吃饭赔罪就用不着了,既然你道歉了,这件事就到止为吧。”秦云看到这个光头满脸横肉就厌烦,哪里吃得下去。再说这驿站伙食,与猪食也没有什么区别,有的甚至已经变味了,也还在贩卖。

    雷有德道完歉,顶着脸上伤势,满脸笑吟吟的走了下去,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他才是胜利者。

    “嗨,年轻人,你怎么不听劝。让你给雷缺德道歉,你还觉得委屈,你知不知道形势比人强?这是对错的事情吗?”飞舟驾驶员见秦云没有明白自己好意,也叹了一口气。“你真以为炼气六层就能打遍天下吗?那雷缺德虽然被你打败,这等浑人怎么会心甘情愿的给你道歉。”

    “不行,我先去帮你求下情,看能不能解决这个事情,不然接下来的旅途,恐怕不会太平!”飞舟驾驶员急忙走下了飞舟。

    秦云原本以为这驾驶员是在拉偏架,没有想到居然是怕秦云吃亏,想息事宁人。

    只是这雷有德如果真的不想放过他,恐怕他道歉也没有用。

    “秦云,这驿站老板会不会继续找麻烦。”李二牛提醒道,“要不要催催飞舟驾驶员,让他赶紧驾驶飞舟离开吧。”

    “没事,到时候我们两个见机行事,是祸躲不过。嗯,给你那几位同乡说一声,不要把他们牵连进来。”秦云边吩咐,边注意驿站动静,如果那雷有德,真的带一大批人涌出来,他就要考虑是不是该带李二牛跑路了。

    他能赢雷有德,完全是以力压人。让他以一敌众,他并没有把握。

    不过秦云并没有后悔管闲事,他与李二牛一见如故。

    而且万事都一味忍让退缩,并没有用。需知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

    秦云虽然惜命,但并不畏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