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我有一个修真游戏世界 > 第一章 飞舟已过万重山
    道心、化凡、皈依,是修真者预防失控与入魔的三种有效方式。——《青云诀》修真之劫篇

    ……

    一艘飞舟在低空中飞行,飞舟底部是高峰密林,不时惊起一阵飞鸟。

    这是一艘铁桦镇发往磐石城的飞舟,属于客运飞舟。

    “这飞舟真得劲!居然可以在天上飞。”一名虎头虎脑的青年人看着护栏外面的群山景象,一脸兴奋。“等俺去磐石城挣了钱之后,也要整一个。”

    青年人感叹引发舱内一阵哄笑,舱内很快陷入欢乐的气氛,旅途的疲惫一扫而空。

    “这玩意儿,我们就是在磐石城干一辈子,恐怕也买不起吧。听说烧的好像还是灵气,就跟那些修真者一样。烧灵气的东西,我们这些凡人还想买?”

    “你怎么这么没志气,我看这开飞舟的也是普通人,为什么我们不能买?不光要买,我们还要多整几辆!龟龟,这玩意儿,要是用来拉货、耕田多爽。”

    “可以的,这么一个冒仙气儿的东西,你恁是把它当你家家伙使。”

    “二牛哥,你整了一个这玩意儿,村里的那些妹子,岂不是都要被你拐跑了。”

    “我只要小霞妹子,等我从磐石城挣了钱之后,就回来取她。”这名虎头虎脑的青年一本正经说道,一脸憧憬神色。

    “二牛哥,等你挣钱,那赵老三早就把小霞妹子许配给别人了!你娶个蛋呀!”有人反驳到。

    “不会的,小霞妹子,说好了要等我的。赵老三也答应我了,他答应我了,等我挣到钱之后,就把小霞嫁给我。”二牛摇了摇头。

    “二牛,这你也信?赵老三在诓你,等你一走,他早就把小霞许配给别人了,他是为了怕你这个二货闹。”有人道出这种可能性。

    “他敢!”二牛原本还美滋滋,被人一说,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不可能!”

    “他赵老三怎么不敢?等你前脚一走,他后脚就把小霞‘卖了’。等你在磐石城打工几年回去,你家小霞妹子孩子都几个了,你回去之后,也只有干瞪眼。你还真能拿赵老三怎么样?”

    “要我说,娶婆娘,不要光看好看。只要屁股大,好生养就行。这女人嘛,熄了灯都一样。这等妇人的好处,啧啧,二牛你以后就明白了。”

    飞舟里居然开启了黄腔,飙起了车。

    “不会的,小霞她说了,非我不嫁。”二牛并没有理会他们的胡言乱语,像是在自我安慰,也像在自我坚定。“五年,最多五年,我就能够存够十几万,付给赵老三彩礼八万八千,剩下的钱也够办婚礼了。”

    二牛想到计划的可行性,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

    这些同乡太过“讨厌”,二牛不想理他们,他把目光转向了旁边的乘客。这是一位瘦削青年,年岁应该与自己差不多,剑眉星目,生得倒是俊朗,可惜比我二牛差了几分,不然小霞也不喜欢我。

    上飞舟以来,这名年青人也没有什么言语,像是第一次离家。

    “小兄弟,第一次远门?”二牛搭话道,旁边坐个闷葫芦可不行,这趟旅程可是要三天三夜。要是一直没人说话,不把他二牛憋坏了?

    “整一根?”二牛从携带的包裹中拿出了两节腊肉香肠,用刀分给了这名青年人一根,“自家灌的,味道可好了。来的时候,我妈还专门煮了十几节腊肉香肠,让我带在路上吃。”

    青年人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接过了腊肉香肠。

    这名小兄弟正是秦云,在青云乡十二村盘恒了一个月,在村长不舍神情中,与许多年轻人一样,他也踏上前往大城的路途。虽然他身上徐林前辈赠送的修行法《青云诀》修行法,还有一幅剑图,但修行不是闭门造车。

    炼气境,他用灵药把自身修为提了上去。从《青云诀》中得知,炼气相当于是幼儿园学前培训,只有迈入筑基境,才算称得上修真者,进入了修真之门。

    就拿那幅剑图来说,秦云看得是一头雾水,毕竟以往并没有怎么接触过修真,只是云修仙。

    筑基境,只有在体内开辟虚空气海,才称得上是筑基。就是这道关卡,把秦云难住了,他体内的虚空气海,充其量就是大一点的虚空经脉。这个修真游戏世界,修真之道也不知是衍化了多少岁月,也许看似寻常的步骤,里面不知有多少奥秘、诀窍。

    《青云诀》确实不错,相当于专业书籍。秦云每个字都认识,大致过程原理都明白,但就是不会。

    其实也很容易理解,就相当于一个小学生学习大学课程。这是一颗修炼知识树,秦云现在明白的只是大致概念,炼气、筑基、金丹、元婴,秦云只能一步步学习。他现在的问题是修行基础薄弱,需要系统全面的学习。

    自学成材?秦云也觉得不太现实,毕竟修行的可是身体,不是普通物件。也许明师的一句话,就要让自己少走多少弯路。秦云不觉得自己“悟道”能比得上这修真世界漫长岁月积累的知识,这其中又有多少人杰?

    还有这个世界修真可不是普通小说中的仙侠世界,失控和入魔是修真者两道劫难。

    修真者处境比凡人更加危险,不断攀升的境界,让修真者失控和入魔的风险更大。

    一般来说,失控是修真者才会面对的凶险,普通人修为平常,反而不用怎么担心。失控,指身体失去控制,突变异化。一旦失控,修真者虽然保持神智,但确被身体本能所驱使,沦为欲望的奴隶。

    失控是一个渐变的过程,这个过程中,修真者将会从“人”逐渐蜕变成一个“野兽”。

    失控的下一个阶段,就是入魔。

    入魔指天魔降临,天魔源自虚空,无色无形,它能吞噬人神智,夺舍人躯体。

    凡人和修真者可能会跳过失控,直接入魔,神智全无,异化为天魔。入魔之后,已经是另类生命体,他们甚至以人为进化食粮。

    黄树正是典型,他并没有失控,而是入魔。

    失控与入魔区别之一,就是一个能“勉强”称得上是人,一个则是非人。

    磐石城位于蜀山郡,是顶级大城之一。磐石灵院正是秦云的目的地,他要想法“进修”。其实执剑人也是另外一条路,秦云不选这条路的原因是,一则有修为限制,最低要求筑基境界。另一个则是因为,自己是火种系统玩家,修真游戏世界中每度过一年,他就会被强制下线,现实中隔一天才能登陆,而这期间,修真游戏世界时间并没有静止,反而度过了一年。

    经常莫名其妙消失一年,这种情况解释不清楚,所以秦云暂时也只能走散修路线。

    “二牛兄弟,谢了!”秦云回过神来,秦云看了一下装腊肉香肠的布袋,虽然有些旧,但确洗得很干净。迟疑了一下,还是接过了香肠。

    “嗯,真香!”秦云感叹道,也不知是不是加了什么特别的调料,居然比秦云在现实中吃的香肠都好吃!肥瘦相间,并不干硬,咬一口,满口生津。

    “那是!自家做的,味道能不好吗?咦,你认识我?”二牛边啃香肠边说道,说完之后回过神来,“哦,你是听他们叫的吧,我叫李二牛,我们这几个同伴都是来自梨树乡,五村。对了,小兄弟,你姓什么,是哪个乡的?”

    一截腊肉香肠,明显拉近了两人距离。

    “秦云,青云乡,十二村。”

    “哦,小兄弟是去磐石城求学还是打工?我们哥几个都是准备去天元派打工,听说天元派是一个很大的门派,做什么法阵还是什么,我也不懂法阵是什么,好像是卖给那些修真者的东西。”二牛明显是一个话嘮,与秦云拉着家常。“我们乡一个叫王猛的,是那天元派一个小头领,没有熟人的话,要想进天元派这等大的门派可不容易。”

    秦云现在也知道了这修真游戏世界大致民情,这天元派并不是小说中传统修仙门派,而是类似于现代公司这样的经营性组织。它们这类组织不能和青云门相提并论,反而要受青云门统治。

    “求学。”秦云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目的。

    “这位大哥,你是修真者?”二牛愣了一下,转过头吃惊的望着的秦云,手中拿着的半截香肠也忘了吃。他重新打量了一下秦云,秦云身上穿着跟他一样,都是乡人的粗布麻衣。他见秦云一身气质不凡,也只是客套一下。他一直以为秦云跟他们一样,是去磐石城做工,没有想到,他居然还真是去求学!

    小学、中学、灵院这是修真游戏世界的通天梯,修真者更是人上人,这是许多人对灵院体系的认识。

    对于乡人来说,灵院生能让人高看一眼。

    “大哥入读的是磐石灵院?”磐石灵院虽然不能和这天下四大灵院相比,但也是第二等灵院。二牛疑惑道,他见秦云年岁有些不符合,与普通灵院生不大像。一般来说,灵院生都是十七八岁的少年,秦云年纪与他一般大。

    “我准备去看一下,看能不能想法进入灵院求学。”秦云给二牛简单解释了一下。

    “难怪,我说你也不像筑基修为,怎么可能是灵院生。”二牛恍然大悟,重新啃起了手里半截香肠,“小兄弟,看来你不明白行情呀!这磐石灵院岂是我们这些普通人想进就进的,你想必也是普通人家出生吧。你如果想走后门进去,你有那个关系,有那么多钱吗?”

    “曾经我也跟你一样,也做过修真者的梦。但后来我明白,我不是那条河里的鱼,我这辈子也只能达到炼气三层。这辈子也只能做做工,种点田地,找个媳妇儿,以后生几个娃儿。”二牛没有瞧秦云,边啃香肠边说。“不是大哥我说话难听,我只是给你个忠告,要不是看小子顺眼,旁人我才懒得说。”

    “这人的命运,就是注定了的,有的人一辈子都只能是凡人,有的人注定就是仙神种。就像你们青羽乡连续出了两个修真者,这几年铁桦镇都没有人能进入这第一等四大灵院。”二牛也不知是在给秦云说,还是在给自己说。“如果祖坟上冒青烟,我的孩子要是能考上灵院,哪怕是丙类灵院,我做梦都要笑醒,这辈子都值了。”

    二牛的想法也说不上错,但秦云是火种游戏系统玩家。如果只是为了和二牛一样,过这平凡生活,他何必来这修真游戏世界,宅在现实世界不好吗?

    见秦云不言语,也不知听进去没有,二牛也没有了谈兴,两人默默地吃完手里的腊肉香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