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我有一个修真游戏世界 > 第三章 十二村
    “村长,这个人怎么处理?”村长家聚拢了人,他们都听说了,有个疯子居然敢在村门口拉放学回来的孩子。

    孩子们可是村民们的心头宝,秦云这个“罪魁祸首”犯了众怒。

    “送到乡里衙门去吧。”

    “我看,干脆打死埋了,算了!”不知哪个村民在人群中嘀咕了这么一嗓子,村长家一下就安静了。

    还好被众人围观的秦云听不懂游戏世界的话,不然肯定要被吓尿。

    “黄树,你说得是什么屁话?”十二村村长正是项明林,是项羽的爷爷,在村子里德高望重,“你那么能,你来?”

    人群中鼠头鼠目黄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村长,我说笑呢,说笑,您别当真。”

    项明林抽了抽嘴里的旱烟,望着穿着麻布衣物的秦云,思考着。

    “后生,你叫什么名字,又是哪里人,为什么来我们十二村?”

    秦云:“……”

    眼前这名青年,明显语言不通,也不知道说的是哪里方言。众人都觉得有些古怪,他为什么不着寸缕的来到十二村。

    村民们虽然“淳朴”,可并不笨,秦云即使穿着麻衣,深身气质也非常人能比。而且双目清明澄澈,可不是项羽他们口中的疯子。

    项明林仔细询问了项羽三人事情经过,又问了下后来赶到的村民,心中大致有了猜测。

    “他应该只是向孩子们问路,可能语言不通,加上又没有穿衣物,吓到了孩子。”村长作出结论道,“让他自己离开,或者后天清羽乡赶集,把他送到衙门去吧,乡里面的人说不一定听得懂他的话。”

    村里面人见事情有了结论,也放下了心来,不少人与村长告别,带着孩子回家。

    不少村里小媳妇小姑娘还不时回头看秦云,“哎,可惜了……”

    “可惜个什么?”不少家里主事人带着老婆孩子回家,心中暗道,“一定要催村长,早点把这个人送走。”

    村里人陆续散去,秦云望着项明林村长,满头白发,人很削瘦,确很精干有力。

    两人大眼望小眼,项明林逐客的话,不怎么说得出口。而且,秦云明显也听不懂。

    “哎,这叫什么事。”项明林轻轻叹了一口气,“项羽,给你奶奶说一下,让他多煮一个人的晚饭。”

    “明天不上坡了,去赶集,早点把这人送走。”项明林心中暗道。

    秦云看见村长居然没有赶自己走,自然厚着脸皮住了下来。野外求生?你肯定是闹着玩。这陌生的游戏世界,天黑之后,有几人敢在漆黑的山里过夜?

    晚饭,虽然村长板着脸,但秦云也感受到了村长的热情好客。穿越了一天,肚子里早就饿得咕咕叫,秦云连吃三大海碗米饭,吃得村长脸色都变了。

    第二天,原本打算后天赶集时送秦云到乡里的村长,一大早起来了,和项羽一起前往乡里,并且带上了秦云。

    “老项,你有什么事吗?”衙门里办事的人员明显和项明林是老相识,“这个后生又是谁,你亲戚?”

    项明林把秦云的详细情况给乡里反应了,把乡里人员也难住了。

    “老项,这事不好办呀,他明显没有户籍,也没有身份证明,语言又不通,这怎么处理?而且身体健全,神智正常,我们乡里也不好收留.”办事人员一脸为难,秦云这种情况属于黑户,即使他见识不少,也听不懂秦云语言,清羽门统治下的中土虽然幅员辽阔,其它的地方人也不会往穷乡僻壤的清羽乡来。

    “老项,要不你先收留下,我向上面请示请示。这小伙子一看就是干活的一把好手,也吃不了你几碗饭。”

    村长想到昨晚秦云连吃三大海碗,还意犹未尽的神情,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办事人员见村长有点不太乐意,“要不你把他赶走吧,这人身脚健全,应该也饿不死。说不一定,他还有同伴再找他呢?”

    “这样也不行,万一他饿极了,难免会与其他人冲突,到时候闹出事来就麻烦了……实在不行,只能留在乡里,想法给他找个事做。”办事人员满脸纠结,仿佛秦云是个烫手的山芋。

    项明林见终于甩脱了“包袱”,也轻松了不少。

    回家途中,项明林脚步都轻步了不少,耽误了他半天农活,也值得了。

    项明林下意识的回首,突然发现后方跑来一个身影,不是秦云,又是谁?

    项明林原本还绽放笑容的脸,一下就黑了。

    “后生,乡里不是给你安排了住宿了吗?他们会帮你,你就不要跟着老汉了。”

    秦云:“……”

    项明林村长:“……”

    “这叫个什么事?怎么甩不脱了。”村长痛心疾首的走在前方,秦云在后方暗自偷笑,“嗯,要绷住,别笑。”

    秦云虽然语言不通,但也不傻,大致猜到了村长的意图。

    今天去的那衙门,明显是这个世界的官府机构。虽然火种游戏系统,给他了一把游戏的钥匙,但他并没有把这个世界当作普通游戏世界看待。

    他真身穿越到修真游戏世界,所以言行一定要谨慎,要从心。如是真的像普通游戏世界中那些“万恶”的玩家一样,他怕走不出“新手村”。

    总之一句话,别把这个修真世界当作游戏世界,而是当作穿越后的真实世界看待。

    由于秦云对修真游戏世界并不了解,他怕自己哪里露出马脚,心底不在愿意和这个游戏世界官府接触。

    之前接触的村民,给他的感觉还不错,虽然民风剽悍了点。

    还收留了他一晚上,还好心招待了他,秦云当然不愿意离开。

    他可是要在这个世界呆上一年,才能回去。

    不知是不是他错觉,来到这个世界后,他原本愈演愈烈的头痛,也缓解了不少。

    火种游戏不能自主上下线,这一点让他诟病不已。

    今天一大早,秦云也发现了一个奇异之处,那就是火种系统意识空间里多了一滴“灵液”。潜意识告诉他,最好不要直接用身体吸收灵液。

    秦云暂时也不方便探索灵液,只能暂时让那滴灵液继续呆在火种意识空间内。

    回家路途,项明林村长在山路上健步如飞,秦云在后面努力的跟上村长步伐。两人都没有过多的言语,村长也没有赶秦云离开,默许了秦云跟着回家。

    “老头子,这么早就回来,那个后生走了?他是哪里人,你知道吗?”李芸英陌名的有些舍不得那个后生仔。“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到他,我就想起了文山。”

    “他不是跟在后面的嘛,跟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掉,看样子是要赖上我们家了。”村长听到自家婆娘话语之后,脸色更黑了,“你一天在乱说些什么,他和文山哪点像?我看你是老眼昏花了。”

    村长心情更加不好,不再言语。过了半晌,才对秦云说道,“后生,我不管你到底是什么来路,是客不过三顿饭。如果你想呆着我们家,肯定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们家的米不养闲人……你听懂了吗?”

    秦云:“……”,秦云虽然没有听懂,但他看村长一幅郑重其事的样子,连忙点头。

    弄得村长哭笑不得,也不知道他是真听懂了,还是假懂了。

    “你这个后生,一看就没有怎么干过农活,算了,刚好家里有两头牛,还有一群羊,你就先帮我照看着。我们丑话说在前头,你要不愿意,那就算了,你自己想法谋生路,不要赖在我们家。”

    村长见秦云没有反对,就当他默认同意了。

    领着他,赶着牲畜上了山。

    虽然语言不通,秦云也明白了村长的意思,要想让村长收留,那么就要帮他干活。

    看着两头牛,还有一群羊,秦云陌名的笑了。

    秦云还是小时候放过牛羊的了,后来步入社会之后,恰好步入了网文这行。秦云还是有些怀念小时候的时光,他也看出了村长在照顾他,放牧相比种地来说,要轻松了不少。

    另一边,村长见秦云很高兴的接受了安排,也松了口气,他对这个后生观感愈加好了。

    “老婆子说得对,这后生和文山一样,都是文质彬彬的,我仿佛真的看到了当年文山求学的时候……哎……看来我真的老了,也老眼昏花了,明明他们两相貌差异很大,我总是下意识把他当作文山……”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乡里的办事员恐怕早就把秦云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去了,项家也接纳了秦云这个来历有些奇怪的陌生人。

    秦云暂时也把回家,写小说,自己的病情这些势抛到了脑后,在这个十二村呆了下来,没有想着走出大山,去探索这个玄妙的修真世界。

    这段时间,并不是农忙时节,秦云每天都去山上放牧,边放牧,边学起项羽的学堂课本。必须尽快学会这个世界的文字语言,好在这个世界的语言各前世象形文字类似,并不是字母语言。

    项羽周未放假时,秦云就跟着他学习这个世界的知识,这让项羽挺开心的。对于能够当秦云的老师,项羽更是乐开了怀,还如同老师一样,给秦云布置了家庭作业。

    秦云毕竟是成年人,前世学习成绩也还不错,对于重新学习一门新的语言,并没有什么难度。

    很快项羽这个小老师就跟不上秦云的进步速度,秦云干脆自学,他居然还从项家找到了中学书藉,语文、数学、政治、历史这些书籍都有。

    一问才知道,这些居然是项羽父亲项文山当年求学时侯的书籍,都放在箱子里保存得好好的,没有一点损坏。

    每一本书都用油纸包了一个封壳,还有不少笔记心得。

    秦云如饥似渴的汲取着知识,村长夫妇见秦云爱书如命,闲暇之余都捧着书,也没有多说什么。即使是农忙时节,也没有想着让秦云跟着一起干农活,只是让他照料着家里的牲畜。

    秦云也知道了项羽有一个父亲叫做项文山,是村长的独子,曾经是这青羽乡的“明星人物”。项文山绝对不像是项羽口中外出工作那么简单,这里面肯定有故事。

    不过村长夫妇不说,秦云也不好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