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崩坏世界的寻觅者 > 第二百七十章 符华变异的圣痕
    “那大概什么时候给小允儿刻印上圣痕呢。”何伍问了一句,虽说他有给小允儿刻印圣痕的想法,但是什么时候刻印其他他自己本人内心还是没有个谱。

    这种事情,还得请教一下,更加见多识广的白夜。

    “等这个小妮子长大一些,我给她传授一些内练心法。她已经有更好是接纳这股力量。”白夜说到。

    “话说,你们那个世界的功法在这个世界也有效?”何伍倒是第一次白夜提起内练功法,不免的有些好奇。

    要知道,白夜对于小允儿更多的像是一个引路人,小允儿练习的剑法更多是在练习剑意,并不是单纯的招式或者是内功。

    “没用,我传授给她的是清心决,是让她不在巨大的力量中迷失自我。”白夜叹了一口气,记在他脑海里面的武学功法,在这个世界大多没什么用。

    要不然,凭借小允儿的天赋在加上这些功法,白夜敢断定,小允儿绝对可以晋升半神境界,堆都可以堆上去。

    但还是可惜了。

    若不是他本人是神龙化身,对于天地万法皆可以化为自用,那他的处境更加不堪。

    当然神龙一族这个天赋对于半神级别来得说,其实意义不大。

    每一个达到半神境界的人,基本上都是触摸到了大道,皆可以化能量为己用,顶多是快慢问题。

    “这样啊。”何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看来小允儿的事情还得往后面推移,还好,现在天上那个高高在上所谓的神还没有过来早他们的麻烦。

    他和白夜等得起,可以等到小允儿达到了合适的时机。

    “是啊,贼老天,如果我那些宝贝全部都可以带过来,我还会惧怕这个区区小神。”

    “分分钟捶死它。”白夜不甘心的怒吼,如果等到那个神再一次降临,哪怕他白夜与何伍联手,那个胜算也不敢六四开,他们四。

    “就没有什么可以屠神的办法么?”何伍叹了一口气,崩坏意志就像一个大山一般,压着他们喘不过气来,就连平时都有一的畏手畏脚。

    何伍的这一个发问,就连白夜脑海里面的魏先都聚精会神的听着。

    “不太清楚,但是神是大道的意志,我想大概是不太可能杀死。能够将其击成重伤哪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事情了。”白夜说着,脑海里面再一次浮现出了,那个曾经对抗天道的少年。

    不免发笑。

    “其实我们也没必要如此视神明入豺狼虎豹。”

    “你们人类进步的路程不就是战胜一个又一个的困难,相信人定胜天么。”白夜说到。

    何伍点了点头赞同到,人们对于神的确抱有敬畏之心,但是人类不屈的意志从未真正的屈服过如何一种生物,不管是豺狼虎豹,还是崩坏兽。

    哪怕会输,但是依旧要抵抗,或许就是这样的精神,才能够让人类站立在食物链的最顶端吧。

    蚍蜉撼大树,可敬不自量。很好的诠释了人类发展史,或许蚍蜉真能撼大树。

    何伍踱步来回踏步,对着白夜摇了摇手表示再见,便朝着门外走去。他还得去符家闺房一趟。

    “白夜,真的没办法屠神么?”余逢略微有些绝望的问道。

    “天地之间,哪有不死的东西啊?神也不例外。”白夜眯了眯漂亮的丹凤眼,将搭在肩膀上面的垂发随意绑起。

    “那你是有办法屠神的?”余逢带着希望的问道。

    “没有,别想了,哪怕是我巅峰实力也不见得打得过神,半神与神之间中间可是隔着一到天险的。”

    “越过去,化身成神,跃不过去,粉身碎骨。”白夜阴森森的说到。

    “那你和没说有什么区别啊。”余逢啊了一声,略微有些不满的说到。

    “有哦,神是可以被杀死的,问题在于神是大道的化身,如果神被杀死了,很有可能大道也因此崩塌。”白夜说出了屠神最难,也是最关键的问题。

    “这样啊。只能说事在人为吧。天有不测风云,人有危在旦夕。”

    “我就不相信神还杀不死,一家百口人还等着我去报仇呢。”余逢恶狠狠的诅咒着崩坏意志。

    满门被杀,哪怕五万年的时间也无法磨平这等仇恨。

    “算了算了,我还是去看看那个小妮子吧,这个小妮子的天赋,啧啧啧。如果放在我们那个世界,非得是大势力争抢不可。”

    对于何伍送过来的便宜徒弟,白夜还是一百个满意的。

    何伍与白夜相继离开,看似平静都生活底下又有多少波涛汹涌,谁也说不明白。

    何伍来到了符华房门前,虽然已经进去了多次,但是去人家女孩子的闺房,何伍还是免不了紧张。

    “站在门口干嘛,进来啊。”符华何许人也自然是可以轻易感受到外面有人。

    至于是谁符华都不用猜也知道。

    何伍推开了门,符华坐在椅子上腰背挺直。

    “这段时间感觉怎么样,背后的圣痕到底如何。”何伍问道,经过万年底变化,符华背后的【何伍.绽放】确发生了一点奇异的变化。

    准确说,背后的圣痕与符华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异,更加贴合了。

    只不过,能力降低了许多,而且有些不稳定。

    真不知道是进化还是退化。

    符华背身去,何伍看着符华的背影,一双咸猪手摸了上去,当然!是隔着一层衣服的!

    何伍掌心,一丝丝金色的光芒一点一点的渗透到了符华背后的圣痕之中,当然不是修改会原样,而是因为符华背后的圣痕在这么变异,它的本质依旧是何伍曾经的能量。

    只不过现在融入了符华的身体里面。

    而何伍要干的事情确说一点一点将其还有漏洞的地方打起布丁。

    一根竹子非常有韧性,但是如果这根竹子在中间有一些漏洞,那么韧性就会大打折扣。轻而易举的就能掰断。

    何伍在这半年里面帮助符华修补了许多空缺的地方,符华的实力也是看得见的强大了起来。

    终于。

    何伍收手,擦了擦眉间的细汗。长呼一口气。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符华没由来的问了一句。

    “当然是保护人类了。”

    “趁着我还没有对他们彻底失望的时候。”后面一句何伍只是在心中默念,并没有说出来。

    “嗯。”符华应了一声,便没有在说什么,两个人在狭小的房间了,尴尬的气氛弥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