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尼福尔海姆之诗 > 26 韩丰之谜
    “唔啊......”

    韩丰哀嚎着倒在地上的模样看得安欣胯下一阵凉意,别说是个男的了,就算是个女的看到这一幕估计都要小心肝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安小柒那一脚简直犹如蝎子甩尾,精准狠辣,看上去就好像是经过千锤百炼的一样,天知道要经历过什么才能磨炼出这么精准的打击。

    “这家伙......该不会直接被你废了吧?”安欣忽然有些同情韩丰了,这个中年男人虽然嚣张是嚣张了许多,但也不至于这么悲催吧,这下子就算是有好姑娘凑上来,估计他都只能挥挥手含着泪跟她们说再见了。

    “放心吧,哪有这么脆弱呢。”安小柒悬在空中的那条腿勾了勾,灵活轻巧地在空中抖了个花样,“我还没用全力呢,要不然他哪有哀嚎的机会。”

    安小柒这话完全不假,以她那一击就能将钢筋都给踹弯的脚力,一脚过去韩丰估计就直接暴毙了,确实也没什么机会发出哀嚎,但是......现在这样好像也没什么差别了吧?

    “喂喂,醒醒。”浑身抽搐了一会儿,韩丰忽然不再哀嚎,虽然双脚还有些许痉挛的迹象,但他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不再有动静。

    “他......晕过去了。”安欣蹲下来检查了一下韩丰的状况,他发现这个中年男人居然已经两眼一翻白彻底昏迷了过去,白色的沫子从嘴巴里“咕噜咕噜”地冒着,看上去像是吃错药了一样。

    “额,会不会是使诈?”

    安小柒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她也蹲下来查看了一番,结果发现韩丰是真的彻底晕过去了,估计一时半会儿的根本不会再醒过来。

    “我了个......现在怎么办?我们还需要这家伙的能量啊。”安欣一副活见鬼了似的表情,他估计也没想到男人的要害居然这么脆弱,只是一脚过去而已就再起不能了。

    “实在不行的话......咦?”安小柒一咬牙,正准备解除对沙安的控制转而用来韩丰的时候,她忽然瞥到了韩丰手掌,那是一只厚实的大手掌,虽然看上去白白嫩嫩的,但隐约还是能见到一点老茧留下的痕迹,但这些并不是安小柒关注的重点,她看到韩丰的手指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利器划开了一道口子,此时正有丝丝猩红色的血液正慢慢流淌了出来。

    “他的手指头怎么流血了?难道是刚刚不小心磕到枪上了吗?”安欣疑惑地看了一眼早已掉在地上的双筒喷子,在其握把的地方发现了一根小小的木刺,大概是长期没有保养的缘故,木制的把手开裂起刺了,而这大概就是韩丰手上伤口的来源吧。

    “女马的,这家伙根本就不是韩丰!”安小柒没由来的忽然咒骂了一声,伸手用力地抓住了韩丰的手将他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怎么回事?”安欣有些不明所以,连忙问道。

    “你看,他的伤口。”安小柒脸色略显难看,将韩丰那只受伤的手掌推到了安欣的面前,看着那还在不断往外渗血的伤口,安欣忽然也愣住了。

    “这......这家伙是代行者?!”

    从那道细小的伤口,两人看到除了血液之外的异物,那是一丝淡薄得近乎彻底消失的橘黄色火焰,要不是因为跟血液的颜色有些许偏差,即便是安小柒这样的能力者都没办法将其分辨出来。

    “这是代行者的火焰,为什么韩丰的体内会有这样的东西?”安欣神色一沉,忽然有种不妙的预感,眼看着距离午夜已经越来越近了,旧的问题还没得到解决,结果他们又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

    “或许......”安小柒阴沉着脸,眼神中写满了难以置信,“或许他就是代行者的一员,只不过因为某种原因他取代了原本的韩丰,并且还克服了无法在白天行动的困难,成为了那个每个人眼中高高在上的城市之星,也是这座城市最大的头号问题人物。”

    “他取代了韩丰?”安欣觉得这种假设有些夸张,但并不是毫无道理的,“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真正的韩丰又被他给弄到哪里去了?”

    “指不定被杀......”安小柒想都不想就要回答,毕竟这在她看来是极为正常的情况,要是想真正取代一个人而且还不露破绽,最好的办法就是将本尊干掉,这样唯一的破绽也就随之烟消云散了。

    “等一下!”

    安小柒愣住了,“难怪,难怪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原来是这样!”

    “你在打什么哑谜呢?”安欣现在已经完全被安小柒的一惊一乍整得有些懵圈了,一点都不知道她现在到底在说的是什么。

    “你还记得我能力的启用条件吗?”安小柒忽然扭过头来看着安欣。

    “不就是五十米的范围内至少要有五或者以上数量的生物才能奏效......”安欣顿住了,他总算意识到刚刚安小柒愣神的原因在哪里了,“我们刚来这个地方的时候,只有你我、王阿姨跟这个代行者,明明只有四个人但你的能力却奏效了!”

    “没错,重点就在这里。”安小柒赞许地点了点头,这要是换做沙安估计挠破脑袋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她对于安欣敏锐的洞察力感到十分满意,“也就是说在当时五十米的范围内,还有第五个人的存在,而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被假韩丰藏起来的本尊。”

    “至于他为什么不杀掉本尊的原因可以有很多,想从他的身上套取情报,跟他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这些都能成为理由,但现在这些都跟我们没有关系。”安小柒竖起一根手指头说道:“我们现在要做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将那第五个人找出来,到时候是人是鬼就都一目了然了。”

    “好!”安欣点点头,很快两人便分头行动,以当时安小柒发动能力的地方为中心点向外扩张,即便是连屋子外面他们也都检查了个遍,但最后却没有丝毫的发现。

    “都找过一遍了还没有找到,难道第五人已经被转移走了吗?”安欣垂头丧气,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就白费功夫了。

    “不,还有一个方向......”安小柒摇了摇头,伸出一根手指头往地上一指。

    “地下,我们还没有检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