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平头哥的直播生活 > 第590章 客气的大师兄
    环八大道路中,几十个人围着银灰色本田,挥舞棍棒,呼喝叫骂。

    这世上做任何事,都讲究一个时效性。而做坏事的时效性尤其短,仅限于在警察叔叔到来之前。

    于是尽管已经有数人被打破了头,但小原莉子和顾朗面对的棍棒却丝毫不见少,并且越发激烈。

    右边一侧,两人背靠车门,已经抵挡得有些艰难。莉子心底发狠,之前还顾念同属一门,并没下狠手。对方要是再不撤,怕是要有人断手断脚了。

    恰在此时,一连串的引擎轰鸣由远及近。众人看时,就见一辆黑色桑塔纳带着两辆面包车和十几辆摩托车正从品川方向疾驰而来。

    “完了完了,这些人都打不过,那边又来人了!”

    注意到动静的顾老三一阵哀叹,听得小原莉子翻起白眼,冷着脸把甩棍横在胸前,警惕的看着逐渐停手的人群。

    “闭上你的乌鸦嘴!”

    两句话的功夫,后来的车队已经冲到近前。桑塔纳车门推开,某光头大汉当先跳出,指着对面的人群呼喊。

    “干死他们!”

    后方几辆摩托车也不刹车,绕过桑塔纳就向人群冲来。靠路边停下的面包车里有人拿着棍棒跳下,同样也不废话,呐喊着就往前冲。

    “什么人?”

    “扇嘴组办事!你们是什么人?”

    “纳尼!”

    最外围的人呼喝着躲开摩托车,冲到人群里的几个小青年便和对方互相推搡叫骂起来。

    只是骂着骂着,双方就都有些茫然。

    自己是扇嘴组,对方也是扇嘴组,闹哪样?

    后方,光头大师兄陪着小原野黑着脸走近,人群渐次分开。可不等来到莉子和顾朗身前,便有人从中间穿过,拦在面前。

    “原来是小原前辈!我……”

    一个蓄了山羊胡,梳着偏分的男子抱着手臂冷笑,话没说完,就被小原野抬手一巴掌抽在脸上。

    “八嘎!认识我还敢拦我的路?”

    周围一阵低呼,几个青年都脸带不忿的上前,对小原野怒目而视。光头身后登时有人迎上,脸对脸做对峙状。

    “你们干什么?都滚开!”

    偏分男骂了手下一声,鼓了鼓腮帮子,眼底闪过一丝阴冷,随即让开身体,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哼!”

    小原野冷哼一声,故意从他肩膀处撞了一下过去。后面的人再不敢拦,纷纷让开,闪出了车边的小原莉子和某咸鱼。

    “莉子~”

    小原野疾步跑了过去,一脸关切,随后看到莉子露出的手臂上有青紫,登时大怒。

    “敢打我女儿,一夫,切了他们喂鱼!”

    “父亲!”

    莉子此刻已然松了口气,急忙抓住他的手臂,苦笑道:“您来了就好!不要做无谓的争执,我们先回家!”

    “好好,回家回家!”

    让小原莉子一说,小原野的气势顿时就泄了下去,甚至在某咸鱼怪异的注视下,还带上了一丝赔笑的味道。

    某个跟过来的光头急忙转身开路,不管自己人还是对方的人,都是一巴掌抽过去,喊着别挡他大师姐的路云云。

    不过这个时候,外围原本分开的人群却又靠了上来。偏分男抬手指向顾朗,看着小原野说道:“小原前辈,您带您女儿离开可以,但这个人要交给我们!”

    话音落下,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盯住了躲在小原莉子身后,正低头往外走的某咸鱼。

    “嗯?”

    顾老三有所感应,抬头见所有人都看他,便一脸茫然。

    “看我干毛?”

    “上面交下来的任务,有人要他的命!小原前辈,您也是扇嘴组的头目,不会拦我吧?”

    偏分男脸上的冷笑越来越浓郁,看向小原野的表情也充满不屑。只是话音刚落,便有一道陌生的声音从人群外突然响起:

    “呦西~是谁要谁的命啊?”

    人群再次分开,这次出现的就只有三个人。只是这三人一出现,在场的所有人就全都脸色大变,愤然看向小原野。

    偏分男脸上的冷笑也慌忙掩去,嘴角扯了扯,憋出一副讨好的笑容来,同时在心里骂翻了某人。

    不要碧莲啊,居然报警。

    而原本听到偏分男的话,正扭头看向顾老三的小原野,此时也张大了嘴巴,一脸懵比,随即就对某光头怒目而视。

    告诉了这混球多少次,在公共场合别大喊大叫的,这货就是改不掉。这次回去非好好教训他不可。

    很显然,这货之前在警局门口叫嚷着大师姐被追杀之类的,被送他出来的警官给听到了。

    “好啦各位,都消消火!有什么话,回警局慢慢说吧!”

    当先一名穿制服的警察笑眯眯的,嘴里说的客气,可他身后的两名警察就没那么客气了。话音刚落,就呼喝着所有人原地抱头蹲下。

    夜色越发深邃,与城市里的灯火默然相对。

    酒店里,王平举着两只小黑爪,眯着眼睛蹲在洗脸台上。小狐狸围着浴巾在侧,正拿着吹风机给他吹毛。

    这顿热水澡洗了快两个小时,水都要凉透了。

    某獾本着非礼勿视的原则,始终都眯着眼睛。至于中途有没有偷看,就只有獾知道了。

    随着身上的毛渐次变得蓬松,小狐狸的小手又开始不老实起来,一会摸摸他的小脑袋,一会儿又试探着去勾他的小尾巴。

    王平试着身上的毛干的差不多了,便拍开她的手,自顾自的跳下洗脸台,往卧室里跑。

    “老大你先自己玩一会儿哈,我吹吹头发~”

    小狐狸探出浴室门来叮嘱了一声,见某獾只是爬到床上去捞她的手机而没有乱跑,便又笑眯眯的缩回去。

    等到吹风机的声音再次响起,王平便调整了一下姿势,把手机摄像头对着床头柜上酒店服务牌的位置,伸着舌头在微信列表里翻顾老三的头像。

    频邀请发送出去,把手机调成静音,某獾就歪着脑袋等待接通。可是响了许久,对面却没人接。

    “搞什么鬼?”

    额头那不小心还洗掉了两根的稀疏眉毛皱在了一起,夜视眼里闪过一丝不爽。

    “这混球,老子都丢了一天了,咋一点也不紧张呢……”

    眼见浴室里的声音消失,小狐狸似乎在对着镜子贴面膜,王平便叹息着挂了视频邀请,同时删了邀请记录,装作什么也没做的样子。

    与此同时,某警局的号房里。

    顾老三坐在墙角,双手下意识的护在胸前,一脸忐忑的看着对面一直盯着他笑的中年大叔和某光头,嗓子里不时咽一下口水。

    这老大爷笑得这么猥琐,该不会是有啥奇怪的想法吧?

    “喂~小子,你和我女儿是怎么认识的?”

    小原野笑了半天,等到外面值班的警察去休息了,便开口询问。

    顾老三一脸茫然,对方说的一串日语,他就能听懂一个“喂”字。便摇了摇头,做一脸无辜状。

    “哦,听不懂……”

    小原野沉吟了一下,接着便拍了某光头一巴掌,哼道:“你大师姐不是总教你华夏语么,你来问他!”

    正笑眯眯瞧热闹的光头闻言一愣,顿时就一脸便秘状。看了顾朗好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说道:“拔~拔拔泥豪~?”

    “啥~”

    顾老三目瞪口呆。

    这光头看着凶,原来这么客气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