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世界光梭 > 第二百零四章 江湖郎中
    一联一酒一世界,一幡一凳一小摊。

    不管在哪个世界,江湖郎中十个里面都有九个是骗子,真正的神医不管是在哪个朝代都是很少的,而丘明阳今天就是打算做那一个例外!

    苏州城的各个街道都是充斥着繁华,丘明阳在太阳刚刚露出笑脸时,就早早带着他的东西,四处转了转,最后来到了一个算卦摆摊的旁边,因为在这个卦摊的左边,有那么一处空位,空位不算太大,要不然在这繁华的苏州城中,恐怕早就被别人给占了位置,也就是丘明阳不需要太大的地方,不然也看不上这里了!

    丘明阳看了一眼,那在卦摊算卦的人,只见这人大约五十岁上下,看穿着打扮竟也是一名道士,头戴紫阳巾,身穿八卦衣,凤目疏眉,面色红润,神态飘逸,五绺长髯随风飘舞,好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这年龄大约在五十岁上下的道士,盘坐在那里,双手搭在一边,在这道士的面前摆着一个干净的长桌子!

    这桌子长约五尺,宽约三尺,高约四尺,桌子的右上角放着三本厚书,正中间靠右处则是放着一个竹筒,里面还有数十支竹签,正中间靠左处,则是放着文房四宝,笔墨纸砚!

    在那桌子的一旁还竖起了一个布幡,上面写着“铁口直断,一卦二两”。

    相比较起来,丘明阳这边可就简陋太多了,仅仅只有一张长约二尺五寸,宽约一尺两寸,高约四尺一寸的小桌子!

    如果不是这小桌子高约四尺一寸,恐怕就只是板凳而已!

    丘明阳再将桌子放好后,随即便把两个小板凳在前后两面各放了一个,随后又将他早就准备好的麻布幡和竹竿取出,将麻布幡放在竹竿之上固定好,便将竹竿的腿和桌子腿放在一起,而后,丘明阳拿来一根长约一尺五寸的绳子,把竹竿腿和桌子腿牢牢的固定在一起!

    丘明阳这边的动作,自然引起了旁边那卦摊算卦道士的注意,那卦摊道士见丘明阳也摆出摊子,以为丘明阳是和他一样都是给人算卦的,本来还挺在意丘明阳,但一见到丘明阳的面容,也就不在阻拦了,因为在卦摊道士看来,就丘明阳这种粉面小生的模样,还想要抢他的算卦生意,简直可笑,就算是当神棍至少也要像他一样,打扮的看起来仙风道骨一些啊!

    那卦摊道士看着丘明阳这边的动作,心中冷笑,眼神当中的不屑之色,丝毫不加掩饰!

    卦摊道士的不屑神色,自然落入了丘明阳的眼中,不过,丘明阳也没有在意,在丘明阳看来这卦摊道士算他的卦,而自己则看自己的病,二者互不相干!

    丘明阳再将一切都准备妥当后,坐在他的小板凳下,双眸紧闭,静等着患病的人来看!

    当然若是没有人来找他看病,那就是和他没有缘分了,他再此摆摊只此一天!

    时间匆匆,很快就是过去了半个多时辰,丘明阳这边自然是无人问津,而那旁边的卦摊处,却是已经有好几个人来算过卦了!

    丘明阳双眸紧闭,静息而坐,随即丘明阳又想到了什么,便睁开了他的双目!

    丘明阳想到他今日来此摆摊看病,并非是为了钱财,而再这个类似于华夏古代的世界,老百姓看病都是看的年纪,年纪越大,他们也就越放心,而像他这样,面容清秀,就这样摆摊,恐怕就是到天黑,都不会有人来找他看病,那他的目的也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白白浪费了一天的时间!

    念及于此,丘明阳便想在他的麻布幡上,再加上几个字,但刚打算去写字的时候,丘明阳才发现,他所带的笔墨纸砚都在世界珠的空间里,这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他若这样直接就取出笔墨纸砚,倒是显得有些突兀,也有可能被人群当中有心人所察觉!

    这大街上是鱼龙混杂,形形色色的各种人等,丘明阳是不可能把每个人都给注意到的,永远不要以为自己就是最聪明的,而把别人就当做是傻子!

    丘明阳这时候想到他旁边的算卦道士,他的桌子上倒是有笔墨纸砚,或许能够借来一用!

    丘明阳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也就从小板凳之上给站了起来,没有过多的停留,便直接朝着一旁的卦摊而来!

    那卦摊道士对丘明阳这般年纪就出来摆摊也很不屑,所以他也就想看看丘明阳的笑话,是以再顾着他的卦摊的同时,他也不时的会向丘明阳这边瞧上两眼,而他的卦摊这个时候刚好没有人!

    此时这卦摊道士正好见丘明阳站起身,朝着他这卦摊而来,卦摊道士倒是心中有些好奇,丘明阳想要做什么!

    这卦摊道士先是迷糊了一会儿,随即便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因为卦摊道士看丘明阳是在那里坐了好一会儿,一直没有人到他那摊子,而自己这边却是有好几个人来找他算卦,因此丘明阳才来他这里,准备请教一下经验!

    不得不说,这卦摊道士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他认为丘明阳是因为初次摆摊,没有经验故此才来找他请教经验!

    卦摊道士想到妙处,也是面露笑容,心里暗道:“待会这小子求我老人家的时候,我就好好的教育一下他这种毛头小子,知道知道尊重老人家!”

    在卦摊道士心里妙想连连之时,丘明阳就已经来到了这卦摊道士的身旁!

    丘明阳不卑不亢,无忧无喜道:“贫道初次来这里摆摊,倒是打扰道长了!”

    摆摊道士见丘明阳这般态度,还算是恭敬,以为丘明阳真的是来请教他经验的,因此也就故作大方道:“无妨,后辈子弟,尽管请便就是!”

    丘明阳随即又接着道:“不知道长可否借桌上之上的笔墨纸砚一用?”

    “哦,笔墨纸砚?”摆摊道士有些不确定的道。

    摆摊道士心里正洋洋得意,以为丘明阳接下来就应该是一番恭维的话了,然后再趁机请教于他,而他则出口教育一番丘明阳,丘明阳唯唯诺诺的接受,怎么现在就变成了丘明阳来找他借笔墨纸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