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世界光梭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怒踢刘邦
    刘邦在回答丘明阳的话时,一直都是在低头吃着狗肉,可他却没有看到丘明阳眼神中闪过的一道寒芒!

    此刻的刘邦左右手各拿着一大块狗肉,在那里大口二口的啃着,他的口水流的盘中和桌子之上到处都是!

    丘明阳是无比的嫌弃刘邦这副邋遢的鬼样子,他可不是易小川那种二缺,被刘邦卖了,还能帮着他数钱,像易小川这种傻缺,在原剧情当中如果不是他是主角,他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丘明阳双目怒视着刘邦,但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就像是一个木板一样,冷冰冰的,此时的丘明阳才是最可怕的,就如同是一只捕食的猎豹般,默默着等待,等待着那雷霆一般的爆发!

    丘明阳的右手猛然拍向面前的桌子,桌子顿时从中间裂开,碎成两半倒在地面上,如果不是丘明阳控制着力道,这只桌子就不是碎成两半那么简单了,绝对会碎成满天飞舞的木屑!

    而原本桌子上的盛着狗肉的几个大盘子,随着桌子碎成两半倒地,几个大盘子也是突然间掉落在了地面之上,地面之上是用青石砖铺成的道路,盛着狗肉的大盘子刚刚落在青石砖上,一阵瓷器碎裂的清脆声音便接踵而来!

    而正吃着狗肉的刘邦,此刻一边吃着狗肉,另一边心里却暗自得意,以为他这次又骗到了一个大傻瓜,却没有想到原本好好的丘明阳突然将桌子拍断,会发生这样的变故,而刘邦手拿狗肉,正在啃吃的动作,也不由停了下来。

    刘邦以往骗吃骗喝是无往不利,是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有特别注意丘明阳的表情,不然也不会在丘明阳拍断桌子后,一脸的懵然了!

    刘邦抬头望了望丘明阳的眼神,只觉得冷冰冰的,丘明阳的眼神就好像是化作了一个吃人的猛兽,向刘邦极速窜来,刘邦的身子猛然向后顿了顿,再醒悟过来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到底刘邦是未来的汉高祖,这份定力,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过的,刘邦随即不在看丘明阳的眼神,便低下了头,诧异的问道:“兄弟,你…你这是在干嘛!”

    刘邦这个人很是聪明,不然也成为不了后世的汉高祖了,如今见丘明阳的表情冷冰冰的,他明显意识到了事情有些不太对劲,有些出乎了他的预料!

    丘明阳双目如电,怒视着刘邦,冷冷的道:“我这是在干嘛,你说呢?你这个垃圾,腌臜一般的东西,一上来就占了我的桌子,吃了我买来的狗肉,你还有脸问,我要干什么!”

    “我问你,是谁允许你,坐在我这里的?是谁允许你,吃我买的狗肉的?又是谁允许你,和我称兄道弟?你这个垃圾也配!”丘明阳如炮语连珠般发问,而且发出的声音是一声比一声大,就好似那海浪一般,一浪高过一浪,又如同那崇山峻岭一般,一山胜过一山!

    丘明阳坐在那里,猛然间右腿快若神鞭,一腿便飞踢而出,带起阵阵劲风,将旁边的一个长板凳给踢飞了出去,长板凳在丘明阳的大力加持下,如同充满了电的电动车一般,以飞奔的速度直朝刘邦的胸口而去!

    被丘明阳如鞭的一腿踢飞出去的长板凳,长板凳的一端直直的砸中了刘邦的胸口,一声胸骨碎裂的咔嚓清脆声伴随着肋骨断开的咔嚓声传来!

    刘邦根本就没有想到丘明阳竟然会突然发难,当然就算是刘邦做好了迎接丘明阳发难的准备,那也是没有丝毫的用处,刘邦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物,在丘明阳有意的出手下,怎么可能有机会逃离丘明阳的魔掌!

    须臾之间,刘邦就被这长凳子之上带来的巨大力道,给震出去了,大约有几米的距离那么远,当然,刘邦并不是被震飞出去,因为丘明阳认为让刘邦似空中飞人一般飞出去,那样太过另刘邦舒服!

    所以丘明阳并控制好了力道,这条长板凳带着恰到好处的强大的冲击力,直接将刘邦挨着地面的青石砖给划拉着过去的!

    地面的青石砖之上,生生的被划拉出了一道明显的划痕,而此时的刘邦倒在不远处的青石砖之上,嘴角溢出丝丝的鲜血,就如同雨后天晴之后,那屋檐片瓦之上雨滴一般滴落在地面的青石板上,隐隐有那么一丝微不可闻的滴血声传来,与此同时,一股血腥味也是充斥着这处狗肉摊的空间!

    在刘邦的胸口处还有那条长板凳,仍然搭拉在上面,此刻的板凳就好像一条狗般,伸出它那狗爪子按着刘邦的胸口处,好像在嘲讽刘邦:“小样儿,你不是爱吃我吗,现在还不是像那死耗子一般被我按在脚下!”

    刘邦此刻的形象再也没有了刚才在桌子前,手舞足蹈吃狗肉时那般的“潇洒惬意”了。

    而这时候的刘邦,胸骨已然碎裂,肋骨也是不知道碎了几根,他伸出右手,想要将搭拉在他胸前的长板凳给挪开。

    但丘明阳又岂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刘邦,丘明阳的身子如白鹤般猛然飞起,一个漂亮的白鹤转身,他的身子便由刚才所坐在的长板凳处,挪移到了刘邦胸口处的那条长板凳处!

    “啊!”刘邦又是一声痛苦的惨叫传来,盖因丘明阳此刻正坐在刘邦胸口处的板凳上,板凳腿压着刘邦碎裂的胸口,给本就已经处于火上浇油的刘邦,再次挑了把柴火!

    而这时狗肉摊的老板樊哙,见丘明阳如此对待刘邦,也是有些不忍心,樊哙小跑到丘明阳的面前,态度恭敬,求情道:“这位道长,这刘邦我也认识,乃是沛县最大的无赖,平日里就爱干着偷鸡摸狗,混吃骗喝的事情,如今不幸得罪了道长,还请道长饶过他这次,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樊哙终究是念着和这刘邦同在沛县讨生活的情分,所以抹下了一分脸面,请丘明阳网开一面,这个时候的樊哙浑然没有注意到,他对丘明阳称呼已经发生了改变,由原本的客观变为了现在了道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