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世界光梭 > 第一百五十五章 遭遇夺舍
    丘明阳一剑刺过之后,这才不紧不慢的上前查看,丘明阳探过脑袋向这棺材内看去,只见这棺材里面确有一具尸体,但早就已经化作一堆骷髅了!

    但奇怪的是,这骷髅身上的衣服却并未腐朽,按理来说人都已经化作了骷髅了,这衣服应该早就已经腐烂了才对。

    整件衣服只有刚刚丘明阳用剑刺出来的一个小破口而已,除此之外,丘明阳并没有发现这件衣服有其他任何破损的地方。

    丘明阳观这衣服的样式,高贵华丽,想来死者定然不会只是一个普通的寻常百姓。

    丘明阳将法力运转至手掌处,黄色的法力将手掌包裹在其中,手掌此刻散发出黄色的光芒,显得有些肥厚。

    丘明阳将在黄色法力包裹之中的手掌伸入了这具骷髅的衣服之内,他想要摸索一番,看看这具骷髅的身上是否有什么好东西留下。

    已经变成黄色的手掌在骷髅的身上,上下的翻腾,突然丘明阳手掌一顿,他感觉到他的手掌似乎摸到了什么东西,根据手掌传回来的感觉,应该是布料之类的东西。

    丘明阳小心谨慎的将那有布料感觉的东西从骷髅的身上取了出来,只见这布料是淡金色的颜色,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

    丘明阳拿到手中大致扫了一眼,上面记载的是一篇如何修炼的法文,丘明阳便不在细看,将这淡金色的布料收进了空间当中。

    除此之外,丘明阳并没有发现在这骷髅身上还有什么东西,连一个简单的装饰都没有,身穿这样华丽的衣服,竟然没有任何的陪葬品,这让丘明阳感觉很是奇怪!丘明阳不由感慨,如果现在他有神识那就好办多了,此刻只要他用神识一扫,这里的一切都会在神识的扫荡之下无所遁形。

    可惜的是,没有如果,他现在没有神识,一切只能靠着他敏锐的五感和他的小心谨慎来应对了!

    丘明阳见这墓穴的布置如此的简单,猜测这墓穴很有可能是内有乾坤,他也不想再去慢慢寻找什么机关暗道。

    于是,丘明阳默念一声遁地,他的身影顿时消失了,丘明阳打算从地底下来探究这座墓穴的奥秘,管他什么机关暗道,我自且一并绕过也就是了。

    丘明阳在地底下就像是鱼入大海一般穿行,在这地底来回的穿梭,不大一会他就找到了一处比刚才那墓穴更加大的地方!

    这里的东西远不是前面那处墓穴可比的,这里有好几个巨大的书柜,书柜里装了满满的书。

    而在这里的正前方,还有张高大的桌子,其中正中间的那张桌子处,摆放着一个香炉,里面还有三根未燃尽却已经熄灭的法香。

    丘明阳手持惊虹剑上前,用剑尖在香炉中连刺了几下,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对,待丘明阳走上前来,他便拿起了那个香炉,把香炉转了几个圈,四面的看了看!

    “咦!”

    丘明阳刚准备把手中的香炉放回原处,却发现在这原本放着香炉的地方,下面竟然有着一个玉佩。

    丘明阳他刚才一直在顾着这香炉的事情,竟然没有发现了在香炉的下面还有些这样一块玉佩,这就有些奇怪了,按理来说以他如今的五感,不应该会没有发现这里有一块玉佩吧,丘明阳心里暗暗嘀咕道。

    丘明阳将香炉放在一边,便伸出左手将那块玉佩拿在手掌之中,只见这玉佩晶莹剔透,通体呈翠绿色,半椭圆形状,上面雕刻着精美得花纹!

    丘明阳将这块玉佩在手掌心翻来覆去,仔细的打量,反复的查看,发现这玉佩除了雕花精美,入手圆滑,并没有发现这玉佩还有其他的特殊之处。

    丘明阳想不明白这样一块看起来这么普通的玉佩,怎么会放在香炉的下面,他在心里暗道,难道这块玉佩还另有玄机,只不过是我没有参透而已。

    就在丘明阳准备把这快玉佩收进空间时,这块玉佩突然间散发出幽绿色光芒,一道绿光猛然从这块玉佩中激射而出,直朝丘明阳的脑袋而来。

    丘明阳在见到这绿光飞出的那一刻,心中就一声暗喝:“不好!”

    而后,丘明阳赶忙将玉佩扔出,并极力的躲闪的这道突然袭来的绿光,可他还是晚了一步,被这道绿光,冲进了他的脑海,进入到了他的识海当中。

    丘明阳不知刚才是什么进入了他的识海中,但识海对于修道之人有多么重要,他当然知道,赶忙进入识海查探,发现在他的识海当中,此刻竟然多了一个的小老头!

    就在丘明阳刚刚沉浸到自己的识海当中时,那个小老头,却哈哈大笑:“哈哈,老祖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终于可以重生了。”

    丘明阳听这小老头的话,哪里还不知道他遇到传说当中的夺舍,丘明阳想不到这一个不慎就让对方潜进了他的识海当中。

    夺舍是很凶险的,不管是哪一方失败,都会被对方吞噬神魂,从此彻底的消失在这世上,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丘明阳暗道,他有史以来,最大的凶险可能就是这次夺舍了,除了消灭对方,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

    当下,丘明阳猛然跳出,站在那老家伙的后面,长拳激射而出,他准备趁着老家伙得意忘形之际,出手偷袭!

    但那老家伙就好像后面长了眼睛一般,一个闪转侧身,竟然躲过了丘明阳的偷袭。

    而后这老家伙并不停歇,在侧身躲过丘明阳的偷袭后,竟然又飞踢出一脚,直朝丘明阳的胸膛而来!

    丘明阳赶紧双臂伸出格挡,猛地一用力向上举起那小老头的长腿,小老头空翻后退,丘明阳也是一个后空翻向后挪去,二人顿时拉开了距离。

    “小子,早就知道你躲在一旁,当老祖我是傻子吗?还想跟老祖我玩偷袭,小家伙你还嫩了点!”小老头冷笑讽刺着丘明阳!

    “你这老家伙,究竟是什么人?跑到我的识海想要干什么?”丘明阳冷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