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世界光梭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观中谈话
    丘明阳当即打开房门,准备出来去向张道长赔个礼,原本张道长只是让他在这里稍事休息,可并没有说过要留他在此,谁知,自己鬼使神差的竟然在房间里修炼了起来,这一来,倒是将这一天给占了过去,还平白占了这紫虚观的地方!

    不过,丘明阳也暗暗道,幸好这个张道长为人正直,若是遇到那狡猾奸诈之人,说不定就会在丘明阳沉静修炼之时偷袭他也说不定,他此次修炼可是完全的沉浸了心神,若是那张道长真的趁他修炼偷袭于他,他就算是有十天命,恐怕都难保住!

    当然,这也是一开始张道长给他留下了正直豪爽的印象,不然除非真的有大机缘,否则他相信他断不会如此就这样毫无防备的修炼起来!

    丘明阳按照脑海中对这紫虚观的印象在这观中行走,很快就碰到了张道长的徒弟逸尘,逸尘一见到丘明阳,便告诉丘明阳,他的师傅见丘明阳正在打坐修炼,不便打扰,并嘱咐他,若是丘明阳醒来,让丘明阳再此先行住下,一切待明日之后再说,而此时张道长也是正在静室打坐修炼中!

    听张道长的徒弟这般说,丘明阳道了谢后,便又转身回到了房间当中,打算明日再和张道长亲自道谢,并继续畅谈。

    一缕金色的阳光,悄然透过窗台的缝隙,来到丘明阳的房间中,将原本的黑暗阴霾驱散!

    丘明阳这时候也从打坐中清醒了过来,因为他的心里还一直在想着关于张道长师傅的事情。

    丘明阳这边还没有起身,便传来了几道敲门声。

    “咚咚咚!”

    “是哪位?”丘明阳当即开口问道。

    “丘道友,是老道!”门外传来张道长的声音。

    丘明阳以为这时候来敲他门的应该是张道长的徒弟逸尘,倒是不曾想是张道长本人,也不知这张道长有何事?

    这些念头在丘明阳的脑海中是一闪而过,待丘明阳起身,便回道:“原来是张道友,这就来!”

    丘明阳说着话,便已经前往门前准备去开门。

    “吱呀”一声门被丘明阳打开,印入眼帘的果然是那个仙风道骨的张道长!

    “来,张道友,快里面请!”丘明阳边说边做出请的手势!

    “丘道友,昨晚可睡得安好?”张道长一脚踏过门槛,随后问道。

    “一切安好,倒是多有叨扰张道友,在下感激不尽!”丘明阳回道。

    “说这话就有些见外了,本来老道就打算让丘道友,在老道这紫虚观多多盘桓几日,也好让老道我多尽尽这地主之谊,如此,你我二人也正好可以多多交流一番,昨天和道友的一番交流着实让老道受益匪浅啊!”张道长摸了摸他颌下的胡子,道。

    “求之不得!”丘明阳亦感如此,喜悦之情顿起,道。

    “不过,现在天刚大亮,如不嫌弃老道我这紫虚观租茶淡饭,我们不如用过斋饭之后,再畅谈如何?”张道长询问道。

    张道长如此热情好客,他又岂能拒绝,否则那便是他的不知好歹了!

    …………

    一刻有余后,二人已然是用过饭食,待张道长的徒弟逸尘收拾一番后,二人便又开始聊了起来!

    “张道友,在下对张道友的师傅颇为好奇,不知张道友能否讲讲令师的事情!”丘明阳趁机询问道。

    张道长听到丘明阳的询问,停顿了一下,观他面色,竟是慢慢陷入了回忆当中,待一盏茶的时间过后,张道长突然道:“说起老道的师傅,当年也是一方人物,师傅他老人家一生济世救人,慈悲为怀,修为高绝,可惜的是,他还是没有能挡的住时间的侵蚀!”

    “的确,时间,可以说就是我们所有修士最大的敌人了,但我们偏偏还奈何不了他,只能任他逍遥!”丘明阳听到张道长的话语,也是有感而发!

    “敢问张道友,令师可是修为达到返虚合道的高人?”丘明阳在问出这句话时,声音中明显夹杂着一丝激动!

    “返虚合道是师傅他老人家终生都向往的境界,我师傅他老人家方面也只不过达到了炼神返虚后期的巅峰境界,从此就再也没有寸进!”张道长此刻的语气明显是有些伤感夹杂在其中!

    丘明阳在听到张道长说他的师傅也被卡在了返虚合道这这一关卡处,不觉有些失望,他还希望能够在张道长这里得到一些帮助他突破返虚合道的信息呢,没想到天不遂人愿啊!

    “真是没想到似张道友师傅这般神通之人,都未能达到返虚合道,这真是造化弄人啊!”丘明阳感慨道。

    “你我修道之人何止千千万,但又有几人能够迈过这返虚合道的大门,返虚合道这一关不止是我师傅,如今就连我也是被困以此啊!”说到这里,张道长的语气明显传出一丝的不甘!

    丘明阳本想从张道长这里得到些对他突破返虚合道有用的信息,如今也是镜中花水中月,已然是没影的事了!

    不过,丘明阳内心虽然失望,但他还是很快克服这种压抑,毕竟这种失望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丘明阳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他此次来本就是要学习这张道长的术法,关于返虚合道的事情,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如今既然已经不可能得到,但对他的此次来的目的来说,也只是有些不圆满罢了,并未真的影响到!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丘明阳相信,该来的总是会来,强求也是没有用的!

    这些念头在丘明阳的脑海中犹如灵蛇吐信般是快速的闪过,丘明阳很快便已将这一切都想通。

    当下,便开始翻篇,丘明阳准备转移话题,对张道长言道:“张道友,返虚合道之事此乃天定,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如你我趁此时机,交流一番术法神通如何?”

    “想不到丘道友倒是看得开,倒是老道我有些着相了,如此,咱们就不提那些伤心事,丘道友的提议,我看行!”张道长大袖一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