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世界光梭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五行法术
    盘膝在床上半响未动的丘明阳,忽然间他抬起了右手,就这样右手掌平放在胸前的前方虚空处,慢慢的他将手指向内弯曲,变为了猫爪状,一时间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但这种状态没有过多久,在丘明阳那猫爪似的手掌上方,却突兀的出现了一丝空间的波动,凭空便出现了一道火花,而后一个核桃大小的火球便出现在了丘明阳的手掌心,而且这个原本核桃大小的火球还在像滚雪球一样,变得越来越大,很快就有一个青苹果的大小了!

    在这个青苹果大小的火球里有些炽热的高温,很快这种高温就弥漫到了整个房间,一时间整个房间似乎变作了一个大火炉般,充满了让人恐惧的高温!

    丘明阳手掌心的那个青苹果大小的火球,忽又变得小了许多,很快就又有核桃般的大小了,而后复又越来越大,恢复了一开始青苹果般的大小,就这样忽大忽小,火球在这一瞬间的功夫变来变去,好似在玩魔术般神奇!

    直到过了大概两柱香的时间,丘明阳手掌心的火球才逐渐的消失,而就在火球消失的那一刻,整个房间的温度又降了下来,恢复到了正常的温度,仿佛这一切都未曾发生过一般!

    而后,丘明阳将刚刚放回去得手掌又取了出来,他伸出了一根手指,立在了半空当中,原本已经消失的火球,又出现了,出现在了丘明阳的手指上面,又如刚才般火球逐渐的变大,一股炽热的温度再度充满了整个房间,将整个房间再度置身于火炉中!

    丘明阳伸出的手指,猛然向前方的桌子处一指,顿时,那充满了炽热高温的火球,瞬间便脱离了丘明阳的手指尖,划过虚空,眨眼睛便已经来到了丘明阳手指尖所指的那方桌子!

    “呼!”的一声骤响,那道火球刚和那方桌子接触,整个桌子在刹那间便燃烧了起来,须臾之间,整方桌子在火球的焚烧下便化作了灰烬,而原本那方桌子的位置处,却空出了一方空间,只留下地面上那一点点很不明显的灰烬!

    丘明阳见到这火球的威力,也是为这火球术感到吃惊,同时感到很是高兴,五行法术果然神奇!

    想到这里,丘明阳的心中顿时升起了豪情万丈,这才是修仙者该有的手段啊,控火运水,搬山填海,飞天遁地,翻江倒海,这才是修仙者真正的能力!

    丘明阳的五行法术控火术也在不间断的练习下,由开始的生疏,变得越来越娴熟,这一切的变化,可以说都是能够切切实实感受到的!

    当丘明阳将控火术与遁地术掌握后,他又开始去学习其他三系的法术!

    木系法术,不但能够攻击他人,更能够作为疗伤所用,这正是丘明阳的下一个目标!

    丘明阳又开始了逐字逐句的去研究关于木系法术的修炼方法,待每字每句都研究通透后,丘明阳便收了书籍,而后打开房门走出了房间!

    他大跨步的来到了前院的一棵柳树下,丘明阳围绕这颗大柳树转了几圈,看了看这棵柳树,点了点头,而后,他的手指猛然一伸出,对着虚空便划了一下,原本粗壮的树干上竟多了一个小口子,丘明阳的右手掌伸出,来到了那处被划开的口中,丘明阳的手掌将那处树干的口子给完全的覆盖住了!

    顿时,丘明阳那原本白皙的手掌竟慢慢化作了绿色,丘明阳的手掌停留在那处树干的口子处,大概过了一弹指间,丘明阳手掌上的绿色渐渐褪去,复又变为了白皙之色!

    丘明阳这才把他的手掌从那树干的口子处,缓缓的挪开放在了身后,待丘明阳的手掌完全挪开后,再看原来那处被划开的口子,竟已经恢复了原样,和没有划开口子前,一模一样,丘明阳看到这一幕,露出了会心得笑容!

    丘明阳刚刚所施展的正是五行法术中的木系法术当中的回春术,木系法术果然具有疗伤的作用,而且作用效果还不算差!

    但丘明阳又想到这木系法术,本身就带个木字,对树木疗伤或许有效,但就是不知道对受伤的人,是不是也像对树木那样有奇效!

    当下,丘明阳右手掌伸出,左手闪过,一道血口子便出现在了丘明阳的右手掌处,鲜血便顺着丘明阳手掌心这处伤口开始流出,丘明阳就是要以自己为实验,看看这木系法术对人的疗伤效果如何!

    而后,丘明阳便开始运转体内的法力,对自己的手掌施展了木系法术,右手掌再一次由白皙化作了绿色,被绿色的光芒包裹在其中!

    在木系法术的施展下,法力开始朝着右手掌得伤口处移动,原本有大概五厘米的伤口,此刻在法力的滋润下,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逐渐的变小,在法力的滋润下,丘明阳感觉他的手掌有点痒痒的感觉!

    不过眨眼般的功夫,丘明阳的手掌那一道原本五厘米的伤口,此刻竟然消失得一点痕迹都没有了,就像原本就没有受伤过那样!

    丘明阳看着恢复原样的手掌,很是满意,若是只单纯的利用法力恢复伤口,虽然也可以做到将受伤的手掌恢复原样,但此刻施展了木系法术,不但恢复的速度比原来单纯使用法力速度更快,而且消耗的法力也是比原来的那种方法也要少上很多!

    与人争斗,就免不了可能会受伤,有了木系法术这快速恢复的法术,这对他来说,可谓是一大神助力!

    丘明阳心中暗喜,随后又开始了将那棵大柳树划开,而后复又恢复,他在不断的练习木系法术!

    他这样不间断的练习木系法术,那棵大柳树可是遭了秧了,被丘明阳拿来当做靶子,不过丘明阳又岂会管一棵树的死活!

    就这样,在这个院中就多了这样的一道身影,一名男子不断的划开大柳树的树干,复又将大柳树树干处的伤口给修复,不断的进行着破坏与修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