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世界光梭 > 第一百零三章 开坛做法
    一个时辰后,丘明阳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这衙门的后堂。

    丘明阳找遍了整个后堂战地面积比较大的房间,还真是让他给找到了不少的好东西,其中找到了一株千年人参和一株千年灵芝,这倒是意外之喜啊,丘明阳想不到一个知县竟然有这么多好东西,当然这一切如今都便宜他了!

    至于其他的就都是一些金银之物了,丘明阳这相当于把这个知县的财物家底给搬空了大半,丘明阳可不相信他拿走的这些东西就是这知县的全部家财了,这知县指不定在家里有什么暗格之类的,不过,得到了这么多东西,丘明阳也就懒得去找了,就当是留给这知县的棺材本了!

    而后丘明阳又去了姜侍郎的家,不但得到了姜侍郎的一根头发,而且用同样的方式将姜侍郎家也给搜刮了一番,财物倒是搜刮了不少,但丘明阳最想要的灵药却只有一株五百年的人参罢了!

    丘明阳完成了他想要做的事情,便返回了天机观,就静等明日到来了!

    而后丘明阳将得来的两株人参和那株千年灵芝拿了出来,丘明阳打算现在就服下这三株灵药,以增强他的实力,虽然直接服用,没有炼成灵丹那样效用大,但他并不会炼丹,而且他也不认识什么炼丹师,与其让这三株灵药放在那里,不如现在用来增强自身的实力,毕竟,只有实力才是根本!

    丘明阳这样想过后,便不在犹豫,就开始拿起三株灵药吃了起来,灵药刚一入肚中,便传来了一股温热!

    丘明阳赶紧来到了床上盘膝而坐,而后开始运转功法以此来炼化体内的药力,随着灵药的被炼化。丘明阳体内的法力也在不断的增强着!

    这样过了大概两个多时辰,丘明阳终于将三株灵药的药力全部给炼化了,转为了自己的法力,丘明阳在炼化的过程中,已经感觉到了千年灵药对他增加修为有了减弱,应该是他的修为提高后对灵气的需求量极大,这才使得千年灵药作用减弱!

    但即使如此,三株灵药下肚还是将他的修为给推到了炼神返虚初期的最后阶段,相信只要他在苦修数日,定然能够达到炼神返虚初期的巅峰!

    弹指一挥间,时间匆匆而过!

    第二天一大早,田道士就去了,s衙门,观看衙门那边陶望三的情况,而丘明阳则留下来,开坛做法!

    这时候的丘明阳已经换上了一身明黄色法袍,这明黄色法袍正是毛小方送给他的那套,而在丘明阳的前面是早已准备好的法坛,高高的方桌上面铺了一层黄布,而后丘明阳将所需要的东西一一摆上,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桃木剑在空中挥舞了几个剑花,法力涌动之间,剑尖对着桌上的两根蜡烛扫去,只听“噗”,“噗”两声轻响,桌上两根蜡烛无火自燃,而后丘明阳将两个早已雕刻好的人偶取出来了放在桌子上!

    丘明阳念动法决,随后桃木剑的剑尖指着两个人偶,轻喝了一声:“起!”

    刚刚被丘明阳平放着的两个人偶,竟然就这样诡异的立了起来,丘明阳随后又将知县和姜侍郎的头发取出了,然后大手一挥,两根头发抛在了空中,丘明阳眼疾手快,手中桃木剑或劈或刺,两根头发被桃木剑挥舞成了奇异的形状。

    丘明阳桃木剑向前一刺,低喝一声:“束!”

    只见被挥舞成奇异形状的两根头发,分别飘到了两个人偶的上面,一道黄色的光芒闪过,两根头发就束缚在了两个人偶上面!

    丘明阳一看此种场景,暗喜道:“成了!”

    丘明阳这边在开坛做法,而另一边衙门那边也开始了对陶望三的审训!

    话说昨日,当县令和姜侍郎发现他们家中财物大量丢失时,自然是恼羞成怒,随即便洒出大量人手去找,但皆是一无所获,姜侍郎便将此时告到了县令处,希望知县帮他找回丢失的财物,可谁知县令也把他家中丢失大量财物的事情告诉了姜侍郎,二人一对,便觉得事情颇为诡异,打算等审完陶望三后再来搜索这偷盗之人,不过他们注定只能是徒劳无功了!

    县令和姜侍郎二人狼狈为奸,欲至陶望三于死地,县令正襟危坐,拍了拍惊堂木,道:“陶望三,事到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你还不如从实招来,速速认罪!”

    而跪在堂下的陶望三,则是怒道:“我认什么罪,我是冤枉的,你们是官,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一个平民百姓还不是任你们摆布!”

    “陶望三你大胆,事到如今,人证物证俱在,由不得你!”知县伸出手指指着堂下的陶望三!

    县令再次拿起惊堂木拍了拍,正准备宣判,陶望三秋后处决!

    这个时候,在一旁听审的姜侍郎却拦住了知县,道:“县令大人,陶望三是冤枉的,春香是我杀的,并非是陶望三!”

    姜侍郎这一说,满堂皆惊,外面的百姓更是没想到这姜侍郎怎么会自承罪行呢!

    原来是丘明阳在天机观已经施展了人偶术和迷魂术,在丘明阳的“帮助”下,姜侍郎当下将他毒害春香的事情一五一十招了出来!

    而知县也被丘明阳施展了人偶术和迷魂术,陶望三被当场无罪释放!

    至于姜侍郎将他的丑事当众讲出来后,更是让在场的百姓唾弃姜侍郎!

    原来姜侍郎的祖父曾经跟秋容相爱,秋容本是姜家的丫鬟,姜侍郎家是名门望族,坚决不允许姜侍郎的祖父迎娶秋容,于是二人相约去死,做一对鬼鸳鸯,可谁知在秋容自杀后,姜侍郎的祖父却贪生怕死,并没有自杀,反而做了大官!

    丘明阳并没有让县令命令衙役把姜侍郎抓起来,因为他知道这姜侍郎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

    果然,姜家的丑事,一经曝光,便迅速传播,立刻闹的沸沸扬扬!

    而后,消息传到了京城,当今皇上收回了姜侍郎家的“有德之家”四个字,姜侍郎有感愧对祖先,便上吊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