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世界光梭 > 第七十七章 鬼屋相遇
    丘明阳沐浴在晚霞中,霞光万丈,仿若给予了丘明阳一件披巾般,在这时间增添了又一番别致的场景。

    月下朦胧,月色弥漫,毛小方带着丘明阳和阿帆准备出去寻找在外的玄魁,而毛小方也给了丘明阳一把桃木剑和一些符咒。

    丘明阳自然是有些激动,丘明阳很清楚虽然他的境界达到了练气化神,但真实战力绝对没有练气化神。

    一方面是因为他缺少和妖魔鬼怪作战的经验,另一方面就是他没有法器,他就无法把自己的法力发挥的淋漓尽致。

    不过,丘明阳初得桃木剑,心里自然是跃跃雀试,不知此时他能否对付的了那玄魁,那玄魁第一次让自己吃了那么大一个亏,差点连小命都丢了,丘明阳可不打算以德报怨,所以,绝对不会放过玄魁。

    很快,丘明阳他们三人就来到了一间破屋旁,因为毛小方感觉这里阴气极重,那玄魁乃僵尸中的王者,平时最喜欢呆的就是这些阴气重的地方,不排除这里就是玄魁的躲藏地。

    毕竟,这里不但阴气较重,而且还地处偏僻,平时几乎不会有人来这里,正是躲避的好地方!

    丘明阳此时已经是练气化神的境界,对以往捉摸不定的阴气,现在已经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了,此地的阴气之盛,在丘明阳看来,绝对是超乎想象的。

    丘明阳不由得拔出了毛小方刚给他的桃木剑,显得颇为谨慎,毛小方看到丘明阳的举动,略微点了点头,临危而不惧,遇事便严谨,这是一名茅山道士必须具备的,反观阿帆,哎,一副呆头呆脑的样子。

    三人在毛小方的带领下,小心翼翼的朝破屋走去,而就在这时一阵吵杂声从不远处传来。

    丘明阳拉了拉毛小方的衣袖,道:“师傅,想必是有人来了,我们要不要躲一躲?”

    “那就不必了,这深更半夜怎么会有人来这里呢?待会阿阳你注意下来人的安全,以防止玄魁真的在这里,进而突然偷袭,以致伤了人!”毛小方摆了摆手,道。

    丘明阳本意是打算带着师傅毛小方和阿帆先躲一躲看看情况,但毛小方那坚定的语气,已经容不得丘明阳的意见了,因此他也就不在多言了。

    随着,远处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来人的身影也越来越清晰,正是那七姐妹堂的钟君,后面还跟着一群市民。

    原来这钟君得知这里有一鬼屋,就打算在众人的面前显摆显摆,她以为所谓的鬼屋不过是以讹传讹,纯属糊弄人的罢了,只要她钟君在这里,胡乱的甩一套剑法,就能够把这群市民糊弄的更深,到那时到手的钱财肯定更多,所以,这才有了如今钟君带领一大群市民来这鬼屋捉鬼的事情。

    而这些来的市民基本上是人手一只火把,因此,原本黑暗的破屋,登时一片光明,而丘明阳也才能很快认出了钟君。

    钟君那边就有些惊讶了,钟君想不到还有人提前在这里,以为是提前得到了消息,来这里看她钟君捉鬼的,心里哈哈一笑,暗道,想不到这群人这么好糊弄。

    不过,钟君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了,于是,微笑着对丘明阳三人道:“你们也是来看我钟君大师捉鬼的吧!你们到后面,且看我如何消灭这里的鬼怪。”

    丘明阳进入屋里,就把法力运行到了双眼,他并没有发现玄魁的踪迹,反倒发现这破屋里有一批鬼魂,之所以说一批,是因为这里的鬼魂有十数位之多。

    看这些鬼魂的装饰打扮,丘明阳已经猜到了这些鬼魂的来到,这些鬼魂正是死去的游击队,因为他们都穿着游击队的衣服。

    以丘明阳的法力都能够发现这里的军魂,丘明阳可不信师傅毛小方发现不了这里的军魂。

    毛小方自然是一早就发现了这里的军魂,他刚准备有所动作,没想到钟君他们就来了,而刚才钟君的话,也让毛小方对钟君起了些许的好感。

    因为钟君说她是来这里祛除这里的军魂的,这正和毛小方的意思,然而毛小方却不知,这钟君不过是个骗子罢了,哪里能看出这里有军魂,就更不用说降服这些军魂了,不过阴差阳错罢了。

    于是,毛小方接过钟君的话,道:“小姓毛,名小方,乃是茅山派的道士,我们来这里是因为这里阴气较重,因此前来查探一二!”

    谁知,钟君听了毛小方的话,刚才一副笑脸立马晴转多云,变得大雨磅礴了,暗道,原本以为是崇拜我的,没想到竟是来抢生意的,待我将他们赶走。

    钟君往前走了几步,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就走吧,这里早就被我钟君大师看上了,你们快快离开,莫要打扰我捉鬼。”

    钟君话音刚落,毛小方还未来得及说话,就来到那军魂,已经朝着钟君攻击而去,然而观那钟君却毫无反应。

    丘明阳自然看到了军魂的举动,他当然知道这钟君不过是个骗子罢了,根本没有什么真本事,所以,他也乐见于让那钟君吃点苦头。

    那军魂的攻击很快就攻到了钟君的身上,钟君受此一击,被这一击当即击退在地,钟君嘴里还不时传来喊痛的声音,对刚才军魂的攻击根本毫无察觉。

    毛小方原本以为那钟君乃是法力高强之辈,所以在军魂攻击钟君之时,毛小方并没有出手,他也想看看这钟君的本事,不料这钟君根本没有察觉到军魂的存在。

    毛小方哪里想到这钟君竟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根本就是个骗人的神棍,这反差太大,导致毛小方对钟君刚才的好感瞬间变成了厌恶。

    因为,毛小方平生最痛恨这种不学无术的神棍,这些人不但败坏道门的名声,还到处愚弄百姓,祸害乡里。

    所有,毛小方此刻就有点火冒三丈了,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因为,这里市民众多,必须尽快将这些军魂解决,否则,这里的人就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