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世界光梭 > 第六十三章 夕阳西下
    丘明阳如同一缕清风般飘荡而去,所谓来无影去无踪,正是如此。

    丘明阳在颍州停留了几日,感受了一番平淡无奇的生活。

    在颍州的这几日,丘明阳不但浏览了各类各色的风景,各种小吃丘明阳也吃了不少,着实体验了一场无风无浪,寄情于景的生活。

    …………

    一处郊外,一名身材高大,气质非凡,飘逸灵动,衣袂飞摇的青年男子在这其中持剑而立,全身衣物飘飘洒洒,不知是清风作怪还是全身内力鼓荡所致?

    没错,此人正是丘明阳,话说当日,丘明阳离开颍州,马不停蹄穿过郸城,径直往开封而来,不过数日,便已抵达开封。

    丘明阳来到开封,便开始打听今科科举之事,此时距离科举开考,还有半月之余,来自全国各地的考生陆陆续续的往开封而来。而丘明阳也通过在开封的来回打听,得知,包拯他们此时并没有来到开封,想必还在开封的路途中。

    丘明阳找了个离考场较远的客栈住了下来,而后也不懈怠,每日早出晚归,甚至不归,只为继续提高功力,为即将来的暴风雨做好最充足的准备。

    忽而,只见丘明阳持剑的右手,猛然一动,在空中划出一道剑花,如白蛇吐信般刺出,破风之声呼呼作响,道道银光在这郊外闪烁非常!

    灰清色的身影如同雏燕的轻灵洒脱,伴随着周边不知从何处飘来的清风,强健有力的手腕快速旋转,银剑也如同闪电般快速闪动,剑光闪闪,与丘明阳高大恢宏的身影相应相融。

    银色的剑光在空中四处飞舞,丘明阳的身影顺着剑光不断的倒退,脚下犹如燕子滑翔般点脚而退。

    丘明阳爆退的身影引得周围的清风都跟着动荡了起来,忽而,丘明阳猛然停住了后退的脚步,犹如急刹车般快而急,迅而猛,一个鹞子翻身,就向前纵身而去!

    回身,跃起,挑剑,破风!

    丘明阳在这风景如画的郊外,闪转腾挪,一时间这周围到处都是横扫的剑气,就好像一条条有生命的灵蛇般,在这空中游动,舞动!

    不知何时,丘明阳已经收剑而立了,单手放在身后,另一只手持剑并行,丘明阳遥望着远处那已经沉落下去的太阳,双眼呆滞不动,似有所思的样子。

    一抹殷红色的夕阳照在西山上,湛蓝湛蓝的天空浮动着大块大块的白色云朵,它们在夕阳的辉映下呈现出火焰一般的嫣红。

    云霞的形状也多姿多彩,有时像团团的彩棉,有时象江面的波浪,它们变化得是那样自然,那样迅速,那样瑰丽。

    若是眼神好使之人,就能看见那朵朵的云絮在空中飘动,就像置身于轻纱般的美梦似的,会使你远离烦恼的困扰。

    夕阳吻地时的轻响,无情的划分了白天与黑夜,于是投林的倦鸟,也只好如诗人焚烧的诗稿,载着夕阳的殷殷血焰归去了……

    一阵清爽的微风扑面而来,把人的一切尘埃,一切忧愁似乎都给带走了,仿佛一切烦恼与疲惫都置之度外了,身体的每一根紧张的神经也渐渐舒缓了。

    风儿吹皱的河面,泛起了层层涟漪,折射着殷红的霞光,像撒下无数的红色的玛瑙,熠熠生辉。

    远处的小竹林闪着绿幽幽的光,在微风中轻轻摇响竹叶,风儿吹动树叶那飒飒作响的声音,像唱着一首动听的歌,高空的风,恣意地追逐着、戏弄着,撕扯着云朵。

    ……

    丘明阳就站在这里一动不动,唯有衣袂飘飘,长发晃晃,丘明阳脑海中闪过无数的画面,最后这一切都随着微风的拂过,化作无数的点点星光,闪闪发光,耀人心头!

    就这样,一天的时光悄然而过,丘明阳练了一天的武艺,肚子也是饿的咕咕叫,虽然习练内功后,自己的抗饥饿能力增强了好几倍,但还是做不到不吃不喝!

    正所谓“民以食为天”,丘明阳也免不了俗,所有丘明阳从郊外不紧不慢的赶去!

    以丘明阳如今的武艺,他的脚力早已不是吴下阿蒙了,不过多大会儿,丘明阳就来到了开封城门口!

    在古代这种封建王朝的时代,唐朝和宋朝无疑是最为美好的时代,因为较之后的元明清国家的政策的要清明开放的多。

    所有,丘明阳才能在夜色降临的时候继续进城,而这个时候正是开封夜市的开始。

    在这开封府的大街上嘈杂之声到处都是,不绝于耳,琳琅满目的商铺,让人眼花缭乱。

    处处皆是人,无处不是美,呼喊声此起彼伏,到处都是烛火耀光,无数的烛光迎合在一起,就像那天边的繁星般,耀人眼神!

    街道两边有数之不尽的店铺,如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两旁的旷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

    街道延四周两边延伸,交错复杂,就像一条盘桓的长龙般,曲折蜿蜒。可是街上仍是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欣赏汴河风景的。

    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央,两边的屋宇星罗棋布,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等等,一时间另丘明阳目不暇接!

    忽而,丘明阳驻足不前,原来是街道边一家卖面的摊贩吸引住了丘明阳的目光,卖面的并不稀奇,在这街道多了去了。

    可是在这面摊的前方,却挂了一副对联,丘明阳默默地念了出来,“各种面面面俱到,吃着好好好捧场”,丘明阳读完这幅对联,忍不住说了个“好”字!

    此幅对联俗中有雅,雅中含俗,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上等楹联,用在面这种吃食上,再也合适不过了!

    “客官,你要来点什么?”

    丘明阳正在思考之时,突然听到有人问话,丘明阳抬头望去,只见一张朴实的笑脸印入眼帘,黝黑的面容给人一种不言而喻的亲切感,和蔼感!

    一张瘦长的脸上,栽着一些不很稠密的胡须,如同一棵只长了几根草片的杂草,稀稀疏疏的!

    一身粗布麻衣披在这名中年汉子的身上,却怎么也遮不住此人的善良和蔼可亲。

    丘明阳听到这名汉子的问话,拱了拱手,道:“这位大叔,不知你这里都有些什么吃食呢?”

    “当不得公子如此尊称,小人姓方,单名万,公子直呼小人姓名即可,至于这吃食,咱这的阳春面,那是小人的一绝啊!”方万笑逐颜开的回答,满脸的自豪,毫不掩饰的笑容洋溢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