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世界光梭 > 第六十一章 颍州西湖
    一柄长剑话江湖,

    骏马疾驰迢迢路。

    青衫祛尽几尘埃,

    和风拂来身灵姿。

    天亮时分,和风日丽,神清气爽,丘明阳又开始了他漫漫长路向汴京之旅。

    ………

    岁月如梭,韶光易逝!双眼一睁一闭,就已是另一片天空,此时已然过去一月时光。

    丘明阳随心而行,恣意散发,一月光阴,随风而逝,此刻他正在一间客栈内慢饮细酌,而这间客栈名曰来福客栈,在颍州只是一家普通的客栈。

    没错,经过一月的时光,丘明阳从安庆府赶到了颍州,到了颍州就说明距离开封不远了,只要再穿过郸城,就能直达目的地开封了!

    所以,他就打算在这里休息个几日,一来缓解下多日的压力,二则放松一下身心。

    当然,若是习武进度毫不起色,他也不会有此雅兴了,一月的苦修,无论是内功还是身法与之武技都有了长足的长进。

    内功方面他从未懈怠,神虚心法也已经练到第四层巅峰,连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内功进展是如此之快。

    而掌剑三式无论速度还是威力,都已翻了几番,足以当作杀手锏。

    至于漫游叠影身法,他终于达到了最后一层,施展出来的速度把丘明阳都给惊住了,因为最后一层漫游叠影比之第六层巅峰的速度快了两倍都不止,而这也不过他刚刚突破,练到最后一层的巅峰,他真不敢想象,到那时身法会快到何种惊人的地步。

    学武之道,一张一弛,二者结合,方能得大成就,不然身子迟早会留下不可磨灭的暗伤,到那时就后悔莫及了。

    而如今恰好经过颍州,他就顺势停了下来。

    此为何故?

    说起颍州,恐怕知道的人未必很多,但要说起欧阳修和苏东坡,恐怕就极少有人不知了,毕竟在现代可没少学习他们的经典文章和诗词,他们两位都曾经执掌过颍州,并在颍州留下了大量的经典诗词文章。

    丘明阳如今也不知道现在的颍州是不是他们二人中的一人在执掌,毕竟他现在所在的这个时代与正史有很大的差距。

    身为一个现代人,面对古代的名人,丘明阳当然忍不住想要瞧一瞧他们,如果能结交一番那就更好了,当然凡事顺其自然,此事强求不得!

    还有,说起颍州就不得不提颍州西湖,颍州西湖,湖中有岛,岛中有潭,绿柳盈岸,芳菲夹道,花木扶疏。

    在现代说起西湖,大家肯定首先会想到杭州西湖,颍州西湖却少有人知,但在北宋时期,颍州西湖的知名度却远超杭州西湖。

    不知有多少文人墨客在这里留下了大量的诗词,其中欧阳修和苏东坡自然是没少做贡献。

    当年苏东坡当了颍州太守后,看到颍州西湖时,被眼前的景色惊讶了,顿时文风而起,脱口而出:

    太山秋毫两无穷,

    巨细本出相形中。

    大千起灭一尘里,

    未觉杭颍谁雌雄。

    此诗一出,再次给颍州西湖增添了无穷风光。

    丘明阳在这里暂歇,那自然就少不了去看一番被人称著一时的颍州西湖了。

    次日,丘明阳换了身文人长衫,把武人穿的劲装放入包袱而后一并收入了世界珠,还有长庐剑也是如此,只留下五百两的银票和一些散碎银子放入了怀中。

    而后在一路问人的情况下,丘明阳终于来到了颍州西湖边,话说北宋时期的民风还是不错的,至少他问的百姓都很热心的告诉了他西湖的方向。

    丘明阳站在颍州西湖边,只见和风旭日,树影窈窕,宽阔的西湖就像一面大镜子般,把周围的景色都聚拢在其中。

    而在那宽敞的湖面上,游船如梭,湖面一时间波光粼粼,游船上又不时传来嬉笑声,情景热闹无比。

    在丘明阳的周围有数不尽的学子仕人翘首以望,丘明阳看他们一脸的喜悦,就像大姑娘上花轿,高兴之情是怎么也遮不住的,所以他心里猜测,前方湖面的游船上定然有身份不比寻常的人。

    丘明阳扭头斜视了几眼这些学子仕人,从外表看他们正直清高,折扇轻摇,吟诗作赋,好不快活风流。

    不过他们内心是怎样的,谁又知道呢?

    丘明阳摇了摇头,往前方湖边走了走,丘明阳低头看了看清澈水面中自己的倒影,剑眉星目,神仪明秀,器宇轩昂!

    丘明阳看着自己的那既熟悉又陌生的模样,微微一笑,可亲之色尽显。

    经过这几年的四处奔波,丘明阳的模样比之当初未得到世界珠前,发生的变化可谓巨大,眉目变得更加清秀,且有一股英气伴随其中。

    其次,当初的寸板短发经过这几年不间断的生长,也已长发飘飘,说不出的洒脱,至于当初的假发早已被他淘汰,如今他虽不敢说有多帅气,但也别有一番韵味。

    忽然,路边的才子佳人就像发了疯般向湖边挤来,纷纷抬头踮脚,向湖面方向眺望,莺莺燕燕的声音就像一只只的麻雀般叽叽喳喳,好不悦耳。

    “大家快看啊,快看啊,是颍州第一才子曹秋影曹公子啊……”

    “是啊,是啊,真的好喜欢啊!”

    “这是哪家的小姐有如此的福气,要是我,早就幸福死了……”

    丘明阳顺着这些人的眼光所指,向前方湖面望去!

    只见前方的湖面上飘来三艘画舫,每一艘画舫都有两层,高达五六米,画舫上张灯结彩,顶上漆着黄漆,船柱雕梁画凤,画舫缓缓驶近,才发现灯笼和船柱上的人物景色都刻画得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丘明阳双目凝视,仔细打量了一番,正中间画舫上的有一个年轻的公子立在船头,面如白玉,纸扇轻摇,长发束肩,衣衫飘洒,风流倜傥的味道尽显其中。

    在这三艘画舫的对面,却是一搜更大的更加精致优雅的画舫,飞檐楼阁,气派辉煌,但在船头有深深的围帘,并不能看清里面人的模样!

    丘明阳向船头高处望去,只见在船头悬挂的一个大灯笼上,一个烫金的“夏”字跃然而上。

    “原来是春风仪的夏小姐啊,颍州第一美女又是第一才女……”

    丘明阳刚看到那个烫金“夏”字,就听到了站在他身旁的一名花痴女高兴的尖叫,脸上满是兴奋之情。

    丘明阳听到这话也是无语了,摇了摇,心里磨叨,古代也追星吗?

    谁知他这个摇头动作,却被旁边那花痴女看到了,于是,丘明阳杯具了。

    “你摇什么头,再摇你也比不过曹公子,就你那一脸的苦瓜样,就别在这晃悠了!哼!”花痴女眼神怒视着丘明阳,说道。

    丘明阳听到这话,顿时苦笑,我站在这里招谁惹谁了,再说了,我也没你说的那么差吧。

    至于那什么曹公子能有我帅气,他也就一般般,好吧,这句话当我没说。

    丘明阳虽想讽刺几句那花痴女,但看到她长的那个样子,丘明阳什么都不想说了,而是直接沉默了,扭头向其他地方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