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世界光梭 > 第五十三章 深夜话事
    火红色的太阳悬挂在当空,叶枫林驾着马车在前面行驶,而丘明阳则数马并骑,拖着后面沉重的货车在后跟随,丘明阳心里苦笑连连。

    果然,人一发善心,就有些收不住了,丘明阳不由摇头暗道。

    终于,在行走了大半日,他们终于赶在天黑前,到达了离他们最近的一座县城——辛社县。

    辛社县是一座文化古城,具有的文化底蕴是极为深厚的,而他们到达了辛社县,就说明他们很快就要到达安庆府的范围了。

    他们今夜宿在了城中的明意客栈,明意客栈是城中最大的客栈,丘明阳把一切事物安排好后,就回到了客栈住宿。

    丘明阳在用过晚膳后并没有安歇,当然也没有进行修炼,他从空间取出了那本推山掌,这本掌法秘籍是丘明阳从李天霸身上得来的,但他一直没有进行修炼,今晚难得有时间,他这才准备探探其中的玄妙。

    丘明阳打开秘籍,逐字逐句的专研,丘明阳看的极为细致认真,时间就像水滴般从指头缝中不断的流失。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门外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丘明阳这才如梦初醒,但他仍然意犹未尽,回味不已。

    丘明阳恋恋不舍的收了秘籍,就正了正色,道:“进来!”

    门缓缓的被推开,可进来的这个人却让丘明阳惊愕不已,显得不知所措。

    因为,进来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叶雨柔的父亲叶枫林。

    “伯父,您怎么来了?”

    没错,就是伯父,因为这一路,丘明阳和叶枫林父女谈的很是开心,起初,丘明阳自然是喊叶枫林叶老爷,叶雨柔的称呼自然是叶姑娘。

    可是,随着他们的关系越来越融洽,在叶枫林的强烈要求下,称呼也就变成了如今这样,至于叶雨柔也顺其自然的变成了柔儿。

    “贤侄啊,老朽来和你聊聊家常,也没别的什么事!”

    “伯父,您快坐下,咱们再说别的。”丘明阳早已起身,拉出桌下的凳子,示意叶枫林坐下。

    “好,好!”叶枫林答应了两声,顺势坐下,接着道:“贤侄,你也快坐!”

    丘明阳拱手道:“多谢伯父!”然后丘明阳一甩衣袍,就坐了下来。

    整个过程下来,丘明阳惊疑不定,有些傻头傻脑的。

    “贤侄,今日真是辛苦你了!”

    “伯父客气了,练武之人,辛苦倒谈不上!”

    …………

    二人谈了许久,基本上都是叶枫林提问,丘明阳回答,大多都是一些无用之话。

    一会聊安庆的风景,一会又聊庐州的风土人情,还有许多等等,可以说都是些闲聊无用之话。

    突然,叶枫林话锋一转,道:“不知贤侄,今年多大年龄?”

    丘明阳听到他这个问题,顿了一顿,疑惑了,他虽然看着像是小鲜肉,但年龄细数而来,也有二十七八了,虽然心头疑惑不已,奇怪叶枫林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但他也没有多想,道:“晚辈今年二十有七!”

    叶枫林听到丘明阳的回答,眉头皱了一皱,如虫喃般道:“年龄倒是大了点!”

    虽然叶枫林说的细声细语,但丘明阳何等功力,更何况离的这般近,他自然听的一听二楚,正因为听的清楚,所以这就更令他有些迷惑了。

    不过,没等他提出疑问,叶枫林老爷子又发问了:“敢问贤侄如今是否婚配?”

    丘明阳又不是傻子,叶枫林这话一出,他要还不明白,那干脆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叶枫林这分明是想召他为女婿啊,丘明阳现在脑子可以说满是浆糊,一塌糊涂。

    “贤侄,贤侄,怎么了?”叶枫林看到丘明阳迟迟不回答,而是在那里发呆,忍不住问道。

    丘明阳这才从臆想中恢复清明,道:“伯父,不好意思啊。刚才有点走神了!”

    “那贤侄是否婚配啊?”

    “晚辈并没有婚配!”

    “那家中父母应该还在庐州吧?”

    “家父家母,在晚辈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说到这里,丘明阳不由一阵伤感,倒不是他真想起了他的父母,而是他想起了去世的爷爷。

    叶枫林见勾起了丘明阳的伤心事,也深感不好意思,道:“贤侄,是老朽失礼了,老朽不知你……”说到这里叶枫林支支吾吾再也说不下去了!

    “无妨的,毕竟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晚辈也只不过挂怀下而已,怪不得伯父!”丘明阳摆手解释道。

    叶枫林见情况有些不妙,也不好再继续交谈下去,只好说道:“既然如此,老朽还有些别的事,我们今晚就先谈到这里,老朽就先告辞了!”

    “伯父,慢走!”丘明阳听叶枫林说要走,心里暗道,终于走了,和老人谈话就是疲惫。

    丘明阳他还想研读秘籍呢,这下时间倒是浪费了不少。

    待叶枫林走后,丘明阳关上门,细想一下,叶雨柔那一瞥一笑都在他脑海中如同放电影般一个画面接一个画面的出现。

    丘明阳摇了摇,暗道,难道自己真的已经喜欢上了柔儿不成?

    丘明阳想不通,但他随即不在想,想不通就顺其自然吧,何必把自己弄的焦头烂额的,徒增烦恼。

    丘明阳取出推山掌的秘籍继续观看,推山掌共分五层,但第一层就要求最低内力是打通第七条正经,否则强行修炼必内力在经脉错乱,无法控制。

    推山掌只要练成第一层,就可使自己用出的掌力大增,练到第一层圆满可以增加一倍的威力,以此类推,练到第五层圆满可以增加五倍的威力,实为可怕!

    不过要想修炼第五层,那至少也要打通一条奇脉,想到这里,丘明阳也不由暗自庆幸,幸好那李天霸不过初步练成第一层,最多能够增加三成威力,不然他当然可就危险了。

    丘明阳默默把推山掌第一层需要运行的经脉记了又记,以防弄错,出了岔子,那可就不好玩了,那就真的憋屈了!

    丘明阳又一次的记忆,确认无误后,就开始按照推山掌第一层所记载的经脉图在体内运行,虽然只是第一层,但线路却并不简单,有好几条都是陌生的线路。

    丘明阳控制内力在体内不断的穿行,终于不熟悉的线路在他体内没有阻碍的穿行过一遍,最后通过臂膀的经脉,来到了手掌间。

    丘明阳的手掌泛起淡淡的青色,仅仅是看着,就能让人感觉到有一种极大的威力在手掌间流转盘桓。

    丘明阳没有多想,就一掌拍向面前的桌子,桌子登时碎裂,桌上的茶壶茶杯被打翻在地,瓷器破碎的声音顿时传出,在安静的黑夜中,如同惊雷般乍响。

    丘明阳看着打翻的桌子和茶壶,也愣了愣神,一时间他错愕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