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世界光梭 > 第五十二章 心神不定
    丘明阳没有看其中的内容,只是略微打量了书的正反封面,一般一本书正面封皮总是会有书的名字印在其上,但这本书不然,除了有些泛黄之外,就连封面都没有任何一个字。

    丘明阳也只是心头有些疑虑,并没有多想,毕竟在他想来,那刀疤脸的功力顶多不过打通四条正经罢了,就算这是什么武功秘籍,也不过是大路货色,根本不值得一提,所以并没有引起他的重视!

    丘明阳把那本泛黄的书籍,放入胸口,心里却默念了一句“收”,书籍顿时被放入了空间。

    丘明阳一直秉持着小心为上的原则,世界珠是他最大的秘密,他绝不会主动告诉任何人,更不会做出会暴露的他秘密的一些无意间的动作。

    至于那些喽啰丘明阳就更不放在眼里了,或许他们身上会有几本大路秘籍,但对已经掌握了几门神功的丘明阳,就显得微不足道了,又或是有几两银子,丘明阳现在会缺这些银子吗?对他而言,不过毛毛雨罢了!

    做完这些事情后,丘明阳扭头转身,大跨步朝着刚才休息的林子方向而去。

    “壮士,请留步!”

    丘明阳已经往林子方向走了几步,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叫喊声。

    丘明阳前行的步伐,顿了一顿,停了下来,这才扭过身来。

    入眼的正是刚才的那位老者,丘明阳这才仔细打量这老者,毕竟刚才在暗处是有很多遮挡物的,所以他看的并不是很清楚!

    从面容看这是一位慈祥的老人,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悄悄着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瘦削的脸,条条皱纹,好像一波三折的往事。根根银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

    同时老人还蓄有胡须,年轻时乌黑的胡须已有如严冬初雪落地,像秋日的第一道霜。

    再看他的衣服,衣服是上好的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右手大拇指有一羊脂玉扳指。

    “壮士,还请留步,听我一言,壮士救我父女,大恩大德,难以为报,请受老朽一拜!”

    在丘明阳细细打量这老者之时,这老者已然行了大礼。

    丘明阳愣了愣神,就快步冲到这老者面前,双手扶起老人,道:“老人家,不必多礼,快快请起,晚辈受之有愧!”

    “壮士救我父母性命,大恩大德,当的此一拜!”那老者被丘明阳扶起后,却又拜了起来。

    丘明阳推辞不过,也就只好侧着身子,尽量避开这一礼。

    “敢问壮士尊姓大名?还望壮士告知,也好日后回报!”老者接着道!

    “报答就不必了,咱们后会有期吧!”丘明阳抱拳作答。

    丘明阳还未转身,就听到一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传来。

    “恩公,但请留下姓名,恩公不求回报,但小女子和父亲却不能忘却恩公的恩德!”

    说话的正是那位叫做柔儿的女子!

    原本打算离去的丘明阳,在这悦耳动听的声音下,停了下来,似乎被施了“定身术”般一动不动。

    这声音犹如天外之音,带着无穷的魔力,把丘明阳拉入无尽的幻想之中。

    随着柔儿话音的落去,丘明阳也渐渐恢复了清明!

    丘明阳和柔儿相距不过十几米,这才认真的打量了一番这位柔儿姑娘。

    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身躯,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

    阳光打在柔儿姑娘身上,镀上一层金色的光晕,她微仰着头,神色宁静而安详,嘴角弯成微笑的弧度,柔儿姑娘的一只手放在了腰间,动作自然而优雅。

    “恩公,恩公!”

    丘明阳一时间看的有些愣了神,直到柔儿姑娘出声,丘明阳如梦初醒,眼中恢复往日的清明。

    随即,丘明阳就意识自己的失礼,不要说这是封建王朝是的宋代,就算是在已经十分开放的现代,这样冒冒失的盯着一个女孩子如此看,也是一件大不敬的事。

    丘明阳连忙作揖,对着柔儿姑娘道:“这位姑娘,在下失礼了,还请见谅。”

    丘明阳说完这话,就发现柔儿原本有些发红的脸蛋,变得更加的绯红,犹如熟透的水蜜桃般,让人怜爱。

    柔儿用手略微捂了捂害羞的脸,道:“没关系,没关系!”

    丘明阳听得柔儿说话,心神不由又是一颤,丘明阳暗道,自己今天究竟是怎么了,怎么表现的如此的不堪。

    丘明阳现在只想赶快离开这里,但心里头却也有另外一个声音,不停的在说:“留下来,留下来!”

    就在丘明阳摇摆不定之时,那老者开口说话,将丘明阳从那种无力的状态中拉回了现实。

    “这位壮士,老朽和小女受了您的大恩已是侥天之幸,本不该再有所求,但此地距安庆府,还有一段路途,老朽倒是无碍,只是小女她的安危……不知壮士要到何处去?老朽和小女柔儿要到安庆府,是否和壮士同路,若是同路,烦请壮士互送我二人一番,感激不尽!”老者话音落后,又是一拜。

    丘明阳赶紧上前扶起了老者,道:“老人家,不必多礼,路遇不平,拔剑相助,本就是我辈武人应该做的,我要到庐州而去,与安庆也还算顺路,我就互送你们一番又有何妨!”

    “多谢壮士,老朽名叫叶枫林,祖居安庆,是做布匹生意的,这位是小女,叶雨柔!”

    “在下姓丘,名明阳,庐州人士,见过叶老爷,见过叶姑娘!”丘明阳拱手对二人说道。

    丘明阳这才知道这位姑娘名叫叶雨柔,雨柔,雨柔,雨中荷叶,飘舞柔美,果然好名字。

    丘明阳打过招呼,不由得偷瞄了一眼叶雨柔,谁知叶雨柔也刚好在打量丘明阳,二人顿时对了一眼,叶雨柔好像一直小兔子般,有些害怕的快速收回了眼神,害羞之意尽显。

    丘明阳望着叶雨柔可爱的模样,洒然一笑。

    随后丘明阳就把现场收拾了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叶枫林是长辈,叶雨柔一柔弱女子,只好丘明阳一人把这些事情代劳了!

    叶枫林嘱咐丘明阳把车夫和护卫商队的尸体,当然还有叶雨柔的丫鬟春香,也一并放在了林子里,打算到了附近的城镇再派人来把他们尸体运回去。

    叶雨柔看到丫鬟春香的尸体,抱头痛哭了许久,连丘明阳都不禁有些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