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世界光梭 > 第五十一章 拔剑相助
    李三当先一步,右脚踩在马车前的空板上,用刀拨开帘子,另一只手伸进马车内。

    李三单手用力一拉,一名头发半白,胡须微扬的老者被拉出了马车,那老者虽极力反抗,但他并没有练过武艺,身体又已老迈,哪里能反抗得了李三这年轻汉子,整个人都被拉了起来。

    “你们这群畜生,妄杀人命,简直目无王法!”那老者被拉出马车,对着李三怒斥道。

    李三听那老者骂他话语,心头大怒,反手便是一巴掌,道:“你个老东西,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情满嘴放屁!”

    与此同时,马车的帘子再一次被掀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貌美女子,对着那老者满带哭腔的说道:“爹,爹!”

    而这女子出来之时,自然被丘明阳发现,丘明阳登时惊为天人!

    这女子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胜雪,双颊晕红,容色清丽,气度高雅,当真比画里走出来的还要好看!

    她娇美无匹、身形苗条,长发披于背心,用一根粉红色的丝带轻轻挽住。

    听她吐语如珠,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虽有几分哭腔却也是动听之极。

    丘明阳双眼直直的,竟似看呆了一般,如同一块木雕,一动不动!

    刀疤脸和他的那帮属下见得如此美貌女子就更是不堪了,有很多都已留下了口水,就像饿狼盯着猎物般。

    “求求你们,放过我爹吧!求求你们!”那貌美女子泪如雨下,粉脸上两道泪痕显现,苦苦哀求道。

    “柔儿,别求这些畜生,大不了一死而已!”老者朝着那美貌女子说道。

    “你个老东西,给我闭嘴!再敢多言,老子现在就结果了你!”刀疤脸大步上前抓住老者前胸衣衫恶狠狠道。

    “小娘子,你现在看到了,你爹的命可在我手里掌握着,不,是掌握在小娘子你的手里,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压寨夫人,我们就是亲家,我绝不会为难我的老丈人,如若不然,就休怪我翻脸不认人了!”刀疤脸双眼淫邪的盯着那貌美女子的俏脸,威胁道。

    那被老者称作柔儿的美貌女子还未搭话,就被那老者抢先,道:“柔儿,不可啊,爹这条命,死不足惜,我们宁死不为瓦全!”

    老者话音刚落,那被称作柔儿的貌美女子,眼中泪水更是哗哗的留,哭腔更加明显,道:“爹!爹!”

    “柔儿,柔儿!”

    “好,好,既然你们如此不识抬举就休怪我了!”刀疤脸听到老者和柔儿的对话显然气急败坏!

    “你这个老家伙,既然这么看不起我,我就当着你的面好好收拾你的女儿!哈哈哈……”刀疤脸略带奸邪的口吻说完这话,满脸的淫荡,双眼淫邪的望向柔儿。

    那叫柔儿的女子,看到刀疤脸邪恶的眼神,心神一颤,显然有些害怕,双手抱胸,紧紧的护着衣衫,生怕刀疤脸对他行非礼之事!

    刀疤脸把手中的刀扔给的旁边的一人,一手抓住柔儿的胳膊,猛然用力,将柔儿往刀疤脸怀里拉去!

    那叫柔儿女子,虽竭力反抗,但他一个柔弱女子,又哪里挡的住刀疤脸这等彪形大汉,毫无意外,柔儿拼命挣扎还是被刀疤脸得手!

    刀疤脸拉着柔儿的胳膊强行往一边的林子去,而那老者,也就是柔儿的父亲,不停的呼喊也没有丝毫的用处!

    “住手!”

    刀疤脸还没有走到林子,就听到了林子里传来的这声大喝!

    不错,这声大喝正是从丘明阳的口中发出!

    原本丘明阳躲在暗处,并没有打算出手,但不知是被那叫柔儿的绝世容颜所惊住,还是被内心深处的侠义所触动。

    使他原本想置之不理的一件事,竟让他的内心如此的不平静,他的心情就犹如一块巨石沉入湖中,潮起潮落!

    正在他摇摆不定之时,突然想起了一句老话:“该出手时就出手,长剑在手任我行!”

    是啊,人生如此短暂,做事何必犹豫,长剑在手,心随意动。

    想通了这点,他不在犹豫,果断出手!

    丘明阳凌空跃起,在空中轻点几下,如同一只疾飞的大雁,冲着刀疤脸而来!

    丘明阳双脚落在马车顶部,也不废话,直接拔剑就朝刀疤脸攻去。

    刀疤脸在丘明阳刚一出场之时,就推开了柔儿,找到了自己的长刀兵器!

    刀疤脸没想到丘明阳这么果决,直接就对着他出手了,好在他已做好了应对准备,不然还真会吃一个大亏!

    刀疤脸看着丘明阳攻过来的长剑,面色发狠,右脚后踏一步,溅起了泥土。

    “铛铛铛”

    二人刀剑交集,丘明阳这边略微用力,长剑左划右劈,舞的虎虎生风!

    但刀疤脸这边可就没那么轻松了,丘明阳一出手就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他早已使出全力,现在只不过在苦苦支撑,他没想到来人武功如此之高。

    刀疤脸暗暗发苦,脸色涨的通红,他想求饶,可是丘明阳并不给他机会,丘明阳一招一式接踵而来,他完全没有机会开口说话,所以他现在便想着如何从丘明阳的剑下逃脱了。

    而旁边的二十多人,看到丘明阳和老大刀疤脸交起手来,也有齐齐上前,围攻丘明阳。

    丘明阳出手快若闪电,对着这些围攻之人,往往一剑就能杀伤数人,只因这些人很多都是没有修炼过内功,只练过外家功夫,也有少数打通一两条正经的人,但面对丘明阳高不可攀的实力,也只能饮恨了!

    很快,周围就只剩下刀疤脸和丘明阳了,当然还有那对父女,这其中也不是没有看不清形势,想要逃走的匪徒,但都被丘明阳提前拦住,给秒杀了!

    丘明阳看到刀疤脸那涨红的脸,就知道他已撑不住多久了,遂加大了攻击的力道。

    刀疤脸这边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丘明阳这一加力,他登时坚持不住,被丘明阳一脚踢到胸口,随后丘明阳加快速度,连踢几脚。

    刀疤脸顿时被踢出数米远,口中流出鲜血,空中划过一道血花,随后重重的落在了地方。

    刀疤脸身体抖动了几下,抬了抬手,遂寄落下,就再也一动不动。

    丘明阳为怕他装死,大跨步冲上前,在刀疤脸的心口猛然补了一剑,刀疤脸仍然一动不动,想必是死的不能在死了,即使他之前没死,心脏被刺破也不可能活了!

    丘明阳看到刀疤脸已然殒命,这才把剑合入剑鞘,并上前蹲下身子,去搜刀疤脸的身躯!

    丘明阳右手在刀疤脸腰间胸口划过,在胸口摸到一厚物,丘明阳当即把手伸进刀疤脸的衣服内,从中取出了一本略微有些泛黄的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