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世界光梭 > 第三十五章 一路向北
    虽然丘明阳嘴上叫苦,但他心里明白,这已经是占了天大的便宜了。能用几两银子换来凌楚楚的轻功秘籍,他已经乐开花了,酒足饭饱后,凌楚楚扔给他一本书,就走了。

    丘明阳急忙小心的接住,调转书的方向,使书的正面朝向自己,只见漫游叠影四个大字映入眼帘。

    丘明阳随即把书放在了自己怀里,然后快步向青天药庐的方向走去。

    丘明阳回到青天药庐已然是申时了,他没有多想其他事情,而是直接打开漫游叠影研读起来。漫游叠影通篇共分七层,比游行身法还高了一层,,一但练成这门身法,平时施展起来速度就会因为太快而残留下影子,因此叫叠影。

    丘明阳也不懈怠,直接就是开始修炼这本身法,到了傍晚时分,这门身法他已然练至第二层。速度比起第二层的游行身法倒是快了半层,但第四层的游行身法还是比第二层的漫游叠影身法快了一筹。

    丘明阳整日里在青天药庐苦修,他也知道自己最大的缺点是什么,那就是实战,大量的实战。黄飞鸿世界里的战斗毕竟只是拳脚上的较量,并没有内力过招这般凶险,一个不慎就有可能被对方高深的内力震裂五脏六腑。

    但在这里,很难放的开手脚,所以他要离开青天药庐了,想想还真是舍不得啊,毕竟自己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而且这里还是第一次习练内功的地方,但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自己必须走!

    这一日,阳光格外的明媚,天空格外的蔚蓝,仿佛知道丘明阳要走,提前送行一般!

    丘明阳在晚上已经收拾好一切,武功秘籍已经全部放在了世界珠的空间中,剩下的也就一把长剑,几件衣服了,这些他考虑了一下,还是打算放在身上,自己携带,要是放在空间里,方便倒是方便了,但估计会惹人怀疑,一个出门在外的人,竟然不带行李,这不很可疑吗?他宁愿麻烦点,也不愿意别人对他起疑,从而让别人对他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万一着了别人的道,丢人是小,小命能不能保得住,那就两说了。

    …………

    正午时分,一名身穿劲装的男子,正坐在这间酒楼开怀畅饮,没错,此人就是丘明阳。而四方桌的旁边,则是那把身边的长剑,丘明阳早就给它取了名字,名曰长庐剑,主要为纪念在庐州生活的那段美好时光。

    话说当日,丘明阳向包拯、包拯母亲、凌楚楚他们三人辞行后,就直奔北方而去,因为南方向来都是鱼米之乡,朝廷赋税之重地,往往有重兵把守,而北方大多彪悍之士过多,练武之人众多,当然也就少不了一些打家劫舍之辈。

    所以丘明阳就打算拿这些鸡鸣狗盗之辈,来祭他手中的长庐剑,以此来磨练他自己,从而不产生眼高手低的情况,而丘明阳一路向北也斩杀了不少罪大恶极之人,这一路走走停停,已达一月有余。

    这一个月通过和各种匪类交手,他的清风剑法经过实战才算真正达到炉火纯青,离出神入化也只不过一步之遥,至于御风荡剑也由驾轻就熟练至融会贯通。

    当然内功的修炼他也没有懈怠下来,神虚心法已然修炼到第二层巅峰,十二正经也已打通六条,内功的修为在江湖上已经算的上一方高手。

    而这一路不断施展漫游叠影身法进行赶路,可谓进展飞快,已然练到第五层的境界,就是现在是对上当初的沈良,他也未必就能没有战而胜之的实力,毕竟“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沈良修炼的游方身法比之丘明阳现在修炼的漫游叠影慢了不止一筹,更何况现在他已经练至第五层,他可不是凌楚楚,只会轻功,拳脚功夫却极差的那种。

    这一路行侠仗义,惩奸除恶,救下了不知多少百姓,因此百姓感念他的恩德,就给他取了个名号“北义”。

    这让知道此事的丘明阳是一脸苦笑,他可不想出什么风头啊,毕竟“枪打出头鸟”。不过平时他为人虽然一向低调,但真有事情,他也不是怕事之人,因此北义这个称号传开之后,苦笑过后,他也就坦然接受了!

    他今天之所以来到这酒楼,可不只是吃饭这么简单。只因他听说一伙以李天霸为首的匪徒,在这附近经常拦路打劫,不止把随行财务抢夺一空,且手段残忍,不留活口,滥杀无辜,百姓无不恨的将他们抽皮扒筋,方解心头之恨!至于官府也曾出手剿灭他们,可无奈这伙贼人非常狡猾,行凶至今,竟无人知道他们的巢穴在何处,而他们每次劫掠,都不会留下活口,所以也没有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这才让他们逍遥至今!

    而官府也发出了悬赏公文,但凡能够提供这伙贼匪消息的,赏银五十两,能够砍下李天霸人头者,赏银五百两。这则悬赏一出,立刻引起各路高手前往围杀李天霸,毕竟五百两纹银可是一个惊人的数字,由不得让人不动心啊,再加上那李天霸一伙抢劫的财务肯定远远超过五百两,这么一来大家都把那李天霸当做了一头肥羊,欲咬一口,一时间风起云涌。

    所以当丘明阳听说了这伙匪徒的恶行后,就咬牙切齿,定完铲除这伙害群之马,不过他真是为了百姓才下定决心铲除李天霸一伙,还是因为官府悬赏的五百两和李天霸劫掠而来的众多财宝,才决定铲除李天霸,那就只有丘明阳他自己知道了!

    丘明阳也知道想要铲除他们可绝非易事,匪徒狡猾异常,要不然官府也不会拿他们没有丝毫的办法,而发悬赏公文了!自古酒楼都是消息最灵通之地,所以他才来这里看能不能探听到一些关于李天霸这伙匪徒的消息。

    丘明阳来到酒楼就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在场的众人,发现这些人大多都是身带武器的武林中人。丘明阳想了想也就明白了,想必这些江湖人都是为了赏银和那李天霸劫掠的财富而来,一时间压力大增!

    丘明阳坐在凳子上,表面看来是喝着小酒,吃着小菜,实则他是竖起耳朵,仔细聆听酒楼的谈话,但大多都是一些无用的闲话,突然身旁一桌几人谈论的话题引起了他的注意!

    “三弟,你这次把我们兄弟几人招来有何要事啊?”一名脸上络腮胡子的大汉对着旁边的一人,疑惑的说道。

    “大哥,还有几位兄弟,我这次请大家来,可是为了让大家一起发财的!”那名被那络腮胡子的大汉称作三弟的年轻汉子说道。

    “三哥,你就别卖关子了,我们兄弟都是些粗人,你就直说了吧!一名看面容略有些年轻的男子有些不耐的说道。

    “是啊,是啊,三弟,快说吧!”

    “三哥,你就说吧,快说吧!”

    其他几人明显也有些不耐的催促道!

    那被称作三弟的男子见其他几人有些不耐,也就不再打哑谜了,端起桌上的一碗酒,一饮而尽,随后说道:“众位兄弟应该都听说过,最近在这一带出现了一伙以李天霸为首的贼匪了吧!”

    “当然听说了,据说那李天霸曾是风邪老怪的弟子,武艺极为高强,更是做出了弑师之事,最近纠结了一批江湖败类,在这一带打家劫舍,伤人害命,这件事早已传来,整个江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是三哥,这跟让我们发财有什么关系啊?”其中一名男子说道。

    那被称作三哥的人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被那名络腮胡子被称作大哥的抢先一步,有些惊愕的说:“三弟,你不会是想打那李天霸劫掠的财富的主意吧?那李天霸武艺可是极为高强,就凭我们几人的武艺,去了也是送死的份,你小子还真敢想!”

    “大哥,还有众位兄弟,你们不要误会,先听我说完,我是想打那李天霸的主意,可我也有自知之明,怎可能做这种蠢事?不过现在有人带头,那情况可就不一样了?”那被称作三弟的男子略有深意的说道,说完这话他就停了下来。

    他这一停不打紧,可把旁听的众人给急坏了,丘明阳也纳闷了,这人说到关键时刻怎么给停了?

    其中一名身穿淡灰色长衫的男子站了起来,朝着那三弟急切的说道:“这位兄弟,怎么不接着往下讲了?在座的众位江湖同道可听的意犹未尽啊!”

    “是啊!是啊!”

    “还是接着讲吧!”

    “这位兄弟,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只要你接着讲下去!”

    …………

    “各种江湖同道,小弟也愿意讲下去,只是无奈讲了这许多,实在口干舌燥的,而酒又没了,所以就有些抱歉了!”那三弟面露难色说道。

    丘明阳一听这话顿时明白了,原来这人刚才是故意说到关键得地方停的,因为他知道酒楼的江湖人最爱听的就是这种江湖奇事,再加上所讲内容涉及李天霸那伙贼人,所以故意吊人胃口,以此来换一些酒菜!

    果然,那三弟话音刚落,就有一身穿白色锦袍的俊俏男子,直接豪气的说道:“倒是我等失礼了,小二快快把好酒好菜都给端出来,另外,今日各位江湖同道在此的所有花费,均有我刘某人承担,大家请尽情畅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