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世界光梭 > 第二十九章 学剑
    “包兄弟,不如我们一起去衙门再看看吧!说不定我跟你一起去,你就产生了新的灵感,也就能找到凶手了!”丘明阳劝道,其实他是想趁机向沈良学习剑法,但他嘴上当然不能那么说了。

    在丘明阳的一番话语下,包拯终究还是被说动了,不过主要原因应该还是包拯本来就心系案子。随后二人就一同来到了高丽太子被杀的凶案现场,又一次仔细的检查了房间,可以说还是没有什么重要的线索被发现。而丘明阳也看了看留在现场的那个“杀人十字”,其他的也没什么发现。

    其实丘明阳哪里是认真看了,他在看到包拯此刻在认真检查现场,就想开溜,但这样显得有些不太仗义,包拯一家对他都是很不错的。他想了想,就不好意思的对包拯说道:“包兄弟,真的很抱歉,这里我也没有看出什么来,所以我想出去看看,你看怎么样?”

    “好,好,你去吧!”包拯看都不看的下意识答道,很显然包拯沉浸在找线索的思路中,根本没有细想丘明阳所说的话,他现在是一心想要查出着线索。

    丘明阳看了看包拯的背影,转身就离开了高丽太子的房间,直奔沈良的住所而去。丘明阳刚到沈良住所,就发现沈良正在院中练剑,只见沈良一身劲装,一把长剑握在右手,身姿挺拔,在院中劈来刺去,那凌厉的剑气,丘明阳隔着很远都能感觉到,足可见沈良武艺高强,内功深厚。

    很快,沈良的练剑就结束了,因为他发现丘明阳来了,这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好剑法!沈大哥果然武艺超群,剑法出众!”丘明阳看到沈良停止练剑,就大声喝彩道。

    “哈哈,原来是丘兄弟你来了,我这剑法,不算什么的,如果丘兄弟你要想学,我随时都可以教你!”沈良豪爽道。

    “真的吗?沈大哥你真的愿意教我?”丘明阳激动的问道,由不得他不激动,他来此本来就是为了学习沈良的剑法,他还在发愁怎么才能让沈良教他呢?没想到他还没开口,却听到沈良主动开口教他剑法,不过他不知道沈良只是客套话,还是真心相教,这才不确定的问道。

    沈良当然也听出了丘明阳话中不相信的成分较多,于是微微一笑。

    “那当然了,这还有假,来,我现在就教你,我这套剑法叫清风剑法,共分三十六路,我先给你演练一遍,你跟着学!”沈良说着就真的开始在院中演练刚才的所练的剑法。

    丘明阳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开始疯狂的记忆着沈良演练的剑法!当沈良收剑的时候,他还沉浸在刚才的剑法中。直到沈良笑着对丘明阳问道:“丘兄弟,刚才的演练你记住了几成?”

    沈良的话很显然打断了丘明阳的沉浸,很明显他现在意犹未尽!

    恢复清明的丘明阳直接回道:“记住了大概五六成!”其实他记住了八九成,但他并不想暴露自己的武学天赋,这才对沈良如此说道。

    “哦,记住了五六成,丘兄弟你的武学天赋也算很高了!”沈良惊讶道。因为丘明阳已经是成人了,骨骼早已定型,沈良认为丘明阳武学天赋也就一般,但在他只演练一遍的情况下,就能记得五六,这着实惊艳了一把。如果让沈良知道丘明阳实际记得了八九成,不知会是什么表情?

    随即沈良接着说道:“丘兄弟,来,我再给你演练几遍,你趁此机会,将剑法全部记住!”沈良说完就继续演练了起来!

    “多谢沈大哥!”丘明阳听到沈良如此说,感激的说道。

    随后沈良再次演练了三遍,还准备再继续下去!丘明阳打断了沈良接下来的演练,因为早在演练第二遍的时候,他就已经全部记住了,为了掩盖真相,这才让沈良多演练了两遍!

    沈良听到丘明阳的话语,果然停了下来。将剑扔给丘明阳,接着说道:“丘兄弟,你来演练一遍,我给你指点一下!”

    “多谢沈大哥!”丘明阳接过剑对沈良拱手感激道。

    随后在院中,丘明阳按照自己的记忆,一招一式演练起来。期间沈良几次打断他的动作,用来修正他一些不标准的招式动作,很快一套标准的剑法就这样被他演练了出来!

    沈良又是一通夸赞,丘明阳也很谦虚的回答。随后丘明阳又向沈良问了一些修炼内功的问题,沈良也一一解答!最后丘明阳又不好意思的向沈良要了一本轻身功夫,沈良毫不犹豫的拿出了一本,这另丘明阳又一番感动。

    丘明阳一直不明白沈良为什么这么好心,二人不过才见过几次面,沈良怎么会如此尽心的传他内功和剑法呢?至少他看不出沈良有任何的作伪,这要说是沈良装的,可这也太真实了!

    最后丘明阳对沈良终于提出了他心中的疑惑,:“沈大哥,我们不过刚刚认识几天,为什么你会毫无保留的教我武艺啊?”

    “丘兄弟,你是包兄弟的好友,我和包兄弟也是至交好友,所以我当然也拿你当真心朋友。你愿意学武,我自然会很乐意教的,因为我同样也把你当做我的真心朋友!”沈良没有多做思考就解释道。

    “沈大哥,谢谢你,拿我当真心朋友!从此以后,你沈大哥也是我的至交好友,不,应该说是良师益友!”丘明阳听到沈良如此真诚的话语,略微有些感动的回道。

    丘明阳心存感激的同时,也拿沈良当成了真正的朋友,而不是刚开始那样只是把沈良当成了为了学武而利用的对象。因为他知道沈良是辽国的契丹人,来到大宋就是为了挑起大宋和邻国的纷争,让辽国趁机侵略大宋。所以他对沈良一直存在偏见,只不过把他当成了利用对象,但听到沈良如此真诚的回答,他内心有些愧疚,不管沈良做了什么,他都是自己的好朋友,至少他对自己是真诚的。

    两人对视一眼,相继握住对方的手掌,哈哈大笑。随后就搬来酒坛畅饮了一番,两人的笑声在清风的引导下,传出很远,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