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世界光梭 > 第二十三章 衙门破案
    东方刚刚泛起了鱼肚白,雄鸡报晓的声音就传来,朝霞的第一道阳光射入屋内。

    “包大娘,包公子,陆浦头有请!”一道听起来有些急切的声音传入正在后院练武的丘明阳耳中。

    “又是验尸吗?大清早的就扰人平静!”只听包拯的母亲不耐的答道。虽然嘴上有些不耐,但她手里收拾东西的动作却明显加快,可见还是打算去的。

    听到“验尸”二字,丘明阳也停下手里接下来的动作,准备跟着去看看。

    丘明阳赶紧从后院跑出来,对包拯的母亲恳求道:“伯母,我也想去见识见识,不如带我一起去吧!”

    “阿阳,你也对这类事情感兴趣?”包拯的母亲疑惑道。

    “这是自然了,伯母,我也学过两年中医,可是时日太短,伯母你医术精湛,赠医施药,又擅长验尸,整个庐州,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所以,我当然希望能跟着伯母多学点医学上的知识了!”丘明阳拍着包拯的母亲马屁说道。

    “好了,阿阳,就你会贫嘴,你这么拍我马屁,我要是不让你一块去,倒显得我很小气!既然如此,那好吧,你就跟我一起去吧,以前都是我家那个臭小子跟我一起去的,不过现在天刚亮,那个臭小子平时就爱睡懒觉,现在还在呼呼大睡呢,正好你陪我一起去,要是这个黑炭头有阿阳你一半勤快就好了!”包拯母亲提起包拯有些无奈的说道。

    “伯母,此话也不尽然,包兄弟聪明绝顶,只不过贪睡了会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丘明阳看到包拯母亲的样子,劝解道。

    在那前来传话的衙差的带领下,二人很快就来到了县衙。

    “阿阳,这位是县衙的陆捕头!”包拯母亲伸出手朝向一个穿着衙差制服的人,向丘明阳介绍道。

    “陆捕头,你好!”丘明阳拱手对陆捕头礼貌的说道。

    “陆捕头,这位是我儿包拯的至交好友,现寄居在我家里,叫丘明阳,这次过来随我涨涨见识!”包拯母亲拉着丘明阳的胳膊向陆捕头介绍道。

    “原来是丘兄弟,在下有礼了!”陆捕头看着丘明阳,向丘明阳拱了拱手,客气的说道。

    “包夫人,大清早的叫您来,打扰了您的清修,真是不好意思,不过是人命关天,这才……”陆捕头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我知道的,放心,我不会介意的,要不然我也不会一听到你派人传话,就这么快赶过来了,闲话少说,我们还是赶快先验尸吧!”包拯母亲一挥手打断了陆捕头的解释,直接说道,很显然这种事不是一两次可,包拯母亲看来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对,对,先验尸!”陆捕头一拍脑袋,醒悟过来,有点神经短路的说道。

    “包夫人,这就是死者,您快来看看!”陆捕头指着地上的尸体说道。

    包拯的母亲掀开盖着尸体的白布,从头到脚,仔细的检查了死者,还未开口,丘明阳就上前打断,对包夫人说道:“伯母,我也想学习一番,不知可否让我也看看?”

    “那好吧!”包拯母亲扭头看了看丘明阳,欣慰的说道。

    得到了包拯母亲的同意,丘明阳随即上前,先是看了看死者的脖子,除了有明显的勒痕外,还有能看出来的掐痕。又仔细检查了死者全身包括死者头颅,并没有锐器之类攻击留下的伤痕。当看到死者嘴角时,他愣了愣神,死者嘴角有明显的残留物,就拿过包拯母亲手里的白布,蘸了蘸那残留物,放在鼻前闻了闻,发现是牛黄天麻散的味道,牛黄天麻散,主治肾中风,腰脊疼痛。他仔细想了想,现在基本可以断定死者是被掐住脖子窒息而死,绝不会是自杀,凶手想要掩饰死者被掐死的事实,不过很可惜,这个凶手根本不懂得伪装,稍微聪明一点的估计都能看的出来,也就能瞒的过陆捕头这种神经大条的人!

    包拯母亲看丘明阳检查完毕,就问道:“阿阳,你觉得死者是怎么死的?”

    “回伯母的话,经我检验,我认为死者是被谋杀的,死者是被人掐住脖子导致窒息死亡的!”丘明阳恭敬的回答道。

    “不是自杀吗?”陆捕头望着丘明阳惊愕道。

    “当然不是自杀了,死者是被谋杀的,陆捕头,你来看看死者的脖子,勒痕下面有明显的掐痕,而且还有两个角,而且死者生前还服用过牛黄天麻散这种治疗肾中风的药物,如果真要自杀,怎么会多此一举呢?”丘明阳对陆捕头解释道。

    “那既然是他杀,依路兄弟之见,谁会是凶手呢?”陆捕头疑惑道。

    “凶手当然是他了!”丘明阳用手指向死者的夫君,大声的说道。

    听到此话,那死者的夫君,双腿明显一抖,哆嗦道:“我没有杀她啊!我昨晚跟下人一起去乡下收租子去了,听到夫人的死讯,这才赶了回来!”

    “你说谎,你去乡下收租子刚刚才赶回来了,可是我看你全身一尘不染,分明是一直呆在家里,再看你手上带了个玉扳指,跟死者脖子上掐痕的两个很吻合!”丘明阳走到那男人面前,猛的抬起他的胳膊,将他手上的玉扳指暴露出来,不屑的对那男人道。

    陆捕头听了丘明阳的解释,又看了看那男人手上的戒指,随后命令道:“原来你就是杀人凶手,快将他抓起来!”

    “这次能这么快破案,这是多亏丘兄弟了!”陆捕头对着丘明阳感激道。

    “不敢当,只能说这人作案手法很拙劣,这才被我看出破绽来,其实伯母她一早就看出来了,只是有我代劳了。”丘明阳解释道。

    “阿阳,看来你很有这方面的天赋啊!”包拯母亲看着丘明阳欣慰道。

    “不管怎样,这次真是多谢你们了,以前有你们母子,帮我们破案,从今以后,我看又要多一个丘兄弟了!”陆捕头望着二人,高兴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