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世界光梭 > 第七章 梁宽
    丘明阳心中知道十三姨早就对黄飞鸿,心有所属。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不过自己也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只是单纯的欣赏罢了。

    “师傅,西方的礼节是握手,你跟十三姨握个手吧。”丘明阳知道黄飞鸿对西方的事情不太了解,为了避免黄飞鸿接下来尴尬,所以提前提醒了黄飞鸿。

    干舅公也在一旁打岔帮衬道:“是啊,飞鸿,洋人的见面礼就是握手。”

    话音未落,干舅公就拿扇子指向丘明阳,疑惑道:“飞鸿,他是谁啊,以前没见过他啊?怎么喊你师傅?”

    “干舅公,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一年前新收的徒弟,名叫丘明阳。干舅公,你叫他阿阳就行了!”黄飞鸿听到干舅公提到丘明阳,眼神中就流露出满意之色,拉着丘明阳解释道。

    “干舅公,您好,在座的乡亲们,大家好,大家叫我阿阳就行!”丘明阳赶紧出来,跟大家打了招呼。

    随后黄飞鸿与十三姨和她的洋人朋友相继握了握手。期间黄飞鸿一脸尴尬的笑容,很显然,虽然丘明阳已经解释了握手,可是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一时半会是适应不了的!

    随后,干舅公拉了拉黄飞鸿和丘明阳衣袖,高兴的说道:“飞鸿,阿阳,你们快来,我们和鸟一起照个相,大家高兴高兴!”

    丘明阳和黄飞鸿相继对望了一眼,也非常高兴,面露笑容的齐声说道:“好!”

    丘明阳知道接下来十三姨会把相机用的镁粉放多,导致向前喷火。他也知道有黄飞鸿在,干舅公是不会有事的,但看电影和真在场那可是两回事,所以他就站在干舅公的旁边,时刻准备着,以防止发生一些不可挽救的意外。因为这时候这种洋玩意儿能照到的范围有限,所以他就挤在了在干舅公旁边,就这样将就着。

    随着十三姨喊:“预备,一,二,三,开始 ! ”照相机喷的火还没到,黄飞鸿就一脚将干舅公的椅子踢开,而丘明阳早有准备,也快速往旁边移去。黄飞鸿的反应和丘明阳相差无几,但丘明阳是事先知道,而黄飞鸿是随机而动,谁高谁低,一目了然!

    再看中间的那只鸟,已被烧的半熟了,丘明阳赶紧对干舅公说道:“干舅公,你没事吧?”

    “还好叫你们来了,不然,我就跟那鸟一样了。”干舅公一脸惊魂未定,拍了拍胸口,庆幸道。

    黄飞鸿也接着劝诫道:“这种洋玩意儿太危险了,以后还是不要再玩了。”

    紧接着干舅公就拉着黄飞鸿到一边,附耳低言道:“飞鸿啊,过两天我就要走了,十三姨他去了两年英国,就整天吵着要回佛山来,这也好,省得他跟那些洋人天天混在一起,你帮我看着她。”

    “看着她?”黄飞鸿惊呼道。随后左右扭头,在身后看到十三姨面露微笑,黄飞鸿也跟着笑了,两人对视相笑了一会儿。

    …………

    自从十三姨回来后,黄飞鸿就时而不在宝芝林,都说热恋中的男女最喜欢腻在一起,这话果然不假,就连一向面容严肃,律己律人的黄飞鸿都陷了进去。但丘明阳他自己并不关心这些事情,他只关心自己练武的事情,所以他依然不停地在后院练武,而牙擦苏还是在看那些医书,至于凌云楷不知道在干嘛呢?

    练武累了,丘明阳也会放松一下,但不是去玩,他现在对时间扣的很紧,而是会去和牙擦苏在一起看看医书,学习中医,以此来丰富自己的医学知识。毕竟习武之人,难免日后打打杀杀,学习医术并非坏事,不一样什么时候就用上了,所谓技多不压身,正该如此!

    “有人在这儿吗?我来找黄师傅的,有人在吗?”

    丘明阳正在和牙擦苏一起聚精会神看医书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叫门声。

    “阿苏,我去看看门外是什么人在叫门?”丘明阳放下手中的医书,对牙擦苏说道。

    “好…好的…你…你去…吧!”牙擦苏结结巴巴地说道。

    还没走到门口,就见那人已推开门进来,只见一年轻人戴着一顶竹编帽,身后背着一担柴,正站在大门内!

    丘明阳一看此人模样装扮,就猜到此人应该就是梁宽,不过,他还是说道:“这位朋友,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我是刚从梅县来的,我叫梁宽,我是来向黄师傅拜师的!”梁宽看到丘明阳从宝芝林出来,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高兴的说道。

    “那你来的不太凑巧,我师傅他现在不在这儿,他出去办事了!”丘明阳看到梁宽脸上露出的笑容,虽然知道如实回答梁宽,梁宽肯定会不开心,但他并不打算骗他?

    果然,听到丘明阳的回话,梁宽满面春风的脸上顿时晴转多云,面露失望之色,随之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抬头望着丘明阳,期待的问道:“那黄飞鸿什么回来?”

    “我师傅晚上就会回来的,你放心,等他回来,我会向他禀报你想拜师的事情,你明天再来拜师吧!”丘明阳看到梁宽失望的面容,也有些同情,随即坦诚道。

    丘明阳心里清楚,梁宽这个人本性并不坏,只是中间走了一些弯路。所以他打算帮他一把,让他少生一些坎坷。毕竟最后他还是拜了黄飞鸿为师,只是中间多了一些变故!

    “那多谢大哥了!”梁宽本以为拜黄飞鸿为师没希望了,正打算回去呢,没想到峰回路转!随即望着丘明阳露出了感激的眼神。

    “你叫梁宽是吧?说不定我们以后会成为师兄弟呢,不如你进来歇息一下,喝杯热茶?“丘明阳看到梁宽眼神充满了希望和感激,又见他头上出汗,就想让他进屋休息一下,毕竟以后还是师兄弟,提前打好关系,没什么坏处,说不定以后还能用得着!

    梁宽推辞了一番,但在丘明阳的坚持下也就顺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