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世界光梭 > 第三章 黄飞鸿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很快车子就行驶进了一个安静的巷子之内,停在了一间院子的门前。

    “公子,宝芝林到了”那中年汉子说道。这话语之声打断了丘明阳的回忆,他很快就是从愣神之中恢复了过来。接着说:“哦哦,我知道了,谢谢!”付过钱后丘明阳就站在院子的门前细细打量。

    院子的院门并不算大,但也算恰到好处了,门前两座威猛的石狮子卧立两旁,大门上红漆已经有部分掉了,这显得有些陈旧。大门前的两侧,一副对联印在墙上“但愿世上人无病,宁可架上药生尘”,从这幅对联就能看出黄飞鸿的人品了,绝对是宅心仁厚,平易近人。虽未见面就已对黄飞鸿好感大增。大门的正上方则挂了一扇牌匾,上书三个大字——宝芝林。

    丘明阳他随即就是整理了一下自己全身的衣服,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就步履安详的走到了宝芝林的门前,轻轻的敲了敲大门。

    他刚刚敲完大门,只听院内立刻就是有一年轻人的声音传来,“谁啊,牙擦苏,快去开门。”

    微等片刻,只听大门“咿呀”一声,一个年轻的小伙就走了出来。

    “请…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年轻人结结巴巴地说道,看到丘明阳之后稍微一愣,随后问道。

    丘明阳上下大量了一下这个年轻人,听他说话结结巴巴,又见他的暴牙,哪里还会不知道,此人就是黄飞鸿的徒弟之一牙擦苏。

    于是,丘明阳他当即就是上前了一步,对着牙擦苏,抱拳说道:“你好,这位兄弟,请问黄飞鸿黄师傅在家吗?”

    “在…在的,不知…不知你…找我…师傅…什…么…事?”

    随后,牙擦苏略微打量了一下丘明阳,感觉他彬彬有礼,因为丘明阳并没有因为他的结巴而露出那种讨厌的眼神,心里不由对丘明阳的印象良好。

    看着牙擦苏,丘明阳心里默默自语。心里回想起黄飞鸿的电影,牙擦苏在黄飞鸿电影里很多次都是以龙套的身份出现的,也不知道这里究竟是哪一部黄飞鸿。不过他也没有纠结这个,不管是哪一部黄飞鸿,黄飞鸿的实力都是毋庸置疑的,而且自己已经是来拜师了,再去多想,也没有多大的意义了,当下便是拱手道:“在下丘明阳,刚从外国留学归来,刚刚来到佛山没有多久,就听闻黄师傅医武高超,因此我是慕名而来,特来拜师学艺的,烦劳兄弟代为通传。”

    “哦,你…你是…来…拜师…的?”牙擦苏听闻丘明阳是来拜师学艺的,明显一愣。随后就赶紧向院子内跑去,同时大喊道:“师…傅,师傅,有…人来…拜师…了!”

    “阿苏,你喊那么大声做什么,都吵到病人了。”屋内传来一句颇具威严的声音。

    而丘明阳也趁此机会进入到了院子,他并没有来得及去打量这院内周围的环境,因为从这个时候从屋内已经是走出了一位面容和善,却又不失威严的汉子。此人步履如飞,形态儒雅,丘明阳大眼一看,便知此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黄飞鸿,因为这种气质是别人所模仿不出来的。

    丘明阳他立即就是小跑到黄飞鸿的面前,当即跪倒,“黄师傅,弟子丘明阳诚意拜师,还请师傅收我为徒。”

    “不可,不可!”黄飞鸿一脸诚恳的扶起丘明阳。然后诚恳说道:“看先生一表人才,又曾出国留学,我黄飞鸿何德何能,又如何能收先生为徒,若不嫌弃,大家以后一起交流交流也就是了!”

    “黄师傅,整个广东谁不知道,黄师傅您医武高绝,又医德高尚,宅心仁厚,救济穷人,不收分文。弟子出国留学也学了些粗浅医术,在外国,那些外国人并不把我们中国人放在眼里,弟子并不想再受侮辱,所以就回到了国内,偶然之间听到了黄师傅您为国为民的英雄事迹,所以弟子特来拜师,还望师傅能够收下我这个弟子。”

    说着丘明阳又当即跪下。而旁边的另一年轻人听到丘明阳态度诚恳,又说是出国留学回来的,心里就很高兴,没想到师傅这么有名,若是做了他的师兄岂不很有面子。这样想完后,他一个箭步就端起桌上的茶杯,递给丘明阳,说道:“师弟,快给师傅敬拜师茶。”

    “是……啊……!”牙擦苏也说道

    丘明阳见此,赶紧接过茶杯,向黄飞鸿敬去:“师傅,您请喝茶!”

    黄飞鸿见此,看丘明阳一脸诚恳,面容朴实,不似心术不正之人,再加之曾留学外国,就接过拜师茶,对着丘明阳说道:“既然如此,你这个徒弟,我就收下了!”

    丘明阳听到此话,心中狂喜,道:“弟子邱明阳拜见师傅!”

    “原来你叫丘明阳,我就叫你阿阳了,阿阳,快快请起!”

    “弟子谢师傅!”丘明阳欢喜道。

    “来,阿阳,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我的二徒弟,名叫凌云楷。”黄飞鸿用手指着那个刚才替丘明阳端拜师茶的年轻人。

    “原来他就是凌云楷!”丘明阳暗自想道,还没来得及细想。

    黄飞鸿就指向牙擦苏,有点愧疚地说道:“这是我的三徒弟林苏,因为阿苏主要是跟我学跌打医书的所以我并没有传他武艺!”

    “师弟丘明阳见过两位师兄!”丘明阳向凌云楷和牙擦苏拱手道。

    “师弟,不用客气,至于牙擦苏这个假洋鬼子,你叫他牙擦苏就行。”凌云楷赶忙说道。

    “阿楷,怎么说话呢,阿苏他是你的师弟,你怎么老是叫他假洋鬼子。”黄飞鸿生气道。

    “没…事……的……师…傅,阿…阳…你…你…叫…我…牙…擦…苏…就…行!”牙擦苏赶紧说道。

    “三师兄,这怎么能行的。”

    “没…事的…大家…都…这…么…叫。”牙擦苏对丘明阳说道。

    丘明阳于是不在纠结称呼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