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从练习生到影帝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对不起,魏邺
    淑华迷糊着揉着眼睛醒了,入眼的并不是白茫茫的冰雪,而是这几天才刚刚熟悉的豪华卧室天花板,其实也没有很豪华样子,但是相比较于她之前的家里天花板,这里的天花板确实有够豪华的。

    四下里看看,才发现自己已经回来了。自己是怎么回来的?淑华脑袋上冒出黑人问号,突然她想起来自己好像在叶霖的背上睡着了........想到这里,淑华脸蛋忽然红了红,她突然下意识的检查自己衣服是不是还在.........唔,还在。她放松了下来,这时,一个声音响起来。

    “你这脑回路,有够长的。”叶霖双手抱胸,靠在门边,脸上带着笑意。

    淑华起先还不理解,随后想明白自己刚刚的动作,脸一红,狡辩道:“要你管,我没有乱想!”

    叶霖道:“赶紧洗个澡换衣服,下来准备吃晚饭了,现在已经七点钟了。你可真能睡,一睡就是三个多小时。”叶霖笑着关上门。

    “哦”淑华起身,走向卧室里面的卫生间。

    叶霖下了楼,叶玫已经将饭菜摆好在桌子上,电视上正在播放昨天的春晚,正是叶霖演唱的那一段。

    “淑华醒了?”叶玫拿着平板,坐在沙发上。叶霖点点头,随后挨着他妈坐下。

    “你小时候我怎么没发现你还有音乐才华。”叶玫摸着自己儿子的耳垂,好奇问。

    叶霖拿起桌上的葡萄丢进嘴里,说道:“我小时候你关注过我么,每天除了赚钱就是赚钱。”

    叶玫黛眉一蹙,另一只手放下平板,两只手揪着叶霖的头发,胡乱的揉着他的脑袋,说道:“不赚钱你小子能这么悠闲么,还怪我,再说了,我叶家可没有音乐细胞,你小子是不是当初接生的时候被你二姨抱错了。”

    叶霖好不容易脱离自己老妈的魔爪,整理自己发型,说道:“怎么可能,二姨家的医院当时不是戒严了么,怎么可能抱错。”

    “也是。”叶玫点头。然后她拿起平板,指着上面的陈瑶瑶问:“她是不是你女朋友?”

    闻言,叶霖看见平板上面的照片顿时心里一慌,但是表面还是强装镇定道:“一起演个戏而已。”

    “你没承认,但是也没否认,我可以认为你们两个互有好感么。”叶玫双眼忽然变的犀利起来。

    叶霖这时候有点慌了,他担心自己妈妈是不是让人去调查了。因为那么多的女星,为什么自己妈妈偏偏选中了陈瑶瑶,这也太过于巧合了吧,他心里希望自己妈妈不知道那三百万的事情。

    “就算她是我女朋友又怎么样,我已经成年了,可以谈恋爱了。”

    “哦,二十岁的毛头小子也敢说自己成年了,毛长齐了吗?”叶玫调侃。叶霖脸黑了黑,拉长声音:“妈!”

    叶玫道:“你是我吐了八九个月生的,骨头都是我的,害羞什么。”

    叶霖不说话了,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春晚。叶玫拉着他的耳垂,说道:“你小子懂什么叫责任么,你敢学裴桐那个小王八蛋我打死他。”

    叶霖嘴角抽抽,这是什么鬼才逻辑,不是应该打死我么。叶玫关了平板,说道:“小魏最近有和你联系么?”

    “小魏?”叶霖一愣,被自己老妈这样突然改变话题搞的有点懵,反应过来小魏就是魏邺之后,他摇摇头。

    叶玫点头道:“那就对了,你坑惨他了,他按照你的方法去追求那个女爱豆,被老魏抓回去吊起来抽了一晚上,辛亏他皮厚没死,不过一个月是下不来床了。其实和你也没有多大关系,你给他的那本书只能算是增长了你魏叔的怒气,主要还是他自己作死,放着其他集团的千金名媛不要,非要追求一个爱豆。要不是你魏叔只有一个儿子,他肯定死定了。”

    对不起魏邺,我错了。叶霖闭上眼,心里默默给远在加拿大的魏邺道个歉,祈求他挺过去。希望魏叔手下留情,最好把魏邺抽的一年下不来床,不然那小子肯定找我麻烦。

    “哎呦,那叫一个惨哦,我当时就在现场,小魏也够种,一句话不吭,愣是不承认你坑了他,被你魏叔拿着皮鞋啪啪的抽脸,你魏叔一边打一边问他还装不装霸道总裁了。你猜小魏怎么说?”叶玫摸着自己儿子的脸。

    你猜旅长怎么说..........唉,不对,为什么这时候还能走神。

    “咋......说的。”叶霖干巴巴的问。

    叶玫道:“我就是霸道总裁,我没有装!”

    叶霖:...............魏邺,你白痴啊,混蛋,你从小肯定把情商的天赋点全点进了经商的天赋点上,真傻瓜。叶霖不由得泪流满面,他能想象到魏邺什么下场了。

    “当时你魏叔气的脱掉了另一只鞋,两只手轮流‘啪啪’的往小魏脸上招呼,当时就把脸给抽肿了,哎呦,原本一个只比你丑一点点的小伙子,啧啧啧,顿时就变的和猪头一样认不出来。不过他不愧是我给你安排的助手,嘴硬的很,就是不暴露你,半个字都不说,还一直强调自己承包了鱼塘。”说到这里,叶玫不是很理解道:“这个承包鱼塘是什么梗,你们年轻人的黑话吗?”

    叶霖没有回答自己妈妈的话,心中顿时觉得对不起魏邺,两只手轮流抽嘴巴,魏叔的皮鞋质量,魏邺嘴抽烂了皮鞋也不会烂,对不起,魏邺。叶霖心中无限后悔,无限自责,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不让我去看一眼。

    “魏邺没事吧。”

    “放心,不都说了他是你魏叔唯一的儿子么,不会打死,不会打残,你魏叔从小抽他抽习惯了,力度掌握的很好,已经在医院休息了,前几天的事情,正好是我去接淑华的时候,现在应该不用吃流质食物了。”叶玫轻描淡写道。

    叶霖低头,魏邺,你为革命做的贡献我记住了。

    这时候,叶玫忽然脱掉拖鞋,叶霖见此下意识的闪到另一张沙发上。叶玫哈哈大笑,道:“小子,我不抽你,但是你要记住,你要是想学小魏呢,可得好好考虑。”

    “妈妈,你怎么也像那些电视剧里面的富家家长一样不通情理,用有色眼镜看人。”叶霖反驳。

    叶玫道:“不通情理?嗯哼,随你怎么认为,但是你想好了。”她用拖鞋点了点叶霖。

    “那我以后每合作一个女星,你是不是都要去调查她是不是我女朋友,无聊。”

    叶玫道:“我没那么大功夫,就是警告你别学裴桐那个小王八蛋,别像小魏一样的笨。”

    闻言,叶霖心中松口气,辛亏不是故意调查的;“放心吧,我也不喜欢桐桐哥那种滥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