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从练习生到影帝 > 第三百三十二章 俺是表哥
    叶玫微微沉默,随后缓缓颔首,算是承认了。

    Sali顿时急道:“那少爷也知道了叶家和陈家之间的事情吗?”

    叶玫摇头说道:“怎么可能,我没告诉他。再说了,年初的时候我和他约定好了,我不说他不准问,我家霖霖是个好孩子,他没有问多余的事情。我只告诉他,淑华那孩子是他表妹其他的就没了。”

    Sali无语,都这时候了,您还要夸少爷,真的是够了。

    “可是,您这样还能瞒多久呢。叶淑华是他的表妹,万一他要是问起来叶家的事情……该怎么办?”Sali担忧道。

    叶玫转身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逐渐亮起来的灯光,她淡淡道:“有时候,最黑暗的地方不一定是最能藏住秘密的,最亮的地方反而可以,越亮的地方反而越不会让人注意。”

    …………

    “哥?”

    叶淑华小脑袋顿时摇的和破浪鼓一样,两只白嫩的小手揪着被子,挪到床的另一边,警惕的看着叶霖,要不是不远处还有一个人,她现在估计已经要大喊大叫了。

    唉,不对,那个人说不定也是他的同伙,万一他要是对我做禽兽的事情……

    想到这里,叶淑华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为什么不听妈妈的话,要一人跑去H国,做什么爱豆,这下好了,爱豆没做成,自己完了。这个人长的挺帅的,没想到是个禽兽。

    报警?

    没电话啊。

    等等,我刚刚睡了那么久,他是不是对我……叶淑华又哭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叶霖,眼泪流个不停,像个病美人一样。

    她害怕的蜷缩成一团,两只小手死死拽着被子,她已经能够脑补出待会面前这个长的像禽兽一样的人要对自己做禽兽的事情,我才十六岁啊,不公平。

    叶霖一脸懵逼的看着已经哭湿了被子套的叶淑华,他只是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说了一句以后要叫哥,他好像没做什么其他的举动吧。为什么这孩子吓成这样,还有,这孩子看自己的眼神为什么这么奇怪。

    难道熬夜了变丑了?

    叶霖摸了摸自己下巴,对面的叶淑华立马吓的一抖。

    这禽兽,和电视剧里面的动作一模一样,他一定是在想着那些东西,他一定是。

    禽兽!

    “你没事吧,生病还没好吗?还是又发烧了?不对啊,那个药没问题的。”说着,叶霖又伸手想要去测量一下她的体温。

    砰!

    叶淑华吓得倒退,但是她原本就在床沿,再次后退的时候直接抱着被子滚到了地上。

    “啊!哎呦!”叶淑华发出一声惨叫,抱着被子滚到墙角,十分警惕的看着保持伸手动作不变的叶霖。

    “怎么了?”这时候蔡蝶醒了,两只眼睛通红,她昨晚夜里时不时看看淑华的烧退了没有,直到三四点钟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她一转头就看见叶霖,还有已经滚到墙角的叶淑华。

    她站起来,走到叶淑华那边,打量两个人,奇怪道:“你们两个怎么了?淑华你怎么掉地上了,快起来,回床上,刚刚退烧。”

    叶霖满心疑惑,根本不明白为什么表妹这么害怕自己。

    我又不是慕容复。

    “你是谁?”叶淑华问蔡蝶。

    “我?我是公司的代表,你叫我蔡姐就行了。”蔡蝶沙哑着嗓子说道。

    “你骗人!我去的是H国公司,你是Z国人。”她看了看叶霖,说道:“你们两个人到底是谁?”

    蔡蝶翻翻白眼,小丫头,谁规定H国公司不能有Z国老板。

    叶霖对着看过来的蔡姐耸耸肩,很明显,这孩子非常的小心,自己只是想看看她有没有发烧而已,她就跑的比兔子还快。

    为了不和这个认死理的小丫头打嘴炮,随后蔡蝶叫来朴成元,终于成功的证明了她与叶霖的身份。

    叶淑华坐回了床上,现在有点尴尬,自己刚刚把公司的两个代表当成了不法分子。

    叶霖看见她的小手有点不安的搓动,心中了然这孩子在担心什么。

    “淑华啊,你小时候经常得这种病吗?”

    她点头,道:“嗯,小时候经常这样,我平时生病打点滴是从来不用葡萄糖注射液的。抱歉,我没有及时告诉你们,让代表还有老师担心了。”

    果然,表妹没错了。

    叶霖想伸手摸摸她小脑袋,但是她下意识的缩了缩头,叶霖尴尬的收回手,说道:“你是不是晚上睡觉没有盖好被子受凉了,这病只有受凉才会有的。”

    “才不是呢!”叶淑华噘着嘴,随后不可思议道:“代表是怎么知道受凉了会有这个病啊。”

    叶霖道:“叫哥哥!”他一脸的认真。

    叶淑华愣了愣。

    叶霖尴尬笑笑,说道:“公司里面的练习生都叫我哥哥的。”

    他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突然多了个表哥?证据呢?

    总之,表明身份会很麻烦,牵扯到很多的东西。

    “我才不要呢。”叶淑华小朋友一甩头,一脸的嫌弃。

    蔡蝶量了量她的体温,发现已经恢复正常,心里松了口气,随后道:“我去补个觉,你好好看着她,明天咱们再回公司吧。”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她终于可以放心了,这种越输液,发烧的度数越高的怪病她实在是没见过,把她吓的不轻。

    蔡蝶走了,朴成元也回去安排那些练习生了。于是,房间里面就剩下了叶淑华和叶霖。

    “喂,我要休息了,代表你先走吧。”叶淑华偷偷望了一眼沉默的叶霖。她心中暗暗惊讶,这个人认真看起来真挺帅的。

    过了一会儿,叶淑华正准备再次提醒叶霖的时候,他忽然转头,说道:“你还是叫我哥哥吧,她们都是这么叫的。”

    叶淑华:…………

    现在人长的好看就可以强制命令别人叫哥哥么,这个人看起来好傻啊,笨蛋唉,两个人又不认识,凭什么要我叫你哥哥。

    “不要!”叶淑华小朋友是个有原则的孩子。

    “为什么?”叶霖问出了白痴三个字。

    要是高卓在现场,他肯定把现在已经失了智的叶霖记录下来,整个一白痴啊。

    “我为什么要叫你哥哥?”叶淑华小朋友反问。

    “额…………”叶霖无法开口,她这句话问的好有道理。

    凭什么?

    她又不知道自己和她的关系,该死的,刚刚被鬼附体了么。

    玛德,叶霖真想掀了桌子,讲一句:“表妹,俺是表哥啊!”

    不过,这话听的很奇怪。

    叶霖整理情绪,说道:“不好意思啊,失态。”

    看着叶霖一脸的尴尬,她心里倒也觉得好笑,遂道:“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知道我的那个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