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从练习生到影帝 > 第三百零三章 你果然是狗
    “你认识那两个人?”

    红牌13号房间里面,一张球桌摆在中央,两旁放着巨大的酒架,摆满了红酒。叶霖坐在圆桌旁边,电脑屏幕上面显示的就是刚刚发生的事情。高卓穿着短袖,靠在墙上,双手抱胸。

    听见叶霖说话,他冷笑道:“其中一个叫刘月的,那可是相当有名的老司机,著名的艺校公交车,玛德,我居然刚刚和她在一间教室里面听课。”

    “呸!恶心。”

    叶霖从那两个人一开始跟踪的时候就知道了,本来想直接甩掉她们,可是将事情告诉高卓之后,这家伙让叶霖将她们吸引过来,打算好好整整她们。

    本来按照高卓的原计划么,嗯,那两个女孩子估计要受到不小的精神打击。叶霖让高卓赶紧将人弄走,他没心思看这种无聊的恶趣味。

    转念一想,叶霖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刚刚高卓那一番话要是从别人嘴里冒出来,他觉得可能没什么问题,但是高卓说出来问题就大了。

    “你也有资格说别人是公交车,你自己呢?”叶霖反讽他道:“再说了,这种女人不是最对你胃口么,反正你不讲究口味。”

    高卓继续道:“听几个上一届的说过,这女的浪的很,属于天生的贱种。对了,那个女的还兼职拉皮条,相信不久之后,又一个艺校鸡即将诞生。”

    说到这里,高卓摸着下巴,郑重其事道:“我对那个杨雨萱还挺感兴趣的,有一次上体育课,我亲眼看见她的小蛮腰比A4纸还小,尼玛的,当时老子差点没绷住直接飙血。你知道么,我绝对没骗你,卧槽,简直绝了。”

    叶霖一脸无语的看着正在YY的高卓,这人现在脑子里面怎么总是一副神经病样子,真想抽他。

    想到这里,叶霖两只手“咚咚咚”的敲击桌子:“哎哎哎,可以了啊,注意你口水,你个土财主,想要什么女人砸钱搞不来,还要等人家良家女自己堕落?”

    闻言,高卓嘿嘿一笑,贱贱的说道:“你知道什么,这是情趣。”

    叶霖眯眯眼,这人现在无药可救已经。

    “行了,别说那个什么公交车刘月,也不要再提A4腰即将堕落,那是别人的事情,我不想管,也管不着。咱们好好聊聊你出卖我的事情。”

    叶霖缓缓站起来,两只手插在裤兜里面,走到高卓身前站着。

    “说清楚,为了一个女人,你把我的消息出卖给周桐雨,你相当可以啊,下次是不是你也会把我的消息卖给其他的人。”叶霖冷着脸。

    “那件事情你不是在电话上骂过我了么,当时我都不敢回嘴,要是你气还没消,现在你打我一顿吧。”高卓摆出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架势,说道:“事情已经做了,我再怎么说都没用了我知道,你要是觉得打我一顿你能消消气,你来吧。”高卓闭上眼睛,死死的咬着下唇,那样子,看起来好像要被人霸凌一样。

    玛德,他这姿势,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要怎么了他。

    叶霖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事情已经做了,我也骂了你。好像真的没什么办法了,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

    闻言,高卓缓缓睁开眼睛,他嘴巴正准备咧开大笑。

    “砰!”

    一声闷响。

    这位突如其来的爱是怎么回事?

    高卓的嘴巴凝固了,随后他像一只受惊的虾子一样,缓缓弯上自己的身体。

    叶霖一拳打在高卓的肚子上,后者瞳孔微微震颤,一只手抓住叶霖的手臂,忍受着肚子上传来的剧痛:“卧槽,你来真的。”

    他没想到叶霖居然突然出手打他,而且还先手这么重,丝毫没有放水,他现在感觉自己的肚子痛的快要扭曲在一起,肠胃里翻江倒海,只要他再用点力,高卓感觉自己就可以吐出来了。

    叶霖缓缓附耳说道:“舒服了”。高卓脸庞肌肉抖了抖,随后脸上露出无奈的苦笑。

    不打这家伙难消自己心头之恨,虽然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周桐雨那边自己也解释好了,但是一和这混蛋见面立马就想到他出卖自己的事情,难以忍受。

    刚刚这一拳打过去真是神清气爽,感觉整个人都轻快不少,郁结在体内的气息得以通畅。

    收回拳头,叶霖轻吐口气,说道:“行了,咱们可以聊聊了。”

    说罢,他走到台球桌旁,拿起杆子,弯下腰,摆好姿势,球杆尖对着白球,后面是金字塔阵型的各色球。

    砰!

    白球直线快速撞出,撞击在金字塔尖端,然后各色的球四散飞出,撞击在各个球桌边角。

    叶霖抱着球杆,面无表情的看着高卓。基友好几年了,他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和高卓怎么怎么样,只不过心里面不痛快是真的,打完他心里的疙瘩也就没有了。

    高卓一只手捂着肚子,坐在椅子上,说道:“草,你真下手打我,还这么重,没爱了。”

    叶霖:.............

    “喂,我说,你家里又不是没钱,为什么找周桐雨,她只是个演员,怎么能左右张国师。你真喜欢那个女的,直接砸钱就是了。”叶霖不理解他为了一个简单的试镜机会就将自己抛弃了。

    闻言,高卓沉默一会,说道:“其实我想找个真爱我的人,我想收心,好好的去爱一个女孩子。”

    叶霖一脸的便秘,道:“说人话。”

    你特么想找个真爱,这和出卖我有什么关系。

    “是真的,我只是想要看看她...........”高卓话还没说完,叶霖拿起桌上的球就砸过去,他机灵的一低头躲过,球“砰”的一声砸在酒架上,掉落地下发出“咚”的一声。

    “你们东海戏剧学院的操场挺大的,你想好了说话。”

    高卓悻悻道:“其实是我当时酒喝多了,然后......你知道的,酒后误事,我错了。”

    你果然是条狗,高卓你个孤儿。

    闻言,叶霖叹口气,道:“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好色,特么不知道色字头上一把刀啊,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高卓的尿性,叶霖是知道的,花天酒地。

    “绝对没有下次,我保证!”高卓向着叶霖敬礼。

    “你保证的不值钱,拉倒吧。”他才不相信高卓的保证,要是能做到,母猪也可以上树的。

    “你找我干嘛,打也打了,还有什么事情?”

    叶霖再次躬身俯下桌子,球杆对准白球,瞄准七号球。

    高卓揉着肚子道:“找你拍电影啊。”

    叶霖手一抖,白球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