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我是大海皇 > 401
    骗的两女到来之后,便于酒水之中下药,到时便可一举成擒,任其予取予求。

    而在暗中,却让人向夏琼涯送信,再将其骗往此处,到时,再由夏无涯率人当众捉拿,昭告夏京。

    凭借此污点,必然会将夏琼涯一举击败,使其与皇位无缘,毕竟**宗门女弟子,此事非同小可,就算碧潮宗之中有人,也无遮掩这样的丑事。

    而此事一出,夏琼涯可谓被打入深渊,从此再也没有屏障与众人争夺皇位,而夏无涯是除了夏琼涯之外,称皇人选之中呼声最高之人,对此,自然是得力最多。

    夏无涯听完,虽然感叹李风云满脑子皆是女人,不知为何开窍,但也不得不赞叹此计之妙,此计之毒,真可谓一箭三雕之举。

    当即,夏无涯面露喜色,对李风云道:“李兄妙计,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李风云自然连道不敢当,只是其心下,却是冷笑不已,对于夏无涯所说之言,他虽然认同,但却不认为对方真的是在夸赞自己,毕竟之前夏无涯如何对待自己,他可是一一记在心里。

    特朗斯打眼向前看去,虽然只是下意识的动作,但他敏锐的六识却是从那一行人中,穿着打扮明显是主子的两名少年口中,听到了杨珊儿与秦素兰两女的名字。

    心中一动下,散出神识向一行人罩去,将那两人所谈话语听了个一清二楚,其中还有一人颇为眼熟,但却想不起在哪里见到过。既然对方算计到两女身上,此事他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更何况,他们在言谈之中,谈到皇位之争,很明显两人之中那为首青年必然身份尊贵,是一皇子无疑。

    就算是以特朗斯的心性,听得两女竟与皇室之人有了瓜葛,而那人很有可能就是三年前,曾纠缠于自己的美貌男子琼涯有关,在这样的情形下,也不得不感叹两女的胆大。

    纵观古今,凡是与皇位之争擦上边的,哪有好下场的?横何况,那夏琼涯与两女结识,很难说没有其他用以掺杂其中,毕竟当时他可是记得其,曾拿两女开过玩笑。

    而现在,听者两人谈起,两女与夏琼涯竟是熟悉无比,这就让特朗斯更是担心不已,毕竟皇族之水,深不可测,稍有不慎,便会落得尸骨无存。

    不见,此时便以被人惦记,成了阴谋诡计下的牺牲品?不过,既然被他遇上,那便不能不出手了。

    想到此,特朗斯便暗中跟了上去,好在以特朗斯此时境界,远高于那两人手下所有护卫,更加之有遮掩气息的敛神头箍,自然不虞担心被人发现。

    而此时特朗斯所展露的气息,不过炼气下层,这样的修为,在那那些修为最低都有炼气中层护卫眼中,不过反手便可拍死的角色,对此,更不会放在心上。

    所以,一行修为不弱的护卫,竟是丝毫没有察觉被人跟踪,依然有说有笑,向令另一处目的地行去。

    ......

    翠烟楼,夏京有名的消遣场所,名义上是归在华阳商行名下,但暗地里却是帝都几大年轻纨绔所组建的娱乐场所。

    虽然现在正值晌午时分,但依然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尽显热闹!

    守门的龟奴老远就瞧见夏无涯一行,顿时眼前一亮,赶忙迎上前去,干他们这一行,要是没个眼力劲,那就甭想有出头的机会。

    这不,眉清目秀约莫只有十五岁的龟奴,快步到的夏无涯近前,点头哈腰道:“爷,您老有日子没来了,包厢一直给您打扫着,预备您来!”

    夏无涯身为一国皇子,身份尊贵不说,自然要有特殊待遇,而其消遣所在,也不会去那些低档场所。

    而翠烟楼,名为酒楼,实乃眠花宿柳之所。

    这便是所谓的行恶事,扬美名,百姓笑谈,乐在其中!实乃掩耳盗铃之举,可笑之至!

    夏无涯自然不会记得这小厮叫甚名谁,但见这人如此机灵,心下自然满意,微微颚首,便率先进入堂中。

    其手下中人,便有晓事者,甩手扔出几块元素,便越过龟奴而去,独留下龟奴一人手脚忙乱乐滋滋的捡着地上元石。

    特朗斯看着一行人进入翠烟楼,便知道白天很难有机会将几人解决,毕竟像这样的场所,必然戒备森严,但看其门口守卫皆是炼气四重修士,便知道暗中保卫力量有多么强大。

    而此时,正值日上中天,更不利于特朗斯潜入。

    这样的场所周边,自然少不得依此而存的茶楼会所,特朗斯便寻了一处靠窗所在,静静等待这些人再次出现。

    这一等,便是大半天时间,特朗斯看了看天色,便起身会账,向外行去。

    ......

    神识散发而出,缓缓探查着高楼中的几处高档包厢,那人身为皇子,自然不会去低等包厢,这却省去了特朗斯不少事。

    一身黑衣蒙面的特朗斯,双手紧紧扣住木梁,强大的肉身,使得他轻而易举的可以在不使用真气的情况下,抓住所有可以依附的边边角角。

    “找到了!”

    仔细感应着神识中传出的画面,特朗斯暗道。

    只见硕大的包厢之中,只有十三人,两男九女。

    “哈哈,好,好好!”夏无涯此时面颊生红,大笑不断,显然在此地寻乐所致,而其身旁还有两三貌美女子,一人轻捏其肩膀,一人将将美酒用红唇渡给他,一人将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果薄皮去籽送到其唇边。

    在其对下首,五名轻纱遮体,纤毫毕露,体态丰盈的年轻貌美女子,正媚态横生轻笑不断的弹奏着各种乐器。

    而两人的护卫,却是无一人在旁,显然是认为此处安全之极,将他们打发去了其他包厢享乐去了。

    神识仔细观察周围,趁着巡夜人员来回的空当,迅速向包厢接近,来到近前,凭借神识锁定两人,从怀中取出这几年中特质的乌针法器,抖手便向感应到的位置射去。

    收回神识,特朗斯没有再做逗留,扭身便登上楼顶,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啊!”“啊死人了!”“二皇子死了!”“殿下死了!”“李公子死了!”

    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听到包厢之中,传来一阵阵惊呼惨叫与乒乓作响,其凄厉程度,可谓是惊天动地!

    随着这些女子惊叫声响起,一间间包厢门被打开,更有些包厢被直接暴力打碎,接连不断的响动传来,使得整个翠烟楼陷入了混乱之中。

    “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呢!”

    “听声音说是什么殿下、公子死了?”

    随着临近之人,将听到的只言片语讲出,使得周围之人发出一阵阵惊呼,显然那人言语让人颇觉不可置信。

    “殿下?”“殿下...”

    “公子?...”

    “怎么这样?”

    十几人面面相觑的看着对方,显然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绝望之色,死的两人身份可真不是非同一般,若非如此,他们也不会被派来作为他们的护卫。

    而此时,他们所护卫之人,死在这里,若是他们与刺客一番拼杀,不低之下,两位主子被杀,这还情有可原。

    可此时,却是他们被主子支走,去寻欢作乐,主子却死的不明不白,这事说破天去,他们也是难辞其咎。

    而更可怕的是,由于他们失职,很可能使得两位主子背后之人,将怒火发泄到他们的家人身上,更加使得他们面色难看之极。

    虽然事情已经到了无法补救的地步,但众人也不得不尽量维护现场,好等待有人前来查探。

    众人之中,迅速分出两人,向不同方向而去,显然是要去报信。

    而剩下十几人,互视一眼,纷纷展开身形,将周围保护起来。

    ......

    皇宫之中,一侍卫打扮之人,手持一面巴掌大小金牌,正急速驰向皇宫内院。

    随着此人进入,不多时,那处楼阁所在便传出一声怒喝:“什么?竟有此事?彻查!”

    而随之,便见一队队御林军侍卫,迅速集结,向皇宫之外开拔。

    铸炼堂李霸天修炼之所,却爆发出一股强悍气息,仿若有一凶兽发怒,想要择人而噬一般。

    随即,便见一道赤红色光华,直接冲破屋顶,向内城而来,其后,更有铸炼堂大队人马,整顿跟随而去。

    翠烟楼外,由于在此地之人,皆是夏京年青贵族子弟,平时便好聚众寻乐,此时明显有大热闹可看,他们更是不想就此离去。

    而由于那九名侍女早早被夏无涯与李风云的侍卫控制起来,他们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而在夏京之中,多方势力倾轧,那些临近包厢知道其中详情之人,早已离去。

    他们巴不得这些平时争风吃醋,向来不对付的人吃瘪,此时有如此好的机会,自然不会告知他们其中发生了何事!

    而这些人在不知就里之下,竟是起了看热闹的心思,更有甚者,还有几名少年人让手下打开窗门,将桌椅搬至宽敞处,探头观看!

    若是他们知道,这里面死的两人,一个是当今二皇子夏无涯,一个是铸炼堂之主李霸天之子李风云,恐怕他们会恨自己少生两条腿。

    要知道,死在这里的两人都不是普通人,更可以说是站在夏京顶端的一类人,他们之死,可以说今晚在这里的所有人,都脱不了干系。

    而他们却还在这里大摇大摆,心安理得的看热闹,真是不知所谓到了极处。

    而随着一股恐怖气息的到来,这些年青人才发觉,今晚的热闹是多么的令人难以忘怀!

    “轰隆!”

    那些青年人,无不骇然的看着场中从天而降,全身包裹在赤红色元气中的男子,身上的压力,告知他们,这是一名多么可怕的强者,仅仅只是气势,便将在场所有人压的倒地不起。

    此时的他们,才感到自己之前看热闹的想法,十多的愚不可及,但此时,他们的后悔,并不能使得时间回转,那是连传说中的武神都做不到的事情。

    他们所能做的,只有在恐惧之中,面对现实!

    此时的李霸天可谓已经出离了愤怒,他之一生,只有三个儿子,三年前二儿子失踪,杳无音讯,八成已经死亡,而此时三子死在此处。

    虽然三子不才,经常惹出祸事,但父子连心,接连失去两个儿子,老来丧子之痛,又有几人能够忍受,更何况,他这三子,早已在三年前改过,这几年来的改变,使得李霸天心中甚慰!

    看着李风云略带一丝微笑的面庞,其眉心之中有一滴鲜血渗出,李霸天心中的怒火,便再也忍耐不住。

    回身便是一掌拍出,便见一硕大的赤红色元气巨掌,瞬间出现在半空之中!

    在十几名护卫骇然的眼神之中,向他们头顶落去,不是他们不想躲,而是被李霸天神识锁定,威压于当地不得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死亡临近。

    就在这些护卫,眼露绝望悲哀之时,一道金光瞬间出现,将众人从绝望深渊,拉回到了现实!

    李霸天面色阴沉的看着来人,虽然有心想要动手,但想到动手的后果,却不得不将心中怒火压下,但任谁都看的出,他此时是何等的阴郁。

    “夏明方,你这是何意?”

    “李兄不必如此,现下追查凶手才是正途!”这夏明方不是他人,正是夏家摆在明面上的筑基尊者之一。

    只是从刚才一击看来,夏明方显然很勉强将众人救下,而那一击不过李霸天随手一挥罢了。

    毕竟三年前死了儿子,而现在又死去一个,如何能不怒?

    躲过一劫的十几名护卫,这才面带恐惧与感激的看向来人,却是无一人敢出声,毕竟身边还有一恐怖杀神,稍有不慎,恐怕众人别想再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只见那人在接下李霸天元气巨掌之后,这才抬步上前,查看起夏无涯的尸身来。

    到了他们的修为境界,只要神识探出,便可将情形看清楚,那人没有耽搁多少时间,便向一旁满面阴鸷之色的李霸天道:“李兄,可有线索?”说话间,却没有回答他之意,而是转换了话题。

    “哼,我儿伤口,与三年前伤我铸炼堂之人相同,金针明显出自同一人之手,我敢肯定,必然是同一人所为!”李霸天眼中危险光芒四射,气势却是收敛了少许,毕竟此时若有皇家之人一同追查,那必然会轻松许多。

    “哦!”夏明方看着李霸天手中所拿乌针,便伸手向夏无涯额头一探,一股金色元气爆发,只见夏无涯眉心处,一根乌针缓缓探出。

    “好阴狠的手段!”看着这细长针,夏明方面露凝重之色:“竟敢对我皇族之人下手,不管是何人,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