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 > 一二五 造势
    ……

    四月二十八,永安城街市……

    “宣战~~”

    “宣战~~”

    “宣战~~”

    本就繁华的西市大街上,今日更是人满为患,十几万百姓自发走向街头,将宽畅的街道围的是水泄不通,他们齐声呐喊整齐的口号,声势滔天,要军督府要为汉陵所发生的一切复仇,向总督府出兵宣战。

    汉陵的悲剧,已在秦墨和叶斌的授意下,通过报纸传达到了整个冀州全境,一时间引起军民强烈愤慨,对总督府的背信弃义纷纷加以措辞激昂的谴责。

    与是一大早,永安城百姓在永安学院院长白书臣为首,带领学生一起来到大街之上对姜泽的行径加以最为激烈的批判。

    在白书臣的鼓动下,队伍渐渐达到了了十数万之多,一起向军督府请命,要求刘策对总督府开战,一雪前耻。

    这些永安城的冀州百姓多对远东总督府,甚至大周早已失去了归属感,要知道在呼兰人占据冀州的这十多年时间里,总督府都没有派兵解救过他们,所以这些百姓是不可能会对大周和那些世家有半分好感的,有的只是浓浓的恨意和厌恶……

    相反,刘策不但赶跑了呼兰人,收复了冀州,更是不计投入的兴办学堂,开垦农田,新建庄堡,修建道路,大肆发展工商业,改善了百姓的生活水平,将冀州治理的是红红火火,自然就获得了百姓的热烈拥戴。

    加上报纸书本的普及,以及军督府的宣传,这些以前愚昧无知的百姓都开阔了眼界,已经启智,有了自己的思想,知道自己脚下的土地就是属于百姓的,因此十分珍惜眼下的生活。

    如今有人居然要破坏自己美好的生活,想让大家回到以前那种暗无天日的奴隶生涯?他们绝对不答应!

    距离军督府相差一条街坊时,白书臣一脚踏上一座圆台,举着手指铜皮喇叭大声吼道:“冀州的街坊百姓们~就在四月中旬,军督府直属管辖地,汉陵,遭受了总督府姜泽十万大军的偷袭,

    精卫营直属部队五千将士,连同杨帆杨营使在内,与那群背信弃义的侵略者,展开了殊死搏杀,无奈,双方差距太大,那五千英灵全部战死沙场,倒在了守卫汉陵百姓的官道之上!

    主事林温,为了转移百姓脱险,不惜坐镇汉陵城内与这群敌人周旋,最后慷慨就义!杨营使的妻子宁夫人,得知丈夫身死消息后,竟是投河殉情!

    而那群禽兽占领汉陵后,更是丧尽天良,在汉陵境界烧杀掳掠,无恶不作,有多少房屋被烧毁?有多少百姓被杀害?又有多少女人被凌辱?我

    不敢想,也不敢说,总之,大家愿意继续看着那群畜生为所欲为么!”

    “不愿意~~”

    “不愿意~~”

    “不愿意~~”

    白书臣的话彻底激起了百姓体内的热血,透彻天地的呐喊声如腾涌的巨浪,层层叠叠传到街市的尽头,此起彼伏无边无际,似乎永无停歇的迹象……

    等声浪平静下来后,白书臣继续冲人群大声吼道:“你们知道这个姜泽是什么人么?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野心家!

    想必大家也听说了这位姜泽就任远东总督来的所做所为可谓是天怒人怨,闭夜市,毁学堂,废报纸,施重刑,堵口舌等,

    把本来逐渐浮现的一个盛世苗头的气象,硬生生打回了原型,让整个远东各处百姓都回到以前那种愚昧无知、任人欺凌的姿态!

    他为什么要来背信弃义攻打汉陵?就是因为我军督府治下的军民,都不愿再回到那种任他摆布的生活中去,对他颁布的军令无法认同,不予理会!

    他感到自己的威望遭受了巨大损失,所以才会不惜发动大军进攻汉陵治下,就因为要把大家拉回黑暗中去,任他们驱策!

    想一想吧,如果有一天姜泽占据了冀州,大家的生活又会变得怎么样?

    你们还能有闲钱在酒肆街坊和朋友一起喝酒么?你们的孩子还能在学堂里接受现在这样的教育么?你们还能在茶余饭后议论天下大势么?你们还能肆无忌惮的在城里四下闲逛么?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都不可能了!你们的田地会被霸占没收,然后干着一年到头都干不完的活,但所收获的收入可能还不够你们吃几顿饱饭!甚至还会无怨无故背上一大堆的债!

    除此之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只能存在回忆之中,再也没有了,以后在街上看到的就只有那些趾高气昂的世家子弟,不会再有现在这样的繁华!

    所以,冀州的百姓们,希望你们能支持让军督府对总督府宣战,这不仅仅是为汉陵的军民复仇,更是为了你们的未来着想!为了我们的子孙世世代代能不再被人奴役着想!

    军督大人说过,人不是生来就被他人奴役的,尊严是要靠自己拼来,而不是靠他人施舍的!让我们都团结起来吧!”

    “宣战~~”

    “宣战~~”

    “宣战~~”

    白书臣慷慨激昂的话语,彻底点燃了周围百姓的热血,为了汉陵得血债,为了自己能不被奴役驱策,百姓们是热切希望军督府直接对远州开战!

    望着满是热血沸腾的百姓,白书臣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其实他这么鼓动百姓,虽然一部分是发自内心,但还有一部分却是军督府暗中授意的,目的就是为了造势,近而让百姓明白未来会发生的这场大战,军督府是绝对正义的。

    这场战争,打的既是实力,更是政治的博弈,舆论将在其中处于举足轻重的位置。

    ……

    军督府内,休养了三天的刘策,在吴仲景和叶斌的诊疗下,终于病愈来到了前厅,如今一张脸是冷若寒霜,单手枕头坐在主案前,正一言不发的望着府厅内所有的文官武将,整个大厅都没有半点声响,可谓是落针可闻。

    韦巅和焦络则是如同两尊金刚,一动不动守在刘策身后。

    相比三天前,刘策冷静了许多,但熟悉刘策脾气的许文静、秦墨、叶胤都知道,现在的这位军督大人,心中怒火绝对比三天前更加旺盛,之所以冷静完全是因为他现在心中正在制定对整个远东作战部署。

    “报~~”

    就在这时,前去打探汉陵情报的斥候终于回来了。

    “启禀军督大人,远州情报,通往汉河与冀州之间的桥梁已被敌军毁去,王匡率领四万府兵又召集远州各路七万地方军,镇守在汉陵治下,

    巫山镇方向,姜源领兵八万镇守,死死封锁住了两省交接处的回雁谷,另外,远东各处世阀官兵似乎都蠢蠢欲动的迹象……”

    情报司要员说到这里,顿了顿,暗中瞧了眼刘策,却见刘策依旧一言不发,冷瞳里满是阴霾之色,不由和秦墨望了眼。

    秦墨冲他点了点头,那情报司要员才继续说下去:“还有,剧情报获悉,这次汉陵之战,总督府动用了姜家火器部队,火神营,

    据闻就是这支部队正面击败了杨营麾下半数人马……”

    刘策闻言,依旧面如死水,紧紧盯着大门之外,仿佛那里有什么能值得吸引他的东西……

    “火神营?”

    秦墨闻言一怔,随即想到了前年冯英、高老汉不知从哪里搞来的一支单眼铳,据闻也是这火神营的产物。

    可当时那单眼铳威力平平,十步之内连一层木板都打不穿,刘策也没有硬性规定要加紧仿制,所以也就这么耽搁下来了。

    不想,最后居然在这火神营上栽了,确实让人无法预料……

    “外面在吵什么?”

    忽然,一直不开口的刘策说话了,只见他眼神盯着府厅门外,凝眉问道。

    叶胤见此,顿时脸上浮现一丝激动的神情,忙对刘策说道:“军督大人,那是百姓在军督府外为汉陵遭难感到忿忿不平,正集结在一起谴责姜泽暴行……”

    刘策闻言,依旧是面无表情,仔细又听了一阵后,问道:“他们在喊什么?宣战?”

    法忌连忙上前说道:“军督大人,姜泽暴行已经激怒了整个冀州百姓,这些百姓都是自发的集结在一切,希望我军督府能出兵替汉陵阵亡的军民讨回一个公道~”

    刘策冷笑一声:“当然要讨回一个公道,这笔血债,我要让整个远东反对本军督的士族来还,许文静!”

    “属下在!”

    许文静闻言,立马出列站到刘策跟前拱手说道。

    刘策沉声说道:“你的远东战略呢?”

    许文静闻言,兴奋的从怀里将策略取出呈到刘策面前:“军督大人,战略部署在此,请您过目……”

    不想刘策接过后并没有翻开去看里面的内容,而是对许文静说道:“一省之力,对付六省,无论人口,经济,后勤,我们都处于绝对劣势,你说我们能取胜么?”

    许文静肯定的说道:“当然能,呼兰人能以数万余骑横扫远东各省如入无人之境,我军督府定能做的比那群胡人更好!”

    刘策沉默片刻,尔后对秦墨说道:“秦司农,本军督冀州治下二十八万人马,能调动多少人对付姜泽?”

    秦墨想了想说道:“回禀军督大人,按军督府眼下现有的后勤辎重,以及防备塞外异族的情况来看,怕是最多只能调动八万人马……”

    “足够了……”刘策应了一声,“兵在精不在多,八万人马,足够让姜泽身败名裂……”

    秦墨不说话,刘策既然这么说,那么他自然有这份自信。

    “火神营是吧?那就让本军督亲自会会这支火器部队,就先拿你来开刀!”

    刘策沉喝一声,猛地起身对身后的韦巅说道:“告诉武镇英,让他即刻率军来永安城下汇合,三日之内必须抵达,我有要事吩咐他,

    另外,那个哥舒憾和也即刻召来见我!”

    “遵命!”

    焦络大声领命后,转身向军督府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