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重生东游记 > 第701章 大谷村猎户
    带着绿姬儿在树妖洞之中修了一段时间之后,椿树精的功力总算是恢复了一些,虽然还远不及巅峰时期那么强大,但她毕竟底子好,又是天才少女出身,再加上通天教主还传了她一些道法,所以身体的恢复速度倒也不借。

    许是在山洞之中待得有些久了,椿树精又有一些按奈不住寂寞,所以早上结束了修行之后,她便打算下山去走走,看能不能发生点艳遇什么的。

    “绿姬儿,姑姑要出山一趟,你且留在山洞里好生修行。”

    “洞外我设置了结界,寻常的精怪没有办法进来,你可以安心的修养身体,姑姑晚点再回来陪你。”

    言罢,椿树精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丝丝邪魅的笑容之后,迈步往山洞口的方向步去。

    “姑姑,你要去哪里啊?”

    “为什么要离开山洞?”绿姬儿毕竟年轻,哪里通什么人情世故,更不可能猜到椿树精这个妖女的心知所想,所以看到椿树精突然笑着要离开山洞,她自然忍不住追问起来。

    另一方面,她也确实不想让椿树精离开她,毕竟现在的绿姬儿是最脆弱的时候,在没有得到火神芝之前,她根本连站起来的能力都没有,只能以半人半树的形态躲在树妖洞里修行,一旦有个其它精怪闯进山洞的话,她必然是死路一条。

    所以从另一方面来说,她是完全离不开椿树精的保护范围的。

    “我去山下走走,很快就会回来。”

    “你不用担心,这个山洞里里外外我都设置了结界,其它的精怪是不会闯时来的,另外,我派出去的使者,现在想必也早就找到了树妖姥姥吧,相信不出几天的时间,树妖姥姥就会赶回来给咱们护法。”

    “到时候有了树妖姥姥的保护,咱们就不必害怕其它精怪的威胁了。”

    话说的同时椿树精已然身形一恍,带着丝丝笑意飞离了山洞,朝着山下的方向疾驰而去。

    想必是太久没有呼吸新鲜空气了吧,所以飞出树妖洞之后,椿树精只感觉周身都清爽无比,仿佛一呼一吸之间,都能感应到空气中蕴含的灵气,这让她心中更是舒爽至极。

    在山中溜达了一圈之后,见山中并没有什么异常情况,于是心念一转,便朝着高黎贡山下方幻化而去。

    在高黎贡山之下,还有许多的小村落隐藏于其间,隐逸村便是其中之一。

    不过当初在诛仙剑问世之时,隐逸村便遭遇到了剑气的屠杀,所以村子里的人除了汉钟离以外,便全部都遇难了。

    如今的隐逸村,已经是一个没有人的死村,可以说是相当的荒凉。

    但是在隐逸村往前再走十里左右,还有一个隐居于山谷之中的小村落,人烟却是相当的繁茂。

    此村名叫大谷村,乃是一个有着两百多户人家的大型村落,村子位于高黎贡山的南麓,地处南麓悬崖下的一个山谷之中,环境也是极清幽的。

    再加上村子与外界的路并不是特别的连惯,所以平日里村子中的村民与外界的来往并不密切,只是逢赶集的时候,村子里的人才会连夜带上一次山中的野味,赶到远在四十里之外的集镇上去换一些食盐之类的生活用品。

    村子里的生活虽然相对比较贫寒,但是整个村子里的人守望相助,又从来不会攀比,所以大家的日子倒也算是其乐融融。

    村子里的人大多以打猎为生,平日里村中的壮年人都会到高黎贡山附近的小山之中去狩猎,而且一去就是十天半个月,他们在山中一般会搭一个小小的屋蓬,用作临时休息之地。

    不过这些猎户却从来都不到高黎贡山之中走动,因为故老相传,那高黎贡山之中有许多的精怪修行,故而猎户们尽管知道山中的野味更多,但却也不敢进入高黎贡山,只是在附近的一些小山之中活动。

    这一日,村子里一名叫做清辉的猎户,独自一人来到了高黎贡山脚下的一处小山之中狩猎。

    此山距离巍峨的高黎贡山只有五里之遥,属于高黎贡山山脉的其中一条支脉,山中的野物也是相当的丰富,只是因为距离高黎贡山比较近的原故,一般的猎户不敢来此而已。

    而清逃则是一个胆子相对比较大的猎户,他的箭术相当的厉害,可以说是百发百中,而且人也相当的聪明,在村子里可以说是最出色的猎户,没有之一。

    早上大约辰牌时会,清辉走出了猎户临时落脚的屋蓬,独自一人背着箭和柴刀往山里前行。

    清晨的山间到处都挂满了晶莹的露水,在阳光的照射之色,显得特别的好看,山间的野花也开得正盛,那一阵阵的幽香,令早起的清辉有些神清气爽。

    “呦……”

    “这是哪里来的小哥哥,怎么会得如此的英俊呢?”

    就在清辉背着弓箭走在乡间的小道上时,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那声音听起来十分的娇眉入骨,仿佛天生带着一股莫名的吸力,让人听了不免有些心跳已。

    清辉也是一个俗人,而且还是一个离开村子已经有十来天的男人,他在这山中待了这么多的上,早就已经有些饥渴不已了。

    如今一听到山中居然有如此娇媚的女子存在,这自然是瞬间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

    当下连忙转过身去,抬眼往身后的小路打量而去。

    目力所及之处,赫然看到前方的小树林边缘,站着一位身着绿衣的女子。

    此女子长相十分的秀美,眉宇之间有一团莫名的妖娇之意,尤其那一双桃花眼,仿佛能够勾魂摄魄一般。

    身材也是相当的玲珑,那一袭绿衣把高挑的身材衬托得完美无暇。

    清逃作为一名猎户,从小就没有离开过村子,所见识过的女子,不外乎就是一些土得掉渣的村姑罢了,曾几何时见过如此秀美又妖娆的女子,这一下子便把他的魂给勾走了一半。

    当下不由自主的朝着绿衣妖媚女子的方向疾步而去,双眼之中闪着欲望的火花,整个人的神智也开始变得不那么清醒。

    待他稍稍靠近女子的身前大约三米之后,更是闻到女子的身有一股莫名的清幽香气,那香气吸入鼻腔之后,整个人更是有些意乱情迷不已。

    “你是这山中的仙姑吗?”

    “为何生得如此美丽动人呢?”清辉手持着柴刀,站在小树林边缘略微有些痴傻的询问。

    “对呀,奴家正是这山中的仙姑。”

    绿衣女子妖娆的冲着清辉抛了一个媚眼,同时心中又有些得意不已。

    这名女子自然不是别人,正是那有些饥渴的椿树精。

    自从在长安城中与男人合欢之后,她便喜欢上了那种感觉,这段日子由于一直在树妖洞中修行,整个人早就已经有些按奈不住那种寂寞了。

    所以揪准了一个时机,便跑到高黎贡山之下来,看能不能有什么艳遇。

    “你是山下的猎户吗?”

    椿树精边说边如同弱柳扶风一般,走到了清辉的面前,那纤腰作细步,我见忧怜样子,着实是勾魂摄魄。

    尤其是对于一个没有见过大世面的村夫而言,这种诱惑更是巨大的。

    虽说椿树精的颜值并不是最高的,甚至连柳青丝她都比不过,更加无法与陆灵雪以及大龙女之流相提并论,至于牡丹仙子这个六界第一美人,更是可以轻易的秒杀椿树精。

    但是椿树精天生就是一个极荡的女子,她在魅惑世人方面的功夫,却是要远远超出这几名女子,所以椿树精在这些寻常的村夫面前,可以说魅力根本无法抵挡。

    走到了清辉的面前之后,椿树精缓缓伸出一只手搭在了村夫的肩膀上,娇滴滴的叫嚷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可不可告诉本仙姑?”

    “当……当然……”

    清辉此时已经被椿树精给挑拨得有些心痒难禁了,当下有些吞吐的回应:“我叫清辉,乃是这山下大谷村的村民。”

    “今日是到这山中来打猎的,不想却遇到了你这位好看的仙子,真是三生有幸,我就算死了也值得啊。”

    “真的吗?”

    “你愿意为我而死?‘

    椿树精闻言内心一喜,心中已经起了杀机。

    她有一个癖好,那是喜欢在勾引对方行那云雨之事后,再将对方给弄死。

    因为早年椿树精受过情伤,所以对于天底下的男子,她全部都是恨之入骨的。

    之后进入长安城中,她邂逅了英俊儒雅的赵将军,第一眼便有些喜欢上了这个刚直不阿的将军,无奈赵将军非但不领情,还联手他的儿子赵东来打伤了她,而且还伤得颇重,几乎损耗了她上百年的功力。

    如此一来,椿树精就更加对天下的男子愤恨不已了,她早就已经立誓要杀死全天下的薄情男。

    所以眼前这个想要占他便宜的凡人猎户,自然也就成了她下一个要杀的目标,而且这一次,椿树精还打算吸干他的精气神,让他变成一具干尸。

    “当然是真的。”

    “仙姑,你如果不信的话,那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一下!”

    清辉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在椿树精身上那种幽香的迷惑之下,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此刻在做什么。

    所以说话的同时,他已经将那把柴刀递到了椿树精的面前,示意他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看看。

    椿树精当然不会这么快就弄死她,在没有玩过之前,她是绝对不会让这个好不容易遇见的强壮猎户死掉的。

    “哎呦,不要动不动就拨刀嘛。”

    椿树精装作受了惊吓似的扑倒在清辉的怀里,抱怨道:“你们男子都这么粗野吗,一言不和就拨刀,吓死奴家了,快把刀收下起来,奴家相信你这死鬼便是……”

    “那……”

    “那咱们回我的屋蓬里小坐,怎么样?”清辉说话的同时双眼之中那欲望之光又强盛了几分,此时他的一颗心已经完全被椿树精给撩拨了起来,至于其它的事完,根本没有心思再去考虑。

    “好啊……”

    椿树精嗤嗤的冲着对方笑了笑,然后拉着清辉便往小路来时的方向走去。

    “无耻妖女。”

    就在椿树精满心以为自己要得尝所愿之时,忽然一阵强大的仙灵之气自那树林之中弥漫出来,与此同时,一个听起来带着些许怒气的女声也从树林中传了过来。

    这个女子的声音听起来似乎还比较年轻,因为声音很洪亮,而且还带着一股少女的娇柔,只是这声音被仙灵之气一包裹,便瞬间特别的强大,瞬间便把椿树精给吓了一个好歹。

    尤其现在的她功力还并没有完全恢复,只是恢复了平日里六七成的样子,说穿也也就一千七八百年的功力,所以她在自信心方面,如今还不是特别的足。

    再加上之前在岭南的荔枝山中也遭遇到了重创,如今心中还有阴影存在,所以一察觉到仙灵之气的出现,她心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逃命。

    当下也不管来者到底是谁,她右手轻轻往前一推,便将那轻辉给扔了出去,然后身形一纵,朝着高黎贡山的方向疾速飞去,反应能力之敏捷,确实是当世少有。

    “还想逃。”

    但见树林之中那女子的声音再度响起,接着便见一根绳索从树林里飞窜出来,如同长了眼睛似的朝着椿树精逃逸的方向追了过去。

    那绳索看似平常无奇,但是绳索之间却蕴含着极强的上古灵气,而且绳子非常的灵活,几乎可以说是后发先至,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赶到了椿树精的面前。

    心知这绳索定然不是寻常之物,若是被她束缚住的话,可能今日小命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心中大惊之下,她连忙按下云头飞落到树林之中,然后往地里一窜,便打算借土遁之术离开。

    因为椿树精是树精,所以她的土遁之术还是相当厉害的。

    窜到了土里之后,她连忙运足了所有的功力,借助着泥巴的掩护,打算逃离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