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元古剑魂 > 第一百零九章 不够明智


    轰~

    一道巨大的撞击声响起,随即爆起一片血雾。

    “哼!就这么杀了真是便宜你了。”

    王惊海的身影浮现,身后跟着四名王家弟子,皆一脸的狞笑。

    而燕青云、陈瑶和严青诗赫然被围在中央。

    只见燕青云和陈瑶此时双目紧闭,脸色煞白处于昏迷状态。

    严青诗则怔怔的望着云皓天消失的地方,脸上的血色褪尽,怒视向王惊海,“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我要杀了你!”

    “呵呵,你自身都难保了,拿什么杀我?”王惊海手腕黑光一闪,射出一缕阴冷波动,将严青诗震退。

    缓缓转过身,眼中透着一丝冷意,“云皓天早晚会被魔气侵蚀心智,你还是趁早离他远点,免得惹祸上身,而且我哥对你一往情深从没怪过你,我劝你还是...”

    “你做梦!”严青诗冷声打断了他,娇躯也因愤怒而隐隐颤抖起来。

    王惊海冷笑一声,没有再理会她,转而对着几名王家弟子点了点头。

    几人相视一眼,皆露出一抹奸笑,祭出魂器,猛然朝着燕青云和陈瑶杀去。

    “找死!”

    忽的,空中传来一声怒喝,紧接着,数十道淡金色剑影自四面八方轰杀而来,急若流星,眨眼的功夫就已杀至几人身前。

    感受到那凌厉的杀机,王惊海脸色一沉,来不及思考,瞬间调动体内元力覆盖全身。

    嘭嘭嘭~

    炸响声不绝于耳,王惊海所在的地方顿时浓雾弥漫,充斥着混乱的波动。

    一击过后,云皓天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周身元气澎湃,没有丝毫破损。

    “小杂碎!你居然没有死!”

    待浓雾散去,王惊海的身影显露出来,只见他此时衣衫散乱,脸色苍白,一头黑发胡乱的披散在脑后,显得极为狼狈。

    而身后的四名王家弟子也因这措手不及的攻击,直接被轰碎了一个。

    “你敢动他们三人,我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云皓天伸手指向王惊海,眸中杀机四射,如果不是自己之前反应快瞬间施展出了化身,可能真就被王惊海偷袭成功了。

    “哈哈哈哈...”

    闻言,王惊海登时狂笑起来,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随即,他扬起战戟抵在了燕青云的脖子上,阴狠的说道:“低贱的杂碎,在我王家面前你只能屈服,现在跪下向我求饶,我可以考虑不让他变成白痴!”

    说完,他举起黑色手镯,其上光芒闪烁,细密的裂缝内不断溢出阴冷的气息。

    “皓天!你快走,不要管我们,青云和瑶儿被他的法器...”

    砰!

    话还未说完,严青诗直接喷出一口血,娇躯也踉跄着向后退去,脸色煞白无比。

    “混蛋!”

    云皓天怒了,眼中浮现一抹血红之色,周身爆发出惊人气势,四周剑影若隐若现。

    “哼,你可以试试,我敢不敢杀他们!”

    王惊海嘴角扬起残忍的弧度,手中战戟刺入了燕青云的脖颈,顿时一片鲜血染红衣襟。

    见状,云皓天爆发出的波动陡然一滞,脸上阴晴不定,随即,心中一动,“小虫,那枚手镯可以控制心智,你能查探出我那两个朋友的情况吗,”

    “屁大点的精神波动还能控制心智,你们人类的脑子真是烂到家了。”肉虫鄙视的声音在识海内响起,“那俩个王家的废物你不用担心,只要你能靠近,本帝抬手便能治好他们。”

    “你的精神攻击能震慑其他人吗?”云皓天连忙问道。

    “哼,除非你想我死快点,我现在连之前十分之一的修为都没有,而且只剩这点精神体了,用一次就溃散一次,要不是急需精神能量恢复,老子才懒得管。”肉虫哼唧着说道。

    云皓天闻言脸色沉了下去,如果不杀了那几名弟子,到时两人醒来,王惊海定然第一时间就能知道,到时再出手恐怕也来不及了。

    除非...能有什么方法牵制住王惊海...

    “云皓天,不要妄想拖延时间,想好了,就赶紧滚过来磕头认错,否则...”

    王惊海不耐烦的说道,战戟又没入了几分,鲜血汩汩直冒。

    “住手!”云皓天怒喝出声,“王惊海,你如果敢动他们,我拼死也会将你们杀出去!到时谁也别想得到机缘!”

    边说双手边不断掐诀,一轮炙热炎阳缓缓在身后浮现,散发出的波动使得几名王家弟子皆呼吸一滞,面色也变得有些难看。

    王惊海眼中闪过一道阴冷的光芒,“云皓天,这是你自己选的。”

    说完,他缓缓抽回战戟,下一秒径直刺向了严青诗胸口。

    噗...

    严青诗猝不及防,直接喷出一口血,脸色白的可怕,而目光依旧注视着云皓天,“皓天...不要管我们...王家已设好了埋伏...你快走...”

    “王、惊、海!”

    云皓天此时双目赤红,体内元气疯狂注入炎阳之中,空气不断传出嗤嗤声,炙热的气息越来越盛,似要融化一切。

    “哼,就算你能杀掉我身后的几人,你又拿什么和我拼?凝元境的垃圾!”王惊海一脸的嘲弄,随即,语气一变,寒声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现在,要么你自杀,要么我杀了她,然后毁掉她的精神体,到时她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可就不敢保证了,你完全可以出手试试,看是你的攻击快,还是我的战戟快!”

    “王惊海,你不能杀她!”

    忽的,远处传来一声娇喝,接着,楚月儿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两人中间。

    “青诗是打开第四层的关键,你如果杀了她,我们将直接被传出这里。”

    见严青诗此时的状态,楚月儿望向王惊海的目光中颇有些愤怒。

    “楚公主,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你和严青诗的关系好,但拿这种理由搪塞我,莫不是当我王某是傻子?”王惊海冷漠道。

    “不信你可以试试。”楚月儿语气不善的说道。

    闻言,王惊海望了望楚月儿,又看了一眼严青诗,迟疑了一下后,道:“你可有证据?”

    “我可以证明楚公主的话。”

    这时,又有一道声音响起,王惊海有些恼怒地望向来人,见是秦风,神色不由沉了下来。

    待走近后,秦风面色淡漠地看了一眼在场几人。

    “而且...云皓天也不能死。”

    话音一落,王惊海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

    “秦风,你和楚公主该不会是事先串通好了吧...别忘了我们可是有协定在先。”

    秦风面无表情地缓缓伸出一根手指,遥指天空。

    “天上的太阳和月亮分别代表着一阴一阳,想要进入第四层则需要同样身具阴阳之力的人配合引导才可以,严青诗的魔王体乃是至阴体质,而先天剑魂更是极阳之物,也就是说他二人才是能否进入下一层的关键...”

    “哼!天机塔第三层至今已有数百年无人能够进入,你说的也不过是市井流传之言罢了。”王惊海不屑地打断了秦风的话语。

    秦风的脸上看不出喜怒,眼中却隐隐透着一丝轻蔑之意,依旧云淡风轻的说道:“这是我秦国经过多年打探才知道的秘辛,真实性毋庸置疑,而我进入天机塔便是为了能够进入第四层,想必楚公主也是抱着相同的目的,王大少自信过人虽是好事,但太过执着就显得有些不够明智了。”

    “你!”

    王惊海有些恼怒的看着秦风,却没有再说什么,显然已经相信了两人的说辞。

    转过身狠狠地剜了一眼云皓天,将刺入严青诗胸口的战戟猛的拔出,直接把人甩向了半空。

    “青诗!”

    云皓天和楚月儿瞬间掠起,接住了严青诗。

    落地后,望向王惊海的目光中充斥着一丝戾气。

    “废物!限你一个时辰内破解这一层,别忘了他二人的性命还握在我的手里。”

    说罢,紫色枪头在燕青云和陈瑶的脖颈处虚晃了一下。

    强忍住心中的杀意,云皓天扶起严青诗,盘膝而坐开始输送元气助其稳住伤势,同时暗中与肉虫沟通起来。

    “小子,先别灰心,刚才那个叫秦风的小子说的不假,不过他只说对了一半,确实目前只有你和这个小丫头配合才能进入第四层,但是也只有身具阴阳之力的人才有可能进入到第四层,其他人会被天机塔的意念直接赶出去,一会你按照我说的做就是了。”肉虫一副高人做派摇头晃脑地说道。

    “为什么帮我?”

    “哼哼!老子看那个王家的小子不爽不行吗?像他这种人在本帝面前一般都不会活过三息。”

    云皓天沉吟了一会,暗暗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