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元古剑魂 > 第93章 蝉丝宝甲


    铁长老一语让铁凯和燕青云愣住了,望向云皓天的目光中皆带着一丝不明就里。

    “难怪你上次和我说用这棺材熔炼异火会发生变化,原来这里竟藏着更高阶的异火。”燕青云若有所思的道,眼睛也为之一亮。

    云皓天疑惑道:“异火虽然世间罕有,但想必凭借学府的内蕴,获得高阶异火应该也不难吧。”

    “哼!”

    铁长老冷笑了一声,另外两人闻言脸上也挂着一丝无奈。

    “高阶异火本就少的可怜,大部分都被握在那些大家族的手里,天机学府虽然身为大陆第一学府,也不过只有三种罢了...”

    “嘿嘿...我爷爷所拥有的便是其中最为暴烈的一种异火,而且爷爷可是炼器公会的炼器大师,轻松炼制法器不在话下...”

    啪!

    “啊!疼!爷爷你干嘛总是打我的头。”

    “你个臭小子,除了吃就会吹嘘!一点真本事没有,真给你老子丢人!”

    铁长老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铁凯,暗道老子这点家底全让你抖出去了。

    燕青云在一旁弓着身子,捂着嘴强忍着笑意,没想到这个大块头还有这样憨傻的一面。

    “额...晚辈有些不明白,既然铁长老您也有高阶异火,为何不亲自熔炼,晚辈只是初窥炼器的门径,恐怕难以驾驭...”

    云皓天适时出言问道,毕竟这件蝉丝宝甲可是法器的级别,炼制的材料必定珍贵无比,万一一个不小心失败了,暴怒的铁长老想想都让人觉得可怕。

    “你这小子...哎!让你办点事这么婆婆妈妈,我的异火虽然也是高阶,但和你的那口棺材想比,就显得捉襟见肘了。”

    云皓天闻言心下一惊,如果铁长老所言属实,那棺材中的异火当真可遇而不可求。

    瞬间回过神,见铁长老脸上已经隐隐浮现一抹怒意,连忙召出棺材。

    随着‘嘭’的一声闷响,几人纷纷一拥而上,围在有些黢黑破败的棺材旁指指点点。

    “这么个破玩意,怎么看也不像有高阶异火感觉啊...”燕青云轻轻敲了敲棺材板,脸上充满了质疑。

    “你懂什么,爷爷说有便是有!高阶异火本身就平凡,不要用你世俗的眼光来看待。”铁凯两只蒲扇般的大手轻柔拂过棺材的四个棱角,眼中充满了羡慕之意。

    “嘿!想我堂堂燕国大皇子,什么宝物没见过,你...”

    “安静!都给老子闭嘴!”

    “......”

    铁长老大手一挥,将两人直接推到了一旁,上下仔细打量着这口神秘的棺材。

    见此情形,铁凯老老实实的站到了铁长老身后,噤若寒蝉。

    燕青云挑衅般瞥了他一眼,随即来到云皓天的身边小声道:“皓天啊...你说铁长老会不会越看越喜欢你这口棺材,最后据为己有啊。”

    云皓天扭头白了他一眼,心中很是无语,人家好歹堂堂一个炼器大师,基本的大师素养还是有的。

    “你以为都跟你似的,见着好东西就想往自己兜里塞啊。”

    “行,希望你一会还能这么自信。”

    “我说你能不能盼点好事...”

    “你误会我了,我意思是万一发生了怎么办,毕竟高阶异火这种稀有资源放到各大世家面前都会遭到疯抢...”

    云皓天闻言神色一怔,看着依旧在细细打量棺材的铁长老眼中不时闪过一抹炽热,心里还真有点没底。

    这时,铁长老原本严肃的神色骤变,眼角隐隐浮现一抹喜意,发出阵阵爽朗的笑声。

    “哈哈哈!果然如此!我能感受到里面属于异火的一丝灼热,虽然气息还有些微弱,不过已经足以!”

    接着,手中光芒一闪,一阵金属碰撞之音传入几人耳中。

    “这...这是高级材料黑玄铁?不愧是炼器大师,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燕青云双手颤抖着捧着几块幽黑通透形似石头的东西,心中震惊无比,因为这种材料在整个燕国都寥寥无几。

    “没想到爷爷竟然将塑形精金都拿出来了,这可是韧性上好的化形之物,炼器师们心中的绝佳配料啊!那又是...哦!我的天!那难道是星陨精铁?这玩意现在整个大陆都不多见了,没想到爷爷你竟然还有库存...不行!我也要弄一件星陨精铁打造的防具。”

    铁凯瞪大了一双牛眼,怔怔地看着手中闪烁着淡淡星光的材料,下意识的就想往身上塞...

    啪!

    “你个兔崽子!老子就剩这么点星陨精铁了,给你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而且本身你的魂器功法就是防御型的,都快炼成个铁桶子了!还要什么防具!”

    闻言,云皓天、燕青云两人嘴角抽了抽,哭笑不得地看着一脸委屈的铁凯。

    呼~

    铁长老长呼了一口气,有些肉疼的看了眼云皓天,从腰带中缓缓掏出了一根细如发丝通体碧绿的丝线。

    “这是碧玉蝉丝,形虽小,却蕴含着庞大空间波动,乃是世间罕见之物,作为蝉丝宝甲的核心材料,一会在炼制过程中需谨慎对待。”

    咕咚~

    几人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包括云皓天在内皆目光灼灼地望着那一缕碧绿。

    这时,铁长老突然大手一挥,将所有的材料拢向空中。

    “小子,打开棺材,祭出异火!”

    云皓天很快反应过来,手中光芒大放,一掌拍下。

    ‘砰!’

    棺材板陡然飞出,一抹淡淡的幽青呈现在几人眼前。

    “这就是比爷爷的赤炎异火还要更强大的火焰吗?”铁凯不禁喃喃出声。

    “加大元气输出!此等异火要想完全激活所需元气极为庞大!”

    云皓天眉头微蹙,强忍着元气透支带来的不适,手中光芒更甚。

    几息过后,棺材内的异火依然还是淡淡的一缕,而此时云皓天的面色已然透着一丝苍白。

    “小子!别停下,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一股宛若艳阳般的烈焰猛然灌入棺材,瞬间便与那一抹幽青撞在了一起。

    这时,异变突起!

    只见两者相撞之际,黯淡的幽青火焰赫然跃动,眨眼间化为一股更为深邃的暗青色火焰冲天而起,一丝阴冷之意弥漫开来。

    而赤炎异火好似隐隐被压制住了一般,原本明艳通红的火焰变得愈发暗淡,隐约有被吞噬的迹象。

    见状,铁长老连忙掐了几个手势,口中低语连连。

    “收!”

    却见赤炎异火仿佛被牢牢吸住一般,火焰的跳动也越发微弱。

    铁长老神色一时变得有些复杂,最后咬了咬牙...

    “开始熔材!”

    说罢,手一挥,滞留在空中的材料陡然飞向暗青色异火。

    随即只听一阵‘咔咔’的响声不绝于耳。

    “控制异火!再这样下去材料的精华也会被焚烧殆尽!”

    铁长老急忙来到云皓天身后,双掌贴背,将周身的元气传入。

    几息过后,异火逐渐平稳了下来,火焰中隐约可以看到游荡着的材料精华。

    呼~

    云皓天这时才敢稍微松了口气。

    “小子继续!准备浇注!”

    话音未落,铁长老便控制着材料精华脱离了火焰。

    云皓天一咬牙,意念一动,不过在铁长老的协助之下很快便将这四种材料精华融合为一。

    “不要松懈!马上淬火!”

    伴随着铁长老一声大吼,浇注完成后的精华再度被扔进了异火中。

    有了之前的经验,云皓天此时对异火的控制不再像熔材时那样手足无措,随着时间的推移,蝉丝宝甲的轮廓逐渐显现了出来。

    见此情形,云皓天脸上不禁浮现一抹喜色,最后只要把碧玉蝉丝的精华部分加以淬炼即可炼制成功。

    随即便控制着异火向着碧玉蝉丝精华的位置靠去...

    “小子!先别...”

    轰!!

    相触之际,暗青色火焰猛然暴起,伴随着阵阵“噼啪”声,传出一声惊天巨响!

    霎时,整个房间都充斥着一团漆黑的烟雾,阵阵高温热浪袭卷向屋内几人。

    “啊!!你个臭小子!我之前的话你全当屁给放了是吧!”

    烟雾中传来铁长老暴跳如雷的声音。

    待黑烟散去,露出了灰头土脸的几人...

    “咳...铁长老...晚辈...不是故意的...”

    云皓天歉意的看着满脸乌黑的铁长老,也不知道是刚才给炸的还是被自己给气的。

    呼~呼~

    铁长老胸腔剧烈的颤抖着,手里捧着一件乌黑之物。

    “小子...你应该感到庆幸,还好材料的精华没有被炸毁...”

    闻言,云皓天三人不禁松了口气,心里得到了一丝宽慰。

    “不过...好好的法器最后竟然...竟然只有上品宝器的级别...”

    一阵咬牙切齿的声音随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