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九百八十八章 境之宫
    更换命道刻印从而破解命运秩序,这是神椅想到的一个方案。

    既然这群人因为命道刻印的缘故不担心自己的生死,那么只要破了这群人的底气,这些人自然而然就会招认。

    黑影人首领惊疑不定,他丝毫不怀疑神椅所说的话。就凭神椅身上散发出的强大神性,黑影人首领也很清楚,自己断不是这东西的对手……虽然他们身上加持了命道刻印,实力大增,可越级作战,可神椅这是何方神圣?

    “我们当年都被冤死,埋在土里数百年……好不容易复苏,只想为主人效力好好活下去,请不要断了我们的生路……”黑影人首领内心在挣扎过后苦苦哀求。

    “很好。”

    神椅呵呵:“那么就先说说,这计划是指使之人,到底是谁……”

    “此人姓白,名叫白有全……是我们的直属上司,至于更高级,我们无权面见。”黑影人首领说道。

    白有全?

    这个名字让王明觉得有点耳熟。

    王明皱了皱眉头:“我记得之前白哲被捕的时候,他是不是有个儿子就叫白有全?这是他的私生子,不过很小的时候就夭折了。根据白哲自己交代,因为他带儿子的时候,经常拿他当哑铃练肌肉。有一次不小心折断了他的手臂……再加上其本身灵气属阴,阴气入体,直接将这只有几个月大的孩子活活冻死了。”

    “……”众人惊异,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

    不够至于白有全为什么可以复活,在了解了命道的特性后,大家也就都没有疑惑了。

    已经死去了几百年的人都能重新活过来,更何况白哲的孩子。

    外加之,王明之前那奇怪的梦境,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梦境中白会长白哲以及魔肠菌主复活的事,恐怕是真的了。

    那么幕后主使者又是谁?

    是那个长得和王令一模一样的白发少年吗?

    而现在,梦境之中有关复活的事已经得到了验证,这让王明的心忍不住一抖。

    到底是谁在模仿王令的脸?

    他感觉自己需要一个答案。

    “你叫什么名字,在复活之前又是什么人,做什么的?”神椅继续询问。

    “我,我叫余钟……复活之前原是外国华裔,后来加入了一支国外雇佣兵组织……死于一场雇佣兵之间的战争……”

    “雇佣兵的战争?”

    “是的,在国外,修真雇佣兵之间的战斗是常有的事。这些雇佣兵以散修为主,绝大多数加入雇佣兵的散修都是自愿的,多半都是为生活所迫,迫于无奈才加入其中。很多人也都是被诓骗进去的,本想赚一波快钱,但是加入之后才发现其实根本难以脱身……虽然钱赚的够多,可很多情况根本本不敢花。”这位叫余钟的黑影人首领实话实说道。

    王令几人闻言,纷纷点头。

    修真雇佣兵的历史比较复杂,王令犹记得之前老古董在历史课上讲述外国史的时候提点了一些。

    所谓的修真雇佣兵组织,很多情况下都是秘密成立,不为任何国家效力,只为自己的组织工作。任何国家都可以暗中进行雇佣,委托其从事一些机密工作。

    雇佣兵组织没有立场,一旦遇到任务冲突,只会效力出价更高的一方。

    而对于这些没有立场的散修修真者,他们绝大多数都是黑户口,除了他们本人之外,找寻不到任何相关的身份信息。

    所以这群人死后,很多人的身份根本无从追溯。

    “看来情况已经很清楚了。”郭平道:“这些黑影人恐怕绝大多数都是百年前的散修雇佣兵出身,他们追溯不到身份。哪怕就算现在我们孩子到了他们的名字,也没有任何地方可以查起。”

    “就是这样了。”

    王明点点头,目望着眼前的黑影人首领,他从手中取出了一份电子地图,放到黑影人首领面前:“现在我需要你指出,你们基地的位置。”

    “基地在镜之宫内……你这份地图,我没法指认。但我可以将入口指给你。”余钟说完,在地图上指点了一个方位,随后恳求道:“但也请你们,不要交换我们的屁股……”

    “这个请你放心。”王明说道。

    ……

    至此,所有审讯结束。

    神道星星主在星主宫殿前送王令等人离开。

    临行前,王明好奇地向神椅问道:“交换屁股,真的可以破解命道刻印吗?”

    “当然不能,我又不知道怎么破解,只好随便说一说吓他一下。”神椅回答。

    “……”众人。

    ……

    ……

    大约十几分钟后,王令等人出现在了锦之宫的秘密巷口。

    王明做了充分的准备,他将王令二号和王令一号都带出来了,他穿着新研发的二号,而郭平则是穿着一号的金属套装,如今两人都具备着作战力量。

    巷口的位置有人把手,为了防止打草惊蛇,王令利用自己的王瞳将这里的场景重新进行覆盖,所有在这里的守卫看到的巷口景象都是一小时之前的画面。

    这一招可谓是神不知鬼不觉,比隐形类的法术都要好用多了。

    那位黑影人首领并没有说谎,王令几人一进到巷口便发现了墙上的那张嘴。

    “要怎么进去?”郭平问。

    王明利用推演术试想着各种可能性,随后开口:“要将手伸进这嘴里,随后说出密码。说不对,手臂就会直接被咬断。可密码究竟是什么,我暂且还没想到……”

    “不用这么麻烦。”

    这时候,王令站了出来。

    他伸手摸了摸这石墙上的大嘴,随后将手直接捅了进去,一根长长的红色舌头便被他从中直接抓出。

    这张石嘴被王令的这一下捅得是猝不及防,太深了!这是深喉啊!捅得他感觉喉咙都红肿起来……

    “呜呜呜……”石嘴哭了,他没有眼睛,一股股泪水从它的嘴里流淌出来。

    王令盯着石嘴,脸上的表情古井无波:“放我们进去。”

    石嘴:“呜呜呜……不……不行……”

    王令睁开自己的死鱼眼:“不行,就打洗你。”

    石嘴:“我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