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九百六十八章 陈超开光嘴的由来
    那一天过后,陈超生了一场大病,大病的由来先是发烧。

    因为打小就训练的缘故,陈超的体质向来很好,这场猝不及防忽然来的发烧搞得陈爸陈妈一时间都是手忙脚乱的。

    儿童医院的人很多,换季节流感是正常现象,这时候不管是陈爸和陈妈都没有多想。没有家长会把孩子的发烧与“诅咒”联系在一起……

    一路上小玲给陈超更换着散热贴,细心的照料着。

    原本陈爸没想着让小玲跟过来,但俩孩子的感情实在是太好了,而且这段时间通过照顾小玲,陈爸也发现了,王小玲虽然是个哑姑娘,但也是一个倔姑娘。一旦决定了的事,很难会做出改变来。

    不过因为担心小玲也被感染,所以小玲也是在陈妈的细心指导下做好了充足的防备工作来的,这两天陈家上下的料理都是围绕着板蓝根进行的。

    板蓝根汤面、板蓝根炖鸡蛋、板蓝根红茶等等……

    “不用这么多人进去,你们在门口等等。”叫到号以后,陈爸把虚弱的陈超背进了诊所,这让周围众家长侧目,纷纷让了一条道出来。

    “这孩子可怜啊……”

    “这季节流感是不错,但这孩子能发烧发的晕过去,体质也太差了。”

    不少人见到陈超可怜兮兮的模样,纷纷露出同情的眼神来。

    这里大多数人都是当家长的,知道这种情况下父母的焦急。

    陈爸挂的是专家号,从门口挂着的资料上看,这位专家还是位名医,叫刘敏。专治儿童疑难杂症,还是这所医院的内科正主任专家。

    见者陈爸背着陈超进来,大夫的脸色也是忍不住露出了焦急的神色,今天刘敏看锝孩子有不少,但是发烧到晕过去的还是头一个。

    “量过体温了吗?多少度?”

    “四十二度……而且现在好像越来越烫了……”

    “恩,情况挺严重的。不过没事,我能治好。”刘敏医生很自信。

    “谢谢大夫了。”陈爸微微松了口气。

    “都是小问题,之前还有发烧七十多度的。”

    “七十度……”

    “是啊,而且那孩子的父母也是心大。在孩子的脑门上煎鸡蛋。”

    “……”

    “我先给他降温。”

    刘大夫清洁了下双手,然后摸上了陈超的脑门,一道湛蓝色的光芒从这位刘大夫的掌心中亮起,这是《散热诀》。这只是一门基础的法术,其实很多修真者都会施展,但这门法术靠的是基本功,需要长时间的修炼,如果不是专业的医师,大多数人施展这道法术只能做到暂时性的压制。

    而刘医生这种专业的医师则不同,他们施展这样的法术,是能够做到彻底压制的。

    一边施法中,刘医生也在观测着病床上的刻度,这张就诊的病床是由法宝科学院联合推出的科学修真法宝,可以监测到躺在上面的患者的各项身体情况,省去了病患在医院里到处跑腿的痛苦。

    可以看到,在刘医生施法过后,陈超的温度得到了压制,从四十二度已经退回了三十九度。

    但这仍然不是人类的正常体温。

    “不行,温度降不下去。”刘医生摇了摇头。

    “是病毒性感冒吗?”

    “以我的经验上判断,绝对不是。”刘医生说道:“你家孩子有没有修行什么特别的功法?”

    “特别的功法?”

    “是的。”刘医生点点头说道:“现在的一些家长,对孩子筑基前的修行过于苛刻,让孩子去追逐高等的功法,却忘记了孩子本身适不适合进行修炼。若是与功法不能契合,也会出现这种异常发烧的情况。”

    陈爸听后当即否决道:“我家孩子的身体一直很好的,咱家是开体术馆的,我一直让我家孩子修行的是最基础的体魄,没有追逐什么高等功法。”

    在撇去了陈超修行特殊功法的可能性后,刘医生皱紧了眉头:“你家孩子,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烧的?”

    “应该是今天凌晨的时候了,但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六点了,本来六点是他训练的时间。我到他房间一看,才知道他烧成这样了……”陈爸叹息,他抓着陈超的手:“刘医生,如果你知道什么,请务必告知我。”

    “你家孩子的身体其实很好,从我检查上看,这异常发烧的现象,已经可以从内因排除了。但是外因……这就不是我能管得了。”刘敏医生严肃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仇家?”

    “仇家?”陈爸目光愕然。

    这个时候,他的脑海中忽然想到了梁恒。

    可是,陈爸仍然不敢相信,梁恒会去做这样的事,会对他的孩子下手……

    更何况,这件事目前只是猜测,就算是梁恒做得,陈爸目前也没有证据。

    “刘医生说,这是下咒的原因?”

    “是的……从种种因素上来判断,我怀疑你家孩子异常发烧的现象,或许是因为咒术。我们医院也有解咒科,可你家孩子身上的咒,有些复杂。在不知道是什么咒的情况下,要解出起码需要两天,但这两天……会耽误孩子的病情。”

    “那,那我该怎么办?”陈爸急了。

    “非常情况,只能用非常手段了。”刘医生咬了咬牙。

    她直接在病历本上写了一大串陈爸看不懂的文字,然后盖上了自己的钢印:“你拿着病历本,去城西找我师父,也许他有办法!请务必相信我!你家孩子的病,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现在陈超的温度维持在三十九度,但这只是暂时的,你要趁着这段时间赶过去。”

    “刘大夫的师父?好!谢谢刘大夫!”

    陈爸被刘医生鉴定的目光震撼到,事已至此,他也只有相信了。

    ……

    ……

    大约两个小时以后,陈爸依照着刘医生给得地址,找到了地方。

    这是一间略有年代感的禅院,他凭着病历本上刘大夫写的字和钢印,找到了刘大夫的师父。

    这是一位头发胡子都已经花白,看上去慈眉善目的和尚,他披着袈裟将陈超抱过来,刚一抱便是轻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这是哪个魔道给这么小的孩子下的咒……实在是丧心病狂……”

    “大师!请救救我孩子!”

    “恩,施主放心。”禅师点点头。

    随后,陈爸只见他拈花一指,在陈超的脑门上弹了一下。

    一道金色的佛光涌出,冲出了陈超体内的黑气。

    随后,禅师擦了擦汗:“放心!你的孩子已经没事了。”

    陈爸将信将疑:“这就好了?”

    禅师:“恩,已经没事了施主。我已经给你家孩子,开过光了。”

    陈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