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九百四十六章 有没有醉月居士?
    机械章鱼,代号“大都督”,作为脑王安排在地球多年的得力助手,一夕之间突然暴毙,这件事自然而然引起了脑王的注意。

    地球上存在着未知的神秘大能级修真者……这让脑王不禁感到瑟瑟发抖,这是脑王之前从未设想过的一种情况,他自以为自己对地球很了解,实际上并不然。

    自然,他也从没想过脑王族会招惹到问号级别的老怪。

    “是我失误了。”感受到机械章鱼死亡的瞬间,脑王的脑电波几乎立刻收到了一种生命消失的信号,他叹息着。

    脑王的浑身都是由轻盈的金属所制,连眼睛都是机械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得知机械章鱼死掉的消息,他一成不变的机械眼红光闪烁。

    或许他应该早一点察觉到地球上的“诡异”……

    神龙人一族,从以前开始就不断在搞宇宙扩张,飞扬跋扈,奴役了无数外星球人并吞噬他们的母星归为己有,而就在前阵子神龙人一族做出了准备吞噬地球计划之后。

    结果,地球非但安然无恙,反而让神龙人一族态度大变……

    不仅解放了奴役的外星人,归还他们的母星,帮助他们重建家园,还要与地球进行建交。

    或许这川剧变脸一般的恐怖剧情背后,就是这位问号级别的大佬在暗中插足……

    作为宇宙中最有智慧的生命体之一,脑王感觉自己意识到这一点,有些太迟了。

    他端坐在真皮靠椅上,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脑王大人……您没事儿吧?”边上的脑王族辅助秘使问道。

    “没事。”脑王摇摇头:“去,给我换个太初玄晶的脑壳,材料好一点的,我脑壳疼。”

    “好的,脑王大人。”秘使点头。

    脑王内心激烈地挣扎着。

    他知道,自己已经招惹了一位恐怖的大能,而且这位大能连神龙人一族都不敢招惹,不仅不敢招惹,还得讨好……

    可是他的计划却不能停止。

    事已至此,脑王觉得也只有放手一搏了。

    此事,事关整个脑王族的命运。

    脑王星的星核,一直以来都是吸收他散发出的脑电波进行运作的,它的寿元将至,而如今脑王星上,老龄化趋势太过严重……星球居民死后所提供的脑电波,已经无法维系运转,脑王迫不得已,只得铤而走险吞噬外星大脑。

    而就在几年前,他曾监测到了一组强烈的脑电波数据——正是从地球上散发出的。

    在那一刻起,脑王知道了。

    地球上,存在着超越脑王星的智慧者……

    而想要拯救一整个星球的居民,他必须要找到这位智慧者,才可以。

    脑王很清楚,自己这步棋,如今已经登上了风口浪尖,可以说是极度凶险。

    可现在,他已经别无选择了。

    想到此,脑王仰视着虚空,发出沉吟:“那位地球上的智慧者,对不起了……为了拯救我的子民,我只能牺牲掉你……不论本王付出任何代价……本王都一定会找到你的……”

    “脑王大人,新的脑壳已经送来了。”这时,秘使突然回归道。

    “恩,替我换上。另外……”

    脑王起身:“我要去一趟地球。章鱼哥已死,而留给本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本王决定,亲自动手。”

    ……

    ……

    另一边,随着机械章鱼的突然暴毙,监狱麻将三人组的行动也变得顺利起来。群主禁闭岛,这原本是脑王族利用数据手段建立起来的独立空间,正常方式无法破解,可是在终端路由器被摧毁断网的情况下,禁闭岛的漏洞就立刻体现出来。

    邪剑神连斩了三剑,将禁闭岛生生戳出了三个大窟窿,所有被囚禁在禁闭岛中不见天日的水军群主,终于在今天得到了解放。

    曾经有导演拍了一部《被解救的姜戈》。那么这一历史性的一幕,邪剑神完全觉得可以拍一部《被解救的肥宅》……

    自由的味道,到底是多么美妙,这些被囚禁的群主们在被解放出来的一刻,可以说是感慨万千、且深有体会……

    他们终于在群主紧闭岛上,吃着垃圾食品、重复着刷装备的工作,感觉自己快要吐了。

    以往觉得无比乐趣的事情,现在几乎让他们产生了一种看见就后怕的后遗症。

    然而,接下来面对他们的是新一轮的量刑。

    松海市第一监狱,梁狱长派了几十辆监车来到了鸦县,停满了一整条街。鸦县的网吧,成了群主禁闭岛的一处出口,这些水军群主戴着手铐被狱警们有序的牵引出来。

    不少人的脸上表情复杂,有得甚至还在微笑,这绝对不是坏掉了。

    而是一种得到了释放的释然。

    “喂,送饭的,这些人要被关多久?”老魔头抓着一位狱警小哥问道问道。

    “你们这回是立下大功了。”狱警小哥微笑着回答:“根据扰乱网络安全罪判处一到十二个月以内,有些人存在网络诈骗行为的,根据诈骗金额良心。多的人可能要十年甚至二十年。但死刑倒是不至于。”

    他算是松海市第一监狱的老人了,而且是特刑组的,平日里经常给老魔头等人送饭,与监狱三人组的关系可以说很熟悉。

    “原来如此。”三人组点点头。

    “还有,你们能不能不要叫我送饭的?我有名字,我叫郭左仁。”狱警小哥无奈道。

    郭左仁……

    恩……

    老魔头之前其实听过小哥介绍自己,他总觉得这个人的名字有点耳熟啊。

    而且看这个面相和五官,他感觉这个人和自己曾经接触到的某个人冥冥之中有所关联,搞不好还有血缘关系。

    但到底是谁呢……

    老魔头有些记不起来了。

    “这案子破了,老梁挺高兴的。今晚你们可以加餐,你们想加什么可以和我说。”郭左仁说道。

    “可以要点酒喝么?”三人组面面相视了下,皆是心照不宣,随后老魔头出面问道。

    “什么牌子的?”郭左仁问道。

    “什么都可以?”

    “今晚例外。”

    “那来瓶醉月居士吧。”

    “哪个醉月啊?”

    “就是喝醉的嘴,月光的月。”

    “哦……”郭左仁点点头:“没问题。”

    醉月居士牌仙酿,这是老牌子了。

    名气很大,自然而然盗版的也有不少。

    现在市面上有许多“醉月居士”,最月、醉越、罪月等等……所以,问清楚名字,相当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