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六百九十一章 实力的差距
    白会长有些怀疑人生的抽了抽嘴角,刚刚对接的那一掌,这个少年显然并未使出真正的全力,不过虽然他被刚刚那一掌打到吐血,但白会长几乎是瞬间就恢复了伤势连内伤都没留下。原本白会长就具有极强的复苏体质所以他根本不害怕受伤。

    但是眼前的这一幕却让白会长难以置信,自己刚刚那一招“原界剥离掌”在他所有掌握的法术中可排前三……他不相信自己这一招夹杂着巨大空间破坏力的空间系破坏法术竟然对少年没有造成一丁点伤害。

    他的掌法怎么可能失效?不对……这一定是此人在逞强!

    白会长此刻思绪万千,他甚至来不及多想少年刚刚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都已经是这么强的一个大能级人物了,还要写作业么?

    白会长顿时间感觉到大脑凌乱。

    他并不相信自己刚刚的那一招,对方连一点伤害都没有。纯以伤害而论,自己的这一掌不仅致命而且破坏力巨大,就算恢复能力再强,空间系法术造成的创伤在短时间内也无法完全复原。这是比“重伤”状态更为恐怖的一种伤害。

    王令刚刚轻描淡写的一掌并不致命,但恐怖的是王令直接抵消了他这一手空间系掌法的伤害。

    白会长朝夜鬼灵尊借贷成功,以自己的寿元为代价换到了短期内使自己的实力提升至真仙后期的层次,而他刚刚那一掌虽然没有施展出百分百的力气,但是不至于在对掌之后半点伤害都没有——对方,一定还在逞强!是了!一定是在逞强!

    他不可能承认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进攻居然会无效化……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还有比真仙更强的人物存在!就算……就算是传说中已经臻至仙尊的镇元仙人,那也仅仅只是传说而已!很多人连面都没有见过!

    不知不觉间,白会长的呼吸已经变得急促起来,这并非是感到疲累,而是纯属紧张的表现。

    但即便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白会长依然没有认输的意思。

    看到这里,王令默默叹气,有的时候要承认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的确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这需要一个人对自己的真实实力在心里有所认知,换言之就是有没有逼数……

    很显然,白会长,并没有。

    人有的时候,还是需要认清自己的……

    王令目光颇有些深邃地望了眼白会长。

    不得不承认,比起以往的对手,白会长的确具备一些特殊性。

    在之前挨了自己不怎么认真的一掌后,竟然能够瞬间恢复过来,这样的自愈能力即便是邪剑神、老魔头之流都望尘莫及。

    也就是说,就算自己下的手狠一点,白会长也是不会轻易死掉的。

    前几回战斗,王令其实一直都挺郁闷的,因为打架的时候总会有一种束手束脚的感觉。

    法律,从来都是王令的第一选项。

    在一个有秩序的修真年代里,如果一切都用杀戮来解决,那么只能证明这个时代是失败的,有人创造了规则就必须有人去遵守。说白了,王令觉得自己还小,手上沾染太多血腥绝对不是好事。

    想到此,王令沉气一叹,开始朝白会长一步步走过来。

    只是第一步踏出的那一刹那,白会长便感觉到有一股无穷无尽的压力如泰山压顶般直接沉在了他的双肩之上!眼前的少年,身上的气息完全变了!几乎是以呈倍的态势向上激增!

    仅仅只是第一步,白会长直接被震得吐出一口鲜血!

    “怎么会……”

    在白会长无边的惊愕中,王令的第二步已经踏来。

    与此同时,整个法宝的内置空间都开始掀起了巨大的波动,这原白会长借用无极伞之力开辟出的独立世界,与外界完全分离!整个空间借口极度稳定!但现在却在少年的第二步下,直接影响了一整片空间壁……

    无尽的裂缝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般产生了连带效应,在空间全方位开裂,那龟裂开的裂隙之中卷起了强力的空间风暴在空间中不断来回撕扯。

    直接破坏掉空间,而且只用了一步……这怎么可能!

    在巨大的空间撕扯力量下,白会长感觉情势已经彻底失控,现在这个状态大有一种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感觉。空间撕裂的力量太恐怖,身旁越来越的裂缝出现,撕卷着他的肉体。白会长只得对着王令大吼:“你疯了吗!这样做,你自己也自身难保!”

    他想不通少年为什么会直接使用破坏空间的这种手段,在白会长看来这无疑是两败俱伤的下场!这可是他用无极伞布置出的独立空间,在这样的破坏之下,空间如果最后直接引爆,他们两个都会完蛋!

    因为到了那个时候,就算他就会成为一堆漂泊在空间里的碎肉,就算没有死去,也回不到原来的世界了……

    竟然想用这种同归于尽的手段拉我下水吗?

    白会长被王令的“狠毒”吓出了冷汗,脸色不由变得惨白。

    然而令他惊愕的事远远还不止这些……

    只见这个时候,王令踏出了第三步!

    此刻,已经几近崩溃,形成无数空间裂隙的世界里,那些出现在少年身旁的裂隙竟然全部修复了……

    少年徐徐抬起手,空间裂隙顿时形成千万条毒蛇般朝白会长撕咬过去!

    这时白会长终于意识到!这个少年并不是要和自己同归于尽……而是在震碎了空间后,想要操纵空间裂缝撕碎自己!

    他要死了!

    白会长感觉到了绝望。

    在千万条空间裂缝宛若毒蛇般咬向自己的瞬间,白会长下意识的伸手抵挡,可刚刚抬手,眼前的一切竟又都恢复了一片风平浪静……

    “这……”

    白会长被这种手段惊愕到。

    说震裂就震裂,说复原就复原……

    这就是这位少年真正的实力吗……

    “你觉得,这样就结束了吗?”

    就在白会长失神之际,王令传音。

    而后,只见他拉开校服的拉链将校服外套收好,凝望着白会长。

    白会长不知道这个动作有何意义,但他却看到少年在脱下了身上的外套后,竟然将手伸进了身上这件短袖的臂膀处,似乎正在撕拉着什么东西……

    “天目!”

    白会长将瞳力开大,足以穿透少年的动作。

    最后他竟发现这个少年的袖子里面居然贴着一张封符。

    并且,将封符,撕开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