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六百一十八章 小银又又又被抓了


    刘司机在惨叫,他的整只右手一直延续到胳膊肘子的地方全都被小银的一口痰瞬间溶解掉了,而且最恐怖的是溶解归溶解,被溶解的伤口处居然没有一丝鲜血渗出,让刘振华感到的是在右手小臂被溶解之后,带来的持续灼烧般的痛苦。

    就好像有人点了打火机在伤口处烤似得,让刘振华一瞬间脸色苍白。

    “你有什么要交代的吗?”小银望着刘司机,露出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

    他刚刚那一口痰,看似很随意,但却是相当精细的操作。

    小银可以把吐痰的技巧精确到每分克。

    所以刚刚那一口痰是小银特意控制过的,不然这位刘司机就会和当初猎魔会的那对师兄弟一样直接被当场溶解,尸骨无存。

    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位人渣司机给杀掉?小银的理由很明确,因为他的MASTER不喜欢他随便动手杀人,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小银觉得像这种人渣就这么死掉真的是太便宜了。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这位已经不知祸害过多少少男少女的邪恶司机,大抵连自己都没想到会遭到这样的报应。

    “你就算把我交给警察局,我也活不了多久了,最多还剩下三个月。”刘振华疼得满脸都是汗,脸色一阵惨白:“我得了绝症,金丹癌……”

    “你的金丹里有肿瘤?”小银惊了。

    “是的,而且是晚期。不可能治得好了。”刘振华满脸痛苦的咬了咬牙,脸上的表情很阴暗:“所以我希望,在我临死之前,给这个世界带来一点恐惧……我要让整个江湖都记得我,通吃狂魔的存在……”

    金丹癌,这是癌症里面唯一没有被攻克掉的一个绝症,如果只是器官上产生病变,现代修真医学已经完全可以解决。但是金丹癌却不行,这里面牵扯到很多难题,一个金丹期的修真者,如果金丹破碎,其实也活不了多久。所以如果把金丹直接摘除,对这些金丹期的修真者而言这也许比直接死掉都要来得痛苦。

    体内金丹一旦被摘,虽然可以阻止病变,但寿元却会大大缩短,还切还有最关键的一点就是,金丹被摘除后,就再也无法修行了。

    所以最完美的解决方法,就是在不影响金丹的情况下,直接杀死金丹内部的病变组织。但这一直都是一个医学上的难题。

    而且本身一个修真者体内的金丹产生病变的几率其实就很低。

    几率是亿分之一……

    所以刘振华是属于这亿分之一中的“中奖”人员。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刘振华是个可怜人不错,但小银觉得这人一点都不值得同情。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小银觉得有句话说的很对,修真江湖之大,每个人在江湖上找存在感的方式都不同。既有为善者,享受世人美誉。也有为恶者,臭名远扬……这两种都是让人记住的方式。

    但很可惜的时候,那些记录在册被万古传颂的永远是那些弘扬美德的善举义行。所以想靠这种“臭名”在修真圈子里出道,那就千万别说自己是修真江湖中人,江湖压根就没把你放在眼里……

    小银抿了抿嘴唇,然后咬破自己的手指,在伤口自主愈合前赶忙挤出了一滴精血,直接弹进了刘振华的嘴里。

    刘司机痛苦的表情上带着疑问:“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给你续续命而已。”小银摊了摊手。

    连现代修真医学都无法根治的疾病它当然也无可奈何。不过利用圣兽血却是可以做到续命的。

    刘振华尝到了一股血的味道。

    但是很奇怪,这股血在入体的一瞬间,令他感觉体内的病症似乎缓解了不少。

    因为金丹病变而时不时产生的那股震颤感消失了,不止如此,连他被化掉的那只右小臂,伤口断面的灼烧感也在减轻。

    刚刚那一滴圣兽血,让刘振华足足多活了十年。

    刘振华大惊失色:“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口痰令他如坠悬崖,一滴血令他起死回身……在这一刻,刘振华意识到了绝对实力前的差距,眼前的这位银先生不论想对他做什么都是轻而易举。

    这丫根本就不是一正常人……

    “你好好反思吧,我现在就报警,你会在监狱里和肥皂以及狱友渡完你最后的人生。”小银抱着臂,一脸严肃地道。

    刘振华意识到不妙,想要下车,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动不了,有一股压迫力涌上来令他浑身上下都僵住了。

    自己弱鸡般的战斗力和这位“银先生”相比,根本不是一个次元上的。

    然而,就在小银准备掏出手机报警的时候,突然之间他听到马路边上传来一阵此起彼伏的警笛声……

    “……”

    小银惊了,不会这么凑巧吧?

    由两辆摩托车开道,直接绕过刘振华的车辆在前边停下,然后车后方的一辆警车上一位身着制服的警察下车,来到出租车的车窗边敲了敲窗户:“都下车,例行检查!”

    刘振华看到这制服瞳孔当即微微缩了缩,身子跟泄了气的气球似得直接软下来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这是路交队的……他们现在行驶的这条路是不能停车的,刘振华估摸着自己刚刚在这里停留了太久,所以才被盯上了。

    小银摇下车窗,对着这位警官微微一笑:“嗨……”

    警官先生往里头看了看,发现车内这位司机的神情有些不对劲,旋即皱了皱眉:“司机先生,请出示下你的身份证。”

    刘振华紧锁着眉头,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警官先生心里已经有数:“既然这样的话,就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还有……”

    说完,警官还看了小银一眼:“请这位姑娘也跟我们一起走一趟。”

    小银:“……”

    ……

    ……

    晚上七点,松海市安宁区修真警局分局。

    小银又又又一次来到了熟悉的警局。

    只是这一回,和前两次都不同的是,小银没戴手铐。警局的人对这位“常客”已经相当熟悉,有一位警花小姐姐还热心的给小银泡了杯茶。

    小银捧着茶杯在审讯室的椅子上等了没多久,前两回给小银录过口供的高警官高天推门而入。

    在看到小银的一瞬间,高警官的表情忍不住抽搐起来……怎么又是这丫的!

    小银看到高警官打开小本本,立刻开始很熟悉的自报家门:“姓名,小银。性别,男。单身、无不良嗜好。最喜欢的是吃、追番以及玩游戏。”

    前两回都是这流程,小银实在是太熟悉了。

    高警官抬眼看了眼小银:“为什么打的?”

    小银很诚实:“想去给自己买个项圈。”

    高警官惊了:“……”他总感觉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