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五百九十二章 年纪大了,有点疲倦……


    仅仅是眨眼的工夫里,这漫天的鬼兵鬼将在一道红发青年身影从天而降的瞬间,就被伴随而来的圣洁之光净化的一干二净。

    巫妖道人和铜龟道人大惊失色——这个人,很恐怖!一个出场自带净化效果,直接净化了天地,其气息居然直接影响到了鬼阵,让鬼阵直接失灵了!

    巫妖道人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这幕,他斜睨着眼看了看鬼阵阵旗,然后发现自己的鬼阵阵旗居然出现了道道裂缝,最后沿着旗杆直接寸寸崩碎了……

    巫妖道人:“???”

    他可是在阵旗上贴了钢化膜的!

    这个人来历很不简单……

    不过从刚刚那条绿毛杂狗的动作上看,这个人类修真者似乎是被这条绿毛杂狗召唤到这里的,巫妖道人心中登时有了猜测……应该不会有错了,这个人应该就是这条绿毛狗的主人。

    “前辈作为人类修真界中人,如果可以的话,还请不要干预我妖界之事……”巫妖道人很有礼貌的一作揖。这种逆天级别的高手降临,这已经破坏了妖界的平衡,巫妖道人觉得妖圣绝不会像之前那样坐视不管。

    而事实上,巫妖道人想得也没错。

    因为有妖界的意志在身上,任何风吹草动妖圣第一时间都能注意到,镇元仙人现身的时候动静很大,妖圣不可能没有察觉。就像巫妖道人说得那样,镇元仙人的存在已经破坏了制衡。

    妖圣自认为自己是个公事公办的妖……要是这位红发青年做出什么过火的事,他会考虑出手制止。

    圣柱上,妖圣眯了眯眼。

    因为这个被召唤到这里的青年,并非这条灵犬的主人……

    之前狗主人的凝视在妖圣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那道恐怖的凝视,那双无法忘却的死鱼眼,在当时犹如梦魇般在他的脑海里挥散不去……

    自从他继任妖圣以来,还从未有过一个人,能仅凭眼神的凝视给他带来如此巨大的心理压力。

    就像之前说的那样,高手之间过招,从眼神上就能判断出彼我差距。

    这位赤发青年的综合实力要比这位狗主人弱,但与自己应该处于伯仲之间……

    圣柱上,妖圣俯瞰着下方,内心做出判断。

    另一边,镇元仙人在接受到主印的信息后,整个人被直接传送到了这里。他之前还在修复旱星呢,现在突然被传送过来,虽然有些突然,但反而让镇元仙人有点高兴。

    看来,狗前辈并没有忘记自己啊!

    镇元仙人回头,看了眼“狗前辈”,狗前辈今天的装扮是一套黄色的紧身衣,看上去相当洋气。而手里那根翠绿色的骨棒,上面更是散发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神秘力量。

    不愧是狗前辈啊……居然能把天道的力量融合在法器里!

    镇元仙人内心深深诧异着。

    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这种操作?

    这大概就是自己和狗前辈之间的差距吧……

    内心正叹息的时候,前边一位布置鬼阵的妖界域使突然开口朝自己搭话。

    镇元仙人满脸嫌弃地扫了巫妖道人一眼:“我只听狗前辈的!”

    这话直接是让巫妖道人和铜龟道人两人变色,被惊在了原地,险些石化:狗……狗前辈?

    此时此刻,两大域使包括和平使馆内躲着的文长老都是不忍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来这个赤发青年,不是这条绿毛狗的主人!

    而是……小弟?

    这就很有意思了……

    “来之前,你在干什么?”二狗子的口气与之前截然不同,变得有些深沉起来,毕竟它之前扮演的就是一只救世神犬的角色,对自己的角色定位二狗子还是相当清楚的。

    反正只要有镇元在场的情况下,自己只要保持一副“前辈”的设定就行了。

    镇元仙人抱了抱拳,很客气的回答:“狗前辈,晚辈仍然在修复旱星,目前修复工作已经完成了大半了。”

    二狗子:“恩,做得很好,我这次召唤你过来,应该没有打扰到你吧?”

    “打扰?前辈的召唤怎么能是打扰?这是难得的学习机会呀!”赤发青年摆了摆手,对着二狗子作揖:“前辈之前随手一道十阶法术,把旱星地表炸毁,现在重新修复旱星,其实能学到不少东西!感觉就像在玩《我的世界》一样。”

    镇元仙人话音刚落……

    巫妖道人和铜龟道人再度愕然:十……十阶法术……还差点用十阶法术炸毁了地表……

    这狗能有这么厉害?那之前两道看上去很蹩脚的拳法到底是什么回事?所以这条绿毛狗压根没使用全力,而是在玩儿?

    两大域使目瞪口呆……

    因为眼前这位实力深不可测的赤发青年与这条绿毛狗的对话过于震撼,导致场中的气氛都一时之间陷入凝固,令两大域使的思维直接凝固,不知道该说什么。

    “晚辈愚钝,不知道狗前辈这次召唤晚辈所为何事?”镇元仙人轻声道。

    “恩,我刚刚稍微对前面的两位小辈试了试拳法,觉得有些累了。”二蛤说道。

    巫妖道人、铜龟道人:“???”

    二蛤:“年纪大了,有的时候,和这些精力充沛的年轻人不好比……尤其是遇到像这种打着打着就让人犯困的无聊战斗,根本提不起精神。”

    巫妖道人、铜龟道人:“???”

    镇元仙人满脸微笑:“那前辈的意思,是需要我出手么?”

    巫妖道人、铜龟道人:“???”

    二蛤:“恩,你看着解决吧,但是不要给打死了,记得留口气……我还有事想问他们。”

    “好的前辈!”

    话音刚落,镇元仙人的气息已经释放出来了,引得天地为之震颤,有一股夹杂着本源真气的能量自赤发青年脚下发出,直逼两大妖域域使而来。

    “!!!”

    巫妖道人、铜龟道人已经浑身发寒。

    他们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逃!能逃多远逃多远!

    这个人的实力太过恐怖,远远超出他们……

    两域域使在此刻感觉到了一种死亡降临的危机感,都祭出自己的底牌疯狂逃命,化作两道流光飞也似的离开这里,连地面上碎裂的鬼旗都来不及收拢。

    想逃?

    镇元仙人微微一笑。

    这当然是不存在的啦……

    好不容易能在狗前辈面前表演一波,这么好的机会,就让这两人逃掉了多没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