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汉乡 > 第一二二章走偏了的敦煌壁画
    第一二二章走偏了的敦煌壁画

    任安这种士大夫的身体,与那些死去的羌人别无二致。

    当然,如果说一定要找到一些差别还是有的,比如,任安的皮下脂肪比那些羌人厚实的多。

    苏稚如今对人体熟悉的程度堪比庖丁对牛身体的认知。

    所以,他在切开任安的身体之后很容易就找到了出岔子的地方,将跑偏的身体部位复原之后,她就迅速的缝合了伤口,也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引流口子。

    一根被开水煮过的芦苇杆子插进去之后,治疗就完毕了。

    在伤口复原的过程中,任安是不能动弹的,吃喝拉撒只能在床榻上,由那些羌人看护妇伺候。

    苏稚抽掉插在任安颈椎上的银针之后,任安就缓缓睁开了眼睛……

    神志还没有清醒,腹股沟处传来的疼痛就让他忍不住大声嚎叫起来。

    想要动一下身体,才发现自己被牢牢地束缚在一张奇怪的床榻上。

    在他的身边的一张石床上,也躺着一个赤裸的男子,只不过,这个男子的身体跟任安的身体不一样,他胸口直到小腹的皮肤肌肉都被剥离了,五脏六腑就暴露在空气中,面容却非常的平静,似乎睡得非常安详。

    被任安一叫唤,苏稚缓缓转过身瞅了任安一眼道:“很痛吗?”

    任安被巨大的恐惧包围住了,他似乎忘记了疼痛,听苏稚在跟他说话,就木然的点点头。

    “肠胃通气之前不得进水米。”

    苏稚吩咐之后,一个看护妇就赶紧应承下来,几人合力将任安被绑缚的身体松开,从石床上抬下来放在担架上,抬着出了手术室。

    苏稚继续瞅着眼前的这具尸体,用手比量一下尸体上心脏的大小,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夕阳西下,天空正在逐渐变黑,任安躺在担架上,瞅着天边的晚霞,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咦,半柱香的时间就医治完毕了?”

    任安脑门上黄豆大小的汗珠子正汇集成小溪,从脑袋上往下滑落。

    “很痛吗?”

    任安点点头,并且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司马迁问看护妇:“医治的过程顺利吗?”

    看护妇连忙道:“很顺利,我家夫人已经下了医嘱,只要这位病人这几天不要乱动,伤口莫要化脓,七天之后就会好起来的。”

    任安艰难的抬起手指着自己被绑起来的双腿,以及裸露的下体,艰难的对司马迁道:“生不如死……”

    司马迁却笑眯眯的对看护妇道:“看护好他,某家明日再来。”

    他知道任安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尴尬场面,没有多留,径直走了。

    任安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见看护妇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下体,就挥挥手道:“走吧。”

    阳关外,再一次聚集了大量的西域人,这一次,护羌校尉聂壹没有阻拦他们进关。

    经过一年的验证,西域人在进入了中原之后很老实。

    哪怕是来自大秦国的武士,进入关中,也不过是想要去长安的斗兽场去碰碰运气。

    如果成功了,他们就能带着大量的金银或者丝绸回到罗马,成就自己的富裕梦想。

    如果失败了,无非是战死在斗兽场而已。

    长安城里的贵人们的爱好是多变的。

    从最早的羌人奴隶,到匈奴奴隶,再到如今的西域女奴,他们来者不拒。

    尤其是西域女奴,她们是最忍辱负重,吃苦耐劳的一群人,进入主人家之后,她们付出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劳力,还有身体。

    这在西域本来是最普通不过的事情,却让长安的贵人们各个欣喜若狂。

    从没有见过这样好用的奴隶,这让他们对不好用的汉人仆役非常的不满。

    尽管不满,却不敢过于苛待,自从皇帝陛下驱逐走了匈奴人,平复了岭南,将大汉国周边的所有势力狠狠地殴打了一顿之后,他的视线就放在百姓身上。

    他觉得在自己青黄不接又要跟匈奴人作战的时候,他的百姓们没有大规模的造反,而是选择了跟他一起咬牙坚持。

    到了现在,就该这百姓们享受自己的庇护。

    当勋贵们的男女仆役们也有在中尉府,廷尉府敲鼓鸣冤的权力之后,勋贵们对自家的仆役们顿时就多关心了几分。

    即便是如此,汉人仆役人数也在急剧的减少,官府登记的平民户籍数量在急剧的增加。

    庞大的仆役缺口将由这些听话的西域奴隶们补上。

    聂壹自己在阳关的府邸里就蓄养了百十个千娇百媚的西域女奴。

    与大长秋当好朋友多年,他对女色的兴趣并不是很大,当年如果不是过不了子嗣关,他绝对会成为大长秋一类的角色。

    汉人与汉家女子成婚,生下来的孩子才是家里的主心骨,与西域女奴所生的孩子,自然会被别人笑话。

    所以,聂壹在阳关三年,并没有留下什么后代,相反,留在马邑的老妻带着妾室不辞万里来到了阳关全家团圆。

    阳关并不适合安家立业,而敦煌这个地方又是苦寒之地,所以,聂壹退而求其次,将家眷安置在了酒泉。

    皇帝似乎已经忘记了他的存在,有时候聂壹悲哀的想着,自己可能要老死阳关了。

    苏稚到了酒泉,司马迁也到了酒泉,他一方面要陪伴自己的老友任安看病,另一方面,他还要去阳关跟敦煌,说服聂壹跟敦煌校尉马老六将家眷迁徙去独石城。

    任安的病情稳定了,总算是可以穿上裤子,再也不用把自己下体暴露在外边,任由那些看护妇们参观,司马迁也就离开了酒泉,直奔敦煌,阳关。

    阳关无战事,玉门关无战事,所以,敦煌就成了平安的内地。

    马老六虽然娶妻生子了,人却变得更加奇怪。

    他喜欢作画,非常的痴迷,他甚至在砂岩上开凿出一个个洞窟,用颜料作画,痴迷的几乎快要荒废公务了。

    马老六并非是一个好的画师,除过**简笔画之外,他的作品在敦煌,阳关并没有什么口碑。

    所以,司马迁见到马老六的时候,这个昔日的悍将,如今,正专心致志的在砂岩洞里作画,手上抓着几只笔,口里还叼着一枝,一笔一划,描绘的非常认真。

    好在,他笔下的图画人物都穿着衣衫,只是那些飘飞在空中作飞天状的美女,依旧各个摇曳生姿,引人遐想。

    “这个撅臀放屁,并且能喷出三道方向不同的火龙的猛士是何人?”

    司马迁在欣赏了一阵马老六的画作之后,小心的问道。

    马老六吐掉嘴里的画笔,一个鹞子翻身从架子上翻下来,指着一个屁股朝天喷出三条火龙的壁画解释道:“此人为匈奴国来的托钵僧,为了筹集路费,当着耶耶的面居然点燃了自己的屁,一股火朝上,然后又表演了两次,一次向左,一次向右……耶耶怕麻烦,就用一幅画表现出来了。(这幅画真的存在于敦煌壁画中,还是他娘的文物,千万莫要怀疑,我这几天专程去看了。)

    司马迁认真看了图画之后道:“这三道火里的龙你怎么说?”

    马老六得意的道:“我觉得不够威猛,添加的。”

    砂岩洞里暗的厉害,一日之中最多能有上午的两个时辰可以作画。

    司马迁扫视了马老六的的画作之后就没了再看的心思。

    与马老六一起走出洞窟,慢慢的道:“君侯希望你能把家眷送去独石城!”

    马老六低着头道:“某家答应幕烟将军,将来会回到长安去,与兄弟们一起过好日子。”

    司马迁点点头道:“你莫要误会,君侯没有拿你家人当人质的想法。”

    马老六摇头道:“没有误会,君侯不是这样的人,我只是离不开这片沙地。”

    司马迁大笑道:“作画?”

    马老六羞涩的笑了,搓着一双沾满油彩的手道:“画的不好,某家只想让后来人知道,有一群人,在这片荒漠上,活过,厮杀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