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剑破九天 > 第3242章 王级神丹
    对兰儿来说,这段时间真的是大起大落!

    先是纪天行和五十家势力闯入神宫,将她从万年沉睡中唤醒。

    尔后厮杀大战,她差点丧命,却被纪天行救下。

    在纪天行夫妇的照料下,她休养二十余天,伤势总算稳定了。

    但就在这时,神宫大门被打开,朝青玉竟然回来了!

    兰儿不敢相信,只觉得是在做梦,兴奋、激动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就算做梦她也不敢相信,时隔万年之久,朝青玉并没有抛弃她,真的如约归来了!

    可是,上天跟她开了个玩笑!

    刚冲进神宫大门的朝青玉,一头扑倒在地上,直接昏死过去了。

    而且,他的伤势极重,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最重要的是,不管她还是纪天行,都无法救治朝青玉!

    这一刻,兰儿从天堂跌落地狱,只觉得无比荒诞和绝望。

    “昊天啊!你为何要如此对我?

    我在黑暗中尘封万年,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和绝望,才等到他归来。

    可他为何落得如此下场?

    我又该如何救他?”

    兰儿跪在地上,趴在朝青玉的背上,哭得撕心裂肺,泪如泉涌。

    见此情景,云瑶也心生恻隐,对兰儿颇为同情。

    她不禁扭头望向纪天行,传音问道:“天行,虽然你还没突破神王境,但你应该有办法救治朝青玉吧?”

    见纪天行微微皱眉,似在考虑和权衡,云瑶又劝道:“兰儿的经历和遭遇,确实令人同情,你与朝青玉又有旧交……

    当然,这只是我的建议,到底如何决定,还是在于你。”

    纪天行微微颔首道:“你猜得没错,我确实有办法帮他治疗伤势。

    我相信你的直觉,既然你觉得可以帮,那我就再帮他们一次。”

    说完之后,他望向伤心欲绝的兰儿,道:“兰儿小姐,你不必如此伤心,朝青玉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而且,我也会尽力试着帮他治疗。”

    听到这两句话,兰儿的哭声顿时止歇,绝望的双眼又恢复了神采。

    她抬头望向纪天行,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你能治疗他的伤势?你刚才不是说,他被神王强者所伤,连你也不能探查吗?”

    纪天行摆了摆手,解释道:“直接探查情况,帮他治疗伤势,当然是不现实的,我得想想办法才行。

    你先把他翻过来,我再仔细看看他的伤势。”

    兰儿的心神安定许多。

    纪天行愿意出手相救,至少让她看到了希望。

    她连忙伸出粗壮的双臂,把趴在地上的朝青玉翻了个身。

    朝青玉仰面朝天的躺在地上,满头染血的紫发散开,露出了真面目。

    一张轮廓分明、刚毅威严的国字脸,呈现在众人眼前。

    暗红色的皮肤,高耸的鼻梁,两道紫色的浓眉,这些都是典型的大炎神族特征。

    不过,朝青玉处于昏迷中,双目紧闭着,毫无知觉。

    兰儿痴痴地望着朝青玉的脸,内心充满担忧和焦急。

    她缓缓伸出爪子,想要触摸朝青玉的脸庞,伸到一半时,却又缩了回去。

    这时,云瑶忽然皱起眉头,指着朝青玉的右手,问道:“你们看,他手里拿的是什么?”

    纪天行和兰儿低头望去,这才发现朝青玉的右手捂着胸口,掌心紧紧握着一个玉瓶。

    哪怕处于昏迷中,他的手掌也僵硬的,死死握住那个红玉瓶。

    由此可见,那个玉瓶对他一定很重要。

    兰儿握着朝青玉的手,一根一根掰开手指,才把玉瓶取下来。

    翻来覆去打量了几眼,她露出疑惑的表情,道:“这个玉瓶制作的很考究,好像里面装着丹药……”

    “我看看。”一边说着,纪天行伸手接过玉瓶。

    好在玉瓶没有设置封印阵法,他轻而易举打开了,从里面倒出一颗蚕豆大小,通体炫金的神丹。

    “唰!”

    神丹悬浮在众人面前,闪烁着耀眼的金光,波动着恢弘浩瀚的神力波动。

    三人不用猜也知道,这绝对是王级的神丹,功效非凡!

    并且,朝青玉对此物这般重视,可见这枚神丹未必是王级下品。

    极有可能是王级中品!

    若真是如此,那这颗神丹不仅在天北域是至宝。

    哪怕放眼整个昊天大陆,也是价值非凡、令无数神王动心的珍宝。

    纪天行施展神瞳秘法,盯着炫金神丹,细致入微的观察着。

    兰儿和云瑶也是满腔好奇,打量着那颗神丹。

    突然,兰儿露出恍然大悟之色,满腔激动的道:“我明白了!这颗珍贵的王级神丹,肯定能治疗青玉的伤势。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拼着重伤昏迷,也牢牢护住这颗神丹!”

    兰儿坚信这个答案,连忙催促纪天行,道:“快把这颗神丹给青玉服下,他的伤势很快就能恢复了。”

    见纪天行不为所动,她按捺不住心中的焦急,伸出爪子就要取走神丹。

    但是,纪天行拦住了她,摇摇头道:“你错了,这颗神丹不是治疗他伤势的。”

    兰儿收回了爪子,疑惑的问纪天行:“不能治疗他的伤势?这怎么可能?那他为何死死护着玉瓶?”

    纪天行伸手握住炫金神丹,将其装回玉瓶里。

    他深深地看了兰儿一眼,将玉瓶递到她面前,语气郑重的道:“根据我的判断,这颗王级中品的神丹……是治疗你的!”

    “什么?”兰儿当即愣住了,双目瞪大,犹如雕像般石化了。

    这句话对她的冲击实在太大。

    以至于,她不敢相信,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

    朝青玉消失了万年之久,如今伤痕累累、命悬一线的回来了。

    哪怕处于昏迷中,他依然紧攥着那个装着神丹的玉瓶,并将其贴在胸口、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因为。

    玉瓶里面装的神丹,是治疗他心爱之人的!

    甚至,那已经不止是一颗神丹,更是他对爱人的誓言!

    这一刻,兰儿浑身颤抖,情绪又濒临崩溃。

    但不是愤怒或绝望,而是惊喜、震撼、难以置信和愧疚。

    她双目中泪水狂涌,露出满脸自嘲的笑,自言自语的嘶吼道:“原来,他从未忘记我,更不曾抛弃我,是我错怪了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