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剑破九天 > 第2991章 竟敢耍我?
    从葬天剑跟血刀融合,到纪天行斩杀林山,擒拿其神格。

    期间的过程非常激烈惊险。

    说起来话长,实际只有十息时间。

    纪天行当真是说一不二,说到做到。

    从头到尾,林雪都处于震惊中,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

    她没能帮上忙,全程观战。

    既没有出手的时机,也被震撼的忘了帮忙。

    这让她略有些尴尬。

    老娘好歹也是上位神君啊!

    就算打不过你和林山,也有资格插手这场大战,有能力帮忙啊!

    结果呢?

    你只用十息时间,就干脆利落的干掉了林山。

    老娘成了看戏的,岂不是显得很蠢?

    这么一想,林雪便皱起了眉头,很不开心。

    不过。

    她又转念一想。

    虽然我没出手帮忙,但我把本命神器借给了你。

    你能干掉林山,也有我的一份功劳。

    而且,我创建血刀门的初衷,千年来不变的信念,就是要诛杀林山,报仇雪恨!

    如今大仇得报,应该开心才对!

    林雪的眉头舒展开来,顿时雨过天晴,满腔欣喜。

    “唰!”

    她连忙飞过天空,来到纪天行身旁,满腔期待的望着他左手。

    “林山还没死吧?他的神格呢?”

    纪天行右手握着葬天剑,反握于身后。

    左手攥成拳头,缓缓伸到林雪面前。

    五指摊开后,掌心现出一枚暗红的神格,正是林山。

    不过。

    林山的神格光彩暗淡,神力有些衰弱,且表面布满了裂纹。

    刚才纪天行抓住他的神格,又狠狠碾压了几次,才导致这个结果。

    如今,林山的神魂近乎破碎,正处于昏迷中。

    短期之内,是没法醒过来了。

    “很抱歉,毁了他的身躯,只擒住了他的神格。

    若能完整无缺的抓住他,交给你处置,那才是圆满完成任务。”

    纪天行神色平静的说道,将神格递到林雪的手中。

    “他的神格,交给你处置了。”

    说完,他转身就要离去。

    林雪伸着双手,捧着林山的神格,怔立在当场。

    她本应该欣喜若狂,如释重负才对。

    可不知为何,她的注意力不在林山的神格上,竟然盯着纪天行的背影。

    “这小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强悍的实力,简直深不可测。

    而且,他行事如此果决冷酷,还有种说不清的神秘气质……

    不知有多少纯情少女,要被他迷的神魂颠倒啊!”

    林雪目光涣散的望着他远去,脑海中闪过这些念头,忍不住感叹一声。

    片刻后,她才回过神来,顿时皱起了眉头。

    “啊呸……你这个老妖女,胡思乱想些什么?”

    林雪有点惭愧,脸颊莫名的发烫。

    她自以为是嗜血无情的妖女,早就莫得感情了。

    谁知道,刚才竟然冒出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虽然没什么过界的想法,但这种七情六欲的出现,让她倍感羞耻。

    低头看了一眼林山的神格,她攥紧了手掌,将其收进空间戒指里。

    再抬起头时,她的眼神和气质已经恢复冰冷和漠然。

    “喂!你等等!”

    林雪望着纪天行的背影,高声喊道。

    三十里外,踏空而行的纪天行停下脚步。

    头也不回,语气漠然的问道:“还有何事?”

    林雪身影一闪,瞬移三十里,出现在他面前。

    皱眉盯着他,表情不悦的问道:“你说好了,只是借本座的血刀一用。

    现在用完了,血刀也该归还了吧?”

    这可是正事,绝对不能忘。

    必须得要个说法。

    纪天行挑了挑眉头,神色坦然的道:“刚才你也看到了,你的血刀……已经跟我的神剑融合了。”

    林雪的眉头更加紧蹙,气愤的暗暗握拳,喝问道:“那你的意思是,没法归还了?”

    纪天行认真地想了一下,点头道:“好像是这样。”

    “哼!”林雪冷哼一声,更加气愤的道:“那可是我父亲传给我的神刀,性命交修的本命神器。

    你不提前打声招呼,直接就给我融了,你得赔我!”

    纪天行眨了眨眼睛,很坦诚的道:“我跟你说过了,要借你血刀一用,你同意了才给我的,不是吗?”

    “你……”林雪被噎了一下,狠狠瞪了他一眼,“我以为你只是用一下,谁知道你直接用没了?”

    纪天行摊了摊手,表示无奈。

    林雪皱着鼻子,恶狠狠地道:“别想耍赖,你必须想办法赔我!”

    纪天行想了一下,指了指她的手,以及不远处的废墟,道:“林山的神格,就当做给你的赔偿了。

    若你觉得不够,那废墟里还有三截断剑,你想办法拼凑一下,应该还能用。”

    “这……”林雪怔了一下,心想这个结果也不是不能接受。

    其实,只要能杀掉林山,报仇雪恨。

    哪怕牺牲血刀和整个血刀门,她也没什么遗憾。

    但她就是看不惯纪天行那副德行,一副冷淡高傲、理所当然的姿态。

    这让她很不服气。

    见她沉默不语,纪天行挑眉问道:“如果没问题的话,那我就走了?”

    林雪皱着眉头不回答。

    纪天行再次问道:“我真走了啊?”

    林雪瞪了他一眼,摆摆手道:“算了,老娘大人不记小人过,才不跟你这个小家伙计较。

    你走吧!

    不过,暂时别宣布林山败亡的消息。

    否则,血剑宗的那帮走狗,肯定会四散而逃,本座就不能一网打尽了。”

    纪天行有些意外,笑意玩味的问道:“嗯?你刚才不是很生气,非要我赔偿吗?

    怎么突然变得如此豁达,又肯放我走了?”

    林雪瞥了他一眼,神色黯然的道:“本来,老娘创建血刀门的初衷,就是为了对付血剑宗,诛杀林山这个畜生。

    如今血剑宗和林山都被灭了,老娘的心愿达成,也没什么遗憾了。

    至于血剑和血刀,都是身外之物,没了就没了吧。

    今日一战结束后,老娘再无牵挂,也能安心的抽身隐退了。”

    纪天行摸了摸鼻子,忽然露出了促狭的笑意。

    “不好意思,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一边说着,他右手一翻,掌心中血光一闪。

    林雪那把新月般的血刀,完整无缺的出现在掌心中。

    血刀失而复得,林雪满腔愤怒的瞪着纪天行。

    “你小子……竟敢讠周戏老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