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逆转重生1990 > 1190【地主家也没余粮】上
    汉城,清潭洞---

    “浪漫樱花”日式料理店----

    作为汉城最为知名的日式料理店,这家店铺在韩国日据时期就已经开业,至今差不多有百年时间,可是说是韩国汉城数一数二的“百年老店”。

    当年,这家料理店汇聚的基本上都是日据时期的高官,什么日本将军,财政长官之类都喜欢在这里聚会,原因也很简单,就三个字---高大上。

    如今,日本人占据韩国已经成为历史,这家料理店的主顾也从日本人变成了地地道道的韩国人,不过依然是那些韩国的政府高官,以及财阀世家光顾,身份稍微低一点的,根本就没机会来这里就餐。

    此刻,在一间VIP包间内,宋志超正很不习惯地坐在“榻榻米”上,精致的低矮餐桌摆放在中间,上面则摆放着精美的日式料理,什么龙虾刺身,三文鱼刺身,极品寿司等等,都是这家料理店的拿手好菜。

    尤其那龙虾刺身看起来很是漂亮,雪白的虾肉被剥离出来,整个龙虾的架子摆放在餐盘中,冰块和白雪映衬下,冒着袅袅白烟,犹如一盘“仙境”。

    餐桌对面,坐着的是三星长公主李富真,在李富真旁边站着,随从般的人物却是李富真的男朋友任右载。

    朱面玉唇,堪称绝世软饭男的任右载双手搭在腹部,挺着腰板站在那里,表情有些别扭---也是,作为长公主的男人,他好歹也算是一只脚踏进了财阀世家的门槛,可是在李富真面前,他却永远都像是一个佣人,没身份,没地位。

    宋志超活动了一下双腿,因为盘坐的原因,双腿稍微有些麻木。

    李富真发觉他的小动作,就噗嗤一笑道:“怎么,不习惯?”

    宋志超点点头,“去过日本几次,也吃过几次日本料理,不过还是不太习惯他们这种坐姿。”

    李富真:“日本人最是讲究,尤其像这种高档场所,就是要端坐在榻榻米上进食,才有那种独特的味道。”

    宋志超莞尔,看向站着的任右载随口道:“我倒是有些羡慕任社长了,可以那么舒服地站着。”

    任右载:“……”

    感觉宋志超这是在取笑自己---孙子才喜欢站着伺候别人!

    李富真微微一笑:“他以前只是我的司机,即使现在和我交往,在我眼里依旧是个司机---司机是没资格和主人同坐的,尤其在贵客面前。”

    任右载就算是泥人也是有脾气的,何况李富真在宋志超这个死对头面前损自己,当即,赌气道:“富真小姐,我看我还是出去吧!免得让你觉得不舒服!”

    原以为自己这样“以退为进”能够博得李富真可怜,然后对方说几句软话,自己也就顺便下台,可没想到李富真却说:“那好啊,你出去吧!”

    任右载:“……”

    一时间有些愕然。

    看了看李富真,又看了看宋志超,觉得自己要是出去的话,岂不给了两人独处机会?

    尤其宋志超的英俊帅气不在自己之下,李富真小姐又是名副其实的“食肉动物”,万一两人食点饭,饮点酒---干柴烈火,酒后乱性……

    还没等任右载想完,就见李富真瞪眼,冲他呵斥道:“你不是说出去么,怎么还不走?”

    任右载:“……”

    眼神哀怨---这已经是在撵自己走了。

    简直太无情了!

    太绝情了。

    “我……”任右载刚想开口辩驳。

    “滚---!”

    “哦!”任右载见李富真发火,忙灰溜溜地躲了出去。

    ……

    “简直不像男人!”李富真心中有气,端起请酒杯,一饮而尽。

    宋志超看着这对“欢喜冤家”,不禁觉得好笑。

    前世的时候这位三星长公主和任右载因为离婚打官司可是惊动了全韩国,并且官司一打就是三年,最终这位任右载欧巴获得了86亿韩元的“青春损失费”,这才贪心不足地打铺盖离开李家。

    此时,两人尚未结婚,已经闹成这样,真不知道以后他们如何相处。

    李富真见宋志超发笑,还以为他在讥笑自己,于是就冷哼一声道:“我知道,这个男人是我自己选的,所以我无论如何都会带着他踏入李家,不为别的,就要证明给所有人看,我李富真的眼光虽然很烂,但我依然可以把一个平庸的男人打造成精英中的精英!”

    宋志超没说话,心中却道,最后你还是输了,并且输成了笑话。

    见宋志超不吭声,李富真还以为自己的勇气和毅力感动了他,深吸一口气说道:“好了,我们还是谈正经事儿吧,今晚要邀请你来这里食饭,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原因……”

    宋志超拿起筷子夹了一片龙虾嫩肉,放进嘴里咀嚼道:“我知道现在三星集团面临巨大压力,可惜,我也无能为力!你知道的,我收购的那些三星公司现在也在股指大跳水,跟你们的资产一样,缩水三分之一。”

    “这个我当然清楚,所以我才候着脸皮来请你帮忙---现在索罗斯还没出手,韩国股市已经这样,如果他真出手的话,岂不是世界末日?”

    “那倒不至于,”宋志超似乎很喜欢吃龙虾,又夹起一片嫩肉,这次蘸了蘸青色的撒气米,一口吞下,然后闭着嘴,闭着眼---感觉眼泪都快出来了,一个字爽。

    放下筷子,宋志超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说道:“不错哦,龙虾刺身搭配撒气米吃进嘴里上下通气。”

    李富真一笑:“你若喜欢,我送一张这里的贵宾卡给你,以后可以随便在这里消费。”

    “那倒不用,好东西吃一次就够了,多了反倒腻味。”宋志超丢掉手中餐巾纸,然后盯着李富真说道:“至于索罗斯,那是个狐狸一样的人,凶狠,狡诈,做事情更是让人猜测不透……也许,过不多久他就会自动放弃狙击韩国也说不定……”

    “怎么可能?”李富真惊讶道,“韩国现在都这样了,他不趁机狙击捞一把?”

    宋志超微微一笑:“你们韩国有这么多财阀呢,他就算不怕你们三星,也要估计其它财阀吧?”

    “你是说……让我们联手?”

    宋志超点点头:“单打独斗既然不行,那么你们联起手来,应该还有些胜算,不是吗?”

    李富真脸上突然变得古怪了。

    宋志超像是猜到了什么,猛地身子前倾,眼睛紧紧盯着李富真,语气严肃道:“你不要告诉我,你们三星李家准备向索罗斯投诚吧?”

    李富真俏脸一红,忙说:“那是我父亲和大哥的主意,现在他们正在联系那个索罗斯……”

    宋志超冷笑一声,“那你们就祈祷吧,祈祷那个索罗斯是个慈善家,而不是个刽子手!”

    李富真:“……”

    不知该如何回答。

    最后只好岔开话题道:“不管如何,我希望你能够再帮我们一次,毕竟你也不愿意看到自己刚刚收购不久的那些公司,一个个倒闭吧!”

    宋志超:“你们三星现在两边投机,索罗斯不成,就是我---可惜,我现在资金不足……”

    “这个你刚才有讲过,我也知道---我是说,你可不可以帮忙联系一下LG,SK,还有乐天和韩进四家大财团……”

    不等宋志超开口,李富真又道:“你和LG他们四大财团结盟的事情我都知道---现在也只有你可以帮到我们!”

    宋志超苦笑一下,“看起来韩国这地方实在太小了,什么事情都藏不住……”那意思是默认了,自己就是那帮结盟财阀中的一员。

    见宋志超承认,李富真心中不由一喜。

    就在这时,宋志超却突然剑眉一挑,一只手很是随意地撑在地上,姿态慵懒,目光却十分犀利,似笑非笑地望着李富真道:“倘若我真的帮了你,那么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李富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