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逆转重生1990 > 754【黄雀在后】下
    翌日---

    整个中海市因为“爱立信手机爆炸”事件闹翻了天。

    不但中海市的新闻媒体进行和跟踪报道,连带国内许多重量级的大报纸,以及新闻电台连夜赶赴中海,要对此事情做“深度采访”。

    一时间,神州大地因为这次事件,闹得鸡飞狗跳。

    《中海每周新闻》---

    “不久前引发的爱立信手机爆炸事件,目前已经得到证实,爱立信手机品牌的某个竞争对手,为了打击爱立信的火爆营销,特意制造出了这起爆炸事件。”

    “作为改革开放前沿阵地,市场竞争有秩序模式已经慢慢引起大家注意,而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恶性竞争,早晚要被大家唾弃,被市场拒之门外。”

    “好企业想要有好的发展,必须要强大自身,而不是去想方设法陷害对手。古往今来,那些想办法祸害对手的公司和企业,最终都是市场上的失败者!”

    《光明日报》---

    “到底是有序竞争,还是恶意构陷?”

    “对于处于经济大潮中的国人来说,手机市场的火爆目前引发了很多竞争事故,可是最近中海市发生的爱立信手机爆炸却把这些事故推至到了顶峰。”

    “难以想象,一家企业为了能够抹黑竞争对手,竟然残忍地花钱雇人伪造手机爆炸事故,此事一出,立马引起轩然大波。”

    “我们经常在竞技场上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可是在市场竞争中这种原则却变成了利益第一,手段第二---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在此,我想要质问一声那个抹黑对手的企业,你们企业良心何在?竞争机智何在?还有你们的道德操守何在?即使这件事情没被揭发出来,你们成功地抹黑了对手,难道这件事情就能一辈子隐瞒下去吗?请记住那句话,纸包不住火,最终引火烧身的,还是你们自己!”

    ……

    在这个年代,人们群众接收信息的渠道一般都是电视和报纸。

    当报刊杂志上面大肆报道此次“手机爆炸”事件的时候,一些电视台也不甘示弱地进行了新闻采访,找到了一些爱立信的相关人员,询问他们当日发生事情经过。

    另外也采访了一些当时在现场的顾客和观众,询问他们事情发生时的具体状况。与此同时,因为一手导演了“爱立信手机爆炸”事件的胖三也被警方正式通缉,而作为指控他的主要证人,李远也接受了电视台的采访。

    在采访中,李远面对镜头这样说道:“我当时真很害怕,我不明白作为老邻居的他为什么能坏到这种程度。当然,我也承认自己当时被他给予的丰厚报酬吸引,那时候我刚好下岗,家中又有老又有小,我母亲又在生病吃药……”

    李远面对镜头抹了一把眼泪,继续含泪道:“所以在万般无奈下我接受了他的建议,陷害爱立信手机,在专柜充电时,故意炸伤自己的一只手……可是很快,我就对自己要做的事情感到后悔了,因为在我看来,一万块固然重要,但要害人的话,我却过不了自己良心这一关。”

    “可是,现实却让我再次屈服了---我要生活,我要生存,我要养家糊口。当然,也许这些不能算是我做这件事情的理由,我做错了事儿,需要受到惩戒,在此我只希望以后遇到这样事情,其他人能够引以为戒,不要再走上我这样的错路!”

    说完这些话,李远从被采访的座位上站起来,擦了一把眼泪,然后说:“最后,我要对爱立信企业深深地说一声对不起!”

    弯腰,鞠躬---声泪俱下。

    ……

    媒体的推波助澜,让这次事件变得更加不简单,而作为幕后黑手的胖三也在逃亡之中。

    这让真正的大佬龙建飞坐立难安。

    准确地说,龙建飞之所以坐立难安不是因为害怕胖三被抓到后供出自己,他相信胖三不会这么傻,他坐立难安的原因是媒体俨然已经将矛头指向了自己,这个屎盆子业已扣到了自己头上,自己就算躲避及时,也惹得一身臭。

    最重要的是,龙氏企业的手机销售已经举步维艰,很多大商场的销售量还不如一个杂牌手机。

    没办法,人们就是这些现实,当你人出了事情,或者公司出了事情,就会连累到你的产品或者商品,在商业中这种作用叫做“利益连带责任”。

    现在诺基亚和摩托罗拉手机销售大幅度下滑,公司很多股东以及董事已经准备召开会议协商对策---什么狗屁对策,还是不想要趁机撵他下台。这些老东西吃饱了撑的,赚钱的时候不吭声,稍微出点事情就出来捣乱。

    不过这些还不是最让龙建飞烦恼的,最让他头疼的是诺基亚和摩托罗拉总公司要求和他见面,商议代理权事宜。

    这个时候商议代理权,用脚趾头想也能明白这些外国佬在打什么算盘,看他们龙氏企业出了事情,就想要弃卒保帅。

    对此,龙建飞嗤之以鼻。

    在中海除了他们龙氏见谁还敢拿这两个手机品牌的代理权---单单三年代理权,超过八亿的代理费就不是一般企业能够承受的。

    所以,第一时间龙建飞答应了和这两个品牌的亚洲区域总裁---罗伯特先生见面。

    ……

    中海市,桃源高尔夫球场---

    难得好天气,万里无云,快要入秋的桃源高尔夫球场显得格外清爽。

    休闲区---

    太阳椅下,一身浅蓝色休闲装的龙建飞正在与一个身穿白色西装,打着金色领带的外国人侃侃而谈。

    旁边一个身穿职业套装的女秘书在为他们做翻译。

    那外国人大约四十来岁,绿眼睛,大鼻子,卷曲的金发,模样很是傲慢,毕竟作为亚洲区域诺基亚和摩托罗拉两种手机的总负责人,罗伯特还是有傲慢资本的。

    “罗伯特先生,你应该很清楚,在中海市我们龙氏企业可是一个巨无霸,准确地说就相当于你们美国的航空母舰---三年代理权需要花费八亿,这个数字可不是谁都能承担得起!”龙建飞直截了当,给罗伯特这个老外一个下马威。

    女翻译把龙建飞的话翻译过去,当然,言辞间含蓄了一点。

    龙建飞却是听得懂英语的,当即瞪向女翻译说道:“不要含蓄,直截了当。”

    无奈,女翻译只好硬着头皮,又补充了几句,使得语气变得强硬。

    但龙建飞还是感觉不满意。

    这时候---

    “是吗,亲爱的龙?可惜,我不认同你这样的说法。”罗伯特耸耸肩,竟然用中文说道,模样悠哉。

    龙建飞笑了。

    罗伯特也笑了

    “怎么,你以为我在讲笑?”龙建飞忍不住起身,傲气地指着天边,一字一句地对着罗伯特说:“你去问一问,除了我龙建飞还有谁敢和你合作?还有谁有这样大的资本!”

    面对龙建飞的猖狂,罗伯特摸了摸下巴,忽然看了一眼龙建飞的身后,笑了,说:“瞧,你们中国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说曹操曹操到---代替你的人,来了!”

    龙建飞蓦然回头,只见一人正笑眯眯地朝自己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