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星辰之主 > 第五百三十七章 拟风向(下)
    某个潜水偷窥的家伙,如何心理活动不提。
    在这个人数不多的聊天群里,占比甚多的老司机,已经因为新的美女到来,纷纷鸣笛致敬,表示热烈欢迎。
    绝不生产迷药的章鱼:“小妹妹很上道啊儿,现在就差爆照了。”
    扎纸人:“广告不正规,具体时间呢?联系方式呢?求私人号码私下聊!”
    道德水准节节高:“个人好友开放啊,求加好友,新人的隐私保护有些过分了啊,高手指点吧。”
    偶尔有正经人,比如用实名登陆的薛雷,就老老实实地表达意见:“这两天‘新位面’很高频啊,世俗世界都涉及到这一块儿了?”
    “‘深蓝世界’的记录片都要上映了。”猫眼发出来一个宣传海报,深蓝的主色调,呈现出一片沉寂幽暗的海底景象。
    爆岩:“多半只是PPT,一点儿前兆都没有。”
    “有影响就好啦。”章莹莹大咧咧地继续给自家同事帮腔,“看在新人卖萌的份儿上,大家有空的就去捧个人场,没空的也扩散走起……”
    果然是牡丹,果然是恶意卖萌吧!
    潜水的罗南呵呵两声,自从与牡丹这位拍档认识之后,他见过这位犀利、精明、潇洒又或者颓废的模样,但无论如何,都只会觉得这是一位成熟又神秘的学姐,漂亮的皮囊之下,满满的都是故事,却实在对不上刚才那副萌新模样。
    话说,他对这位唐仪学姐,还是了解不够啊。
    感叹中,罗南下意识往群里发了个流汗表情,下一秒钟,寥寥十来人的群里,整个都震动了。
    “天啊噜!”
    章莹莹只来得及送上这一个语气词儿,后面便涌上来一串儿表情图画,从最简单的orz,到复杂动图,还有含梗的表情包,一个个都是“顶礼膜拜”。
    无疑,这些都是对罗南这两天做出的“好大事情”的情绪性对待。
    好不容易,才有朋友式的嘲弄翻上来,截断了这个情绪流:“罗云城当面,请受小弟一拜。”
    “啥?”
    “要不换个……云水谣?”
    “(“▔□▔)”
    “我觉得还是‘罗位面’更直指人心。”
    “难道不是罗猿外吗?”
    “……”
    突然一个说秃噜嘴的,刺中了当前事态最微妙的那部分。刷屏的消息明显梗了下,然后就有人刷出“流汗”表情,很快连成一串。
    “道德水准节节高”,也就是竹竿出来说话:“那个谁,管理员,回头聊天记录删掉啊!”
    “你不就是咩?”
    “那我现在删了?”
    “去!”
    一帮人插科打诨,算是把场面给圆了过去。
    其实罗南是真不怎么在意,他的新外号也好,“莫先生”这个新面目也罢,本来都是让人说的。那种云里雾里莫须有的状态,也是靠着实力,而非一两个散乱的所谓“证据”来支撑或打破的。
    他倒是借着这个机会,和牡丹打招呼:
    “学姐好……回夏城了啊。”
    “咦?不是萌妹子?”章鱼说不出是失望还是好奇。
    “很漂亮的大姐姐。”罗南随口卖了个萌,算是给记实锤,“也是我所在社团的BOSS。”
    “(╭ ̄3 ̄)╭? ”
    直到这时候,刚加群没几天,一直在“附和”并“学习”能力者前辈们交往手段的谢俊平,才终于确认来人的身份:
    “唐……学姐?”
    “是呢,谢少。”
    此时,牡丹倒是恢复了正常的语气表态,或者说是太正式了些:“还有,罗教授客气了,叫我牡丹就好。”
    “汗,这么客气。”
    “又不是在学校,再说你也休学了……大家对你复课的可能性并不看好,你总不会以为,多叫一声学姐,还会有好处吧?”
    群里那些损友们,确证了牡丹真实性情,即而又拍桌狂笑。
    还没等罗南回应,牡丹便又道:“如此一来,大家都是社会人,在这个层面。罗教授你才是大腿,我们还都指望你来提携呢。”
    罗南一时无语,今天牡丹或是大姨妈来了,要不然情绪怎么变化这么快?对别人摆出萌新面目,对这边就夹枪带棒的?
    罗南略尴尬,可牡丹的言论在聊天群里还是得到了相当的支持和共鸣。
    “狗富贵,互相汪……当然现在罗老板一定要多汪两声!”
    “预约一个面对面辅导班可否?”
    “话说前两天‘堡垒’又被高天师他们玩出BUG了,罗老板你该拿出时间大修一下了呀!”
    在一堆说不出是起哄还是抱怨的言语中,牡丹又奇峰突出,故意挑事:“话说莹莹仗义直言硬怼艾布纳,罗教授,不,罗老板到现在还没表示呢。”
    昨天的超凡种级别圆桌会议,尤其是会议中的细节,到目前为止还只在小圈子里流传,群里头倒有一大半不知道的。
    然而对于能力者协会的成员来说,“艾布纳”这个名字,又是如雷贯耳,以至于乍一听来,又是一连串“目瞪狗呆”的表情送上。
    章莹莹在下面回了句:“怼该怼的家伙,关别人屁事儿!”
    罗南是知道这件事的,那个虚拟会场中固然以超凡种居多,但旁听者的人数,已经够摊到“祭坛蛛网”和“白日梦魇”概率分布了。
    更何况,还有那么多人“故意”打扰。
    他差不多是全程跟下来的,对里面的情形了若指掌。
    但在这种交流环境下,罗南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合适,感谢什么的肯定是不够,也太生分,但说什么好呢?
    罗南又有些奇特的感觉,心里面有些浑沌,拿不准,看不明,总觉得有些别扭。
    还好这时候牡丹又发言:“按着规矩,总要许个好处。说起来,首先是要罩着她才对,免得回头就让艾布纳会长一根指头捻死了。”
    “……当然。”罗南好不容易缓过来点儿,下意识便发了段信息上去,“艾布纳敢伸手,我就敲断他骨头。”
    “WOW!”
    “霸气!”
    “BOSS威武!”
    “截图留念。”
    章莹莹很凑趣地发了个“花痴”动图上来,双眼红心乱冒,但后面再也没说什么了。
    说出那句话后,罗南的感觉更微妙了。
    那种“理所当然的废话”感觉是怎么回事?
    “别忘了好处……现在你许给别人好处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反过来就乱套了,这就是社会呀!”牡丹像是在感慨。
    “?”
    “想一想,这话对真神讲,要许他个好处、给个奖励什么的,这是贿赂呢还是污辱?直接世界大战了吧——这就是社会和规矩呀。”
    罗南想再发个信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心里头的微妙感觉持续滋长,也若有所悟:
    这是牡丹的意思呢,还是她老板的意思?
    他最终还是没在群里头多聊,怀着复杂微妙的情绪,找到武皇陛下的联系方式,没几秒钟,就接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