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星辰之主 > 第五百二十四章 没前途
    蛇语突然从入定的状态中醒来,游艇生活区客厅这边,空荡荡无人影,殷乐不知道去了哪里。
    虚拟工作区还亮着,界面上不停地刷新信息,来自世界各地的能力者们,正围绕昨天晚上的热点话题,开展了一波接一波的讨论,里面的关键词,无非就是罗南、飞艇、天照教团之类。
    对看客们来说,事情已经过去,该轮到他们发力了。
    可对于当事人来讲,事情真的过去了吗?
    蛇语看了下时间,大约凌晨4点左右,距离洲际飞艇事件,也不过就是五六个小时而已。
    阪城气压仍然很低,压得她心头沉抑。
    蛇语调整下气息,循着心头那一点儿感应,缓缓起身。四下无人,但她还是迈着传统的细碎步子,出了客厅,乘小型电梯到上层甲板。
    客运码头上灯光寥寥,然而最黑暗的时段已经过去了,甲板的围栏、躺椅等装饰,都在昏蒙中呈现出轮廓,同样显形的,还有船头方向,不知已经站了多久的人影。
    “殷秘书。”
    “北山女士。”
    即使已是屡经调整,两个人的称呼都还不够精确,生疏而客套,正如她们之间的关系。
    “不休息一会儿?”
    “本部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辛苦了。”
    蒂城比阪城早三个小时,差不多也到了该处理事情的时段,更不用说,有些事儿是不讲究时间的。
    正如此刻。
    蛇语也只是顺口打声招呼,视线和心神,都投向了游艇之外。
    停泊的游艇,船头恰恰指向东方,湖面空阔,一览无余,可以一直看到水天相接处已经悄然涂抹上去的釉彩。
    此时那边还在一层层地上色,几片云气胡乱地堆在那里,受变化的色调搅动,恍惚中变成了青黛山峦,多了些构图式的设计感。
    蛇语微蹙眉头,看远方渐亮的天光云影,心头那份感应,似乎给照得明白了些,却仍然不够真切。
    殷乐顺着她的视线远眺,轻轻吐出一口气:“日出了?本以为今天没太阳,云厚,气压也挺低的。”
    “感觉不够好。”
    有一句没一句的对话,在这儿突然卡住了。实在是对话的双方,都从彼此的观感中,捕获到了一份共识。
    她们都不再开口,只是遥遥关注着水天交界处。
    太阳仍然在水平面以下,可是这一刻,在层层涂抹的釉彩中,在青黛的云气山峦内,分明有一股别样力量躁动着。
    它深藏在宏阔的自然规律之下,却已经迫不及待地伸展手爪,甚至已经半步超出那初生的太阳,在东方天际,压迫出狰狞的形状。
    “云!”殷乐低呼出声。
    天边堆砌成的青黛云峰,陡然垮塌了下去,随即又在那份昭然若揭力量的扭曲下,抽枝分桠,几乎丧尽了云气应有的性质,化为那份力量附带的阴影,循着天穹和水体的轮廓,四面八面延伸开来。
    那边的云层相对来说份量不多,几下延伸扩张,就稀淡得看不见了,可那种如同根系分张、刺入虚空、撑起水天架构的形象,还是深深烙刻在蛇语和殷乐的瞳孔和心尖上。
    “扶桑神树……”
    蛇语下意识探手,想遮住眼睛,但早已迟了,手臂半途放下,脸色又转苍白。刚才直视高层次的力量运转,并下意识解析,对她造成了不大不小的反噬。
    整个阪城,像她这样的倒霉鬼,刚才几分钟的时间,也不知有多少。
    殷乐反倒好上许多,因为她已经习惯了借助渊区血魂寺的力量,去观察高层次的东西。虽然目前渊区血魂寺,好像又有了变化……
    “这是什么手段?”殷乐的心神悬在渊区,辛苦分辨着风暴湍流背后的深层喻义,可惜她水平还是不够,看得愈发糊涂。
    “不外乎封禁之类。”蛇语无法感应细节,观其大略,反而更加明白,“总归不是好事……”
    殷乐念头纷杂:“天照教团要在阪城动手?这是他们的大本营啊!”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蛇语顿了下,然后总结:“只看针对谁。”
    殷乐霍然扭头:“先生在哪里?”
    “……”
    是啊,罗南在哪里?
    在这个要命的时候,那位还是任性地不见了踪影。
    此时,无论是蛇语还是殷乐,都能半猜、半感受到在晨曦的微光之中,那份逐步伸展,也逐渐渗透过来的灵压。
    凌晨时分的北山湖畔,还有几分凉意,可随着熹微光芒覆盖,两人身上莫名就有几分燥热之意,搅动气机,颇有不适。
    这可比天边云气的变化,更直观犀利得多了。
    蛇语垂下眼帘,绷紧了心神,低语道:“不要暴露在外面。”
    “确实。”殷乐最后看了一眼天边云光,转身往后走,可没迈两步,便与蛇语一并生出感应。
    一转眼,二人便看到了码头仓库那边,忽有一架小型飞行器腾空而起,没有遵守平贸市场这边的交通层规则,直入云霄,很快消失视线之外。
    殷乐与蛇语对视一眼,都是皱眉头。
    这种形势下,但凡是能力者,总要做出一些反应,不过大都应该是殷乐和蛇语这样,懵懵懂懂,揣摩猜测,像吉米队长的反应,目的性就太明显了。
    这也不奇怪,毕竟是背靠量子公司乃至于政府军方。
    倒是里世界这边……
    两个人匆匆回到了下层甲板的客厅中。
    说也奇怪,随着她们进入舱室阴影区域,因气机扰乱带来的不适,就自然平复下去,效果立竿见影。
    只不知道,这是否是个暂时现象。
    此时,投影工作区仍在闪烁,之前罗南和天照教团刷屏的界面上,终于掺进来了别的元素:
    “阪城,奇幻の云?”
    这个话题刚显示出来几秒钟,又一个新鲜出炉的翻到了最上面:“阪城日出,请诸君帮助解读。”
    “元气躁动?刚刚险些走火入魔,坐标阪城喜田区。”
    “神树天国降临!”
    ……
    由于论坛此前讨论的话题,就与阪城有密切联系,所以这些后继的字眼,很容易就卷走了大量的、世界性的关注度。
    殷乐打开几个帖子的功夫,类似的话题就很有影响了,她用智能分类的瀑布流模式,自动拣选关键词,刷了半个多小时,却是越刷越多。
    不过帖子里面,大都是一些图片记录、描述、猜测之类,除了将矛头都指向天照教团,再没有更管用的东西。
    殷乐眉头皱起,想着到一些更专业的圈子去看看,刚跳出帖子页面,就见有一个加持了高亮、置顶、浮窗等多个效果的新帖子,强行出现在工作区的最中央。
    鲜红的字体非常刺眼。
    最重要的是,发帖人是能力者协会阪城分会。
    也在此刻,殷乐腕上的手环嗡嗡震动起来。
    她低头瞥了一眼,眉头便锁得更紧。
    “麻烦了!”
    说话间,论坛帖子打开;手环上的信息也以分屏的形式,投影到工作区上。殷乐之所以这么做,是两边所描述的事情,乃至遣词造句,一模一样!
    其大意就是:阪城方面,发现有极度危险的畸变种潜入,天照教团高义,为了保障市民安全,主动开启了所谓的‘神国’,投影覆盖全城。阪城分会则要求,所有身在阪城的能力者,立刻进行网上登记,报告所在位置,以及附近能力者的简况,配合阪城市政府、SCA进行社会权限对照,以保万全云云。
    “大索全城……阪城分会这是把脸凑到真神的脚底下,甘心情愿当牛做马充猫狗玩儿?”
    以上的话,不是殷乐或者蛇语说的,而是论坛上某位看客的讥嘲。
    不过,这位也是一语中的。
    作为一个没有超凡种坐镇的能力者协会分会组织,阪城分会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沦为了天照教团的附庸,平常是当小透明,如今跳出来,也只是台上的牵线木偶罢了。
    “这是……在找先生?”
    殷乐和蛇语再次对视,都觉得麻烦临头。
    天照教团的强势,再有阪城分会的半官方性质作配合,在里世界,真的具备了类似于法理上的强制性。
    差不多就是“不服就打”的意思。
    就算是配合吧,殷乐可以去登记,却也是仅有的可以登记的人选。
    蛇语在阪城是有正常身份没错,可终究只是张面皮,一直深藏真身与恶名。
    更不说罗南,以莫先生之名“出道”,可世界上本无“莫先生”此人,即便殷乐这两天,在蒂城那边留了些安排,应付一般情况可以,却禁不起仔细推敲。
    船上这些人凑在一起,彼此印证,逻辑线索是混乱的,一言以蔽之:
    嫌疑人!
    只是,这圈子绕得是不是大了些?
    “我以为要冲上地球同步轨道再折回……火星不是更好吗?”
    吉米队长大步走进正厅,他是从阪城的量子公司分部再绕过来,飞行器刚刚与这艘私人飞艇完成了接驳。
    不过,他话中讽刺的,并非只是自家的行程安排。
    远远就看见,白心妍就站在某块尚未清晰的投影区域前,气色如常,还微笑着与吉米队长打招呼;在她身边的,是玉川瑛介,一脸晦气晚娘脸,病殃殃的,精神萎靡,对吉米队长的到来,视而不见。
    “绕圈子,是因为找不到啊!”
    “呵呵,还是理直气壮!”
    吉米队长对自家被分配的新任务,还有些迷糊,只知道是协助天照教团,寻找一个隐匿多时的强者。但这不妨碍他逮着机会,猛怼白心妍。
    “事实就是如此。天照教团施出了近乎掀桌的手段,自日出时段,一直到现在,仍没有锁定目标。”
    白心妍漫不经心地将天照教团搁了进来:“据说,这是由于周边区域,多出一些卷积扭曲的时空维度,排除掉自然现象,是超凡层面的干涉作用,是一处屏蔽干扰……”
    “也是一个大麻烦。”
    作结语的,是一位看不太清楚年龄的中年人,并非真身到此,而是在那处投影区域显现。
    他给人最直观的印象,就是光头。
    眉毛胡须也很稀疏,皮肤苍白,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养份不足以支撑毛发的生长,感官上很瘦弱的样子,也许这和他身披的宽大外袍也有关系。
    第七代机芯内核,已经将世界上所有的超凡种资料录入,并且实时更新,吉米队长第一时间完成了匹配,顾不得其他,立刻并腿挺胸:
    “猊下。”
    这个光头中年人,就是百集教宗。
    吉米还是疑惑,这位猊下刚刚怼完罗南,回来就抓什么麻烦,逻辑何在?
    呃……
    吉米队长不是傻子,看眼前聚在一起的三个人,再联想昨天晚上的艰苦培训,突然就捕捉到了其中的内在联系。
    麻烦=罗南?
    这个场面,是为罗南而设?
    可是,那家伙不是在几千公里外?难不成又回来了?
    白心妍冷不丁地问:“猊下是觉得罗南背后有人?”
    “不必急着下结论。”
    百集教宗微微笑着,毛发稀疏的面孔上,神色和蔼:“事实就是,阪城目前有一个奇怪的存在,怀疑是超凡种,却又与目前地球上的其他超凡种都不相同。当然要探一探底细……那也未必就是一个活人。”
    “不是活人,那是什么?”
    “不好估计,初期探测也没有效果,毕竟我不擅长精神侧。”
    “……”
    天照教团的教宗猊下,千百万教众的精神领袖,世界最顶尖的精神侧超凡种,说自己不擅长精神侧,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教宗却还是和蔼地笑道:“并不能将跑马圈地的便利,视为能力。再说,精神侧没前途的,也许你比较认同?”
    吉米队长发现,他完全插不上嘴了,和旁边的玉川瑛介一样,完全就是多余人。
    只听白心妍回应:“前面的路,是猊下这等人物趟出来的,我哪能想那么多……哦,阪城分会的登记情况更新了。”
    “说一说。”
    “目前已经有三千四百余人登记,其中七百人是觉醒者以上。”
    说着,白心妍便另外投影出了分布图,以阪城为背景的图像上,星星点点,疏密不等。
    旁边玉川瑛介瞳孔微微放大了些,拿这图像暗中与自家掌握的情报相比对,只觉得这几乎囊括了阪城所有的秘密教团、超凡组织,纵然不是十成十,也是七七八八了。
    “不够。”教宗简单吐词。
    “时限还没到嘛。”
    “这是态度问题。”
    “猊下的意见,我会转达的。”
    白心妍耸耸肩:“接下来,请猊下安排手底下的人,与阪城各教团组织再沟通,阪城分会和SCA会给那些有记录但未主动登记报送的非组织人员发信息,必要时会上门催促,所有工作会在下午1点30分前结束。到那时候,阪城差不多就会给犁过来一遍,可以开始下一阶段的行动了。”
    吉米队长也盯着分布图,顺便检索有关的信息,心中念头急转,如此数秒钟,他冷不丁地开口:
    “我们小组也要报送吗?”
    白心妍瞥过来一眼,眼波清澈平淡,在吉米队长眼中,却别有意蕴。
    他喜欢这个……尤其喜欢破坏这个!
    所以,他再次开口:“最近几天,我们一直在和几位能力者做邻居,也看着他们做事谈生意……应该不是阪城本地的,到目前为止,好像他们还没有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