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灵界快递 > 第九十八章 这个Betty不一般
    不管有无作弊嫌疑,又或是真的运气好。经过最开始的小骚动,观众对这位目盲的望海角前魁元已经没有了看戏的心态,有的只是同情。

    曾经是第一分院的望海角,这届魁星赛就只剩下这一根独苗,还是一名残疾人,怎能不让人悲哀。

    相比最开始的骚动,那名叫betty的欧洲小辣椒对上易小颖是不小的看点。前者是罕见的精神异能,后者是符道双修的红叶谷魁元,两人都是学院女生中的佼佼者。两女互撕,一定是所有男生都喜欢的桥段。

    事实也确实如大家所料。

    &y并不是与哲子对上的那位矮个子小妞,她的精神攻击更倾向于影响五感,甚至影响对手的判断力。

    易小颖不敢轻敌,一上场便将清心咒与静心咒念了一遍。进入那烦恼皆不生不灭,不垢不净,的空明境界。

    当裁判宣布比赛开始,易小冉手掌上扬,便是一记降魔符咒,手中木剑虽然不是她的道剑,但灌注以灵气依然烈烈生风,正是逸阳道长传授给他的五行剑。

    都说红叶谷的姑娘们都是以阴柔的功法异能见长,身法偏向轻灵的路子。但是看易小颖的架势,看来这位红叶谷的魁元在阳刚的路子上造诣也不俗。

    易小颖的年龄与张云海他们相仿,得益于逸阳老道从小的培养,他的修习功夫扎实稳健,是修炼的道门正途,来到学院后,又将红叶谷灵动阴柔的特点吸收,刚柔并济,已经有所小成。说她是自花如忆之后,红叶谷最出色的女生魁元也不为过。

    看到易小颖这架势,哲子拍了拍徐国柱的肩膀,“兄嘚,看来你不用挨揍了,你这女朋友八成是赢了。”

    张云海在一旁却不以为然,能让苏畅河都记住的姑娘,这个betty不会是轻易对付的角色。

    只见易小颖原本气势浩大的冲向betty,但是走到一半步子却慢了下来。一阵轻轻的鸣响传来,观众席不自觉看向声音的源头。

    易小颖的对面,金发高挑的女郎正紧闭着眼睛,双手合十,缓缓变化着手印。嘴唇微微张开,缓缓吹着口哨。

    张云海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他失明后,听觉跟感觉都要比别人灵敏。他紧皱着眉头,这股口哨的鸣响就像催化剂一样,让人血液为之颤动,气息竟然也跟着起伏起来。

    这还只是台下,那在擂台上呢?

    易小颖已经站定了身体,一只手做剑指摁在自己的额头上,显然是极力想要平复心头的躁动。另一只手已经丢掉了手中剑,在面前拼命划着圆圈。

    张云海知道,那是一种道门的护盾之术,消除业障与妄念,帮助亡魂消除罪业用的。没想到她能想到用着招来抵抗,确实心思机敏。

    可是,华夏的道术对这西洋的法术抵抗作用也是有限,收效并不大。

    他越是用力抵抗,越是感觉如山的压力传过来。没想到这低沉的声浪还有这样的奇妙威势,声浪的目标中心,易小颖已经表现出了痛苦的表情。

    徐国柱有些着急的看着场上的女友,有看看身边的好友,再看看远处看台上的花如忆与一干易小颖的同学,都是跟他一样的焦急。

    “她不会有事吧!”

    没有人能给他回答。

    张云海已经察觉到,这是一种身份高明的精神攻击形式。血脉贲张也好,气血翻涌也好,都是人的大脑受到了影响。他猜测是因为betty将精神能量附加在哨声中传递出来,影响了一定范围人的大脑电波,确实十分古怪。

    “她暂时不会有危险。”张云海轻轻说道,“但是……那洋妞不会只有这一招的,就是不知道接下来易小颖能不能招架住了。”

    果然,张云海这边刚说完,那姑娘已经向着易小颖走去,他的手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周遭似乎渐渐形成了一个青色的空间,口中念诵的频率也越来越快。

    她已经睁开了眼睛,紧紧盯着易小颖俏丽的眼眸。后者浑身一颤,手上动作竟然也跟着慢了下来,脸上痛苦的表情越来越明显。

    看台上,许多普通人已经有些开始感觉到不适。

    哲子也有些抱不平道,“这完全就是不讲理的打发,完全不给人出手的机会啊,这不公平!”

    “这就是现实,没有公平不公平的。”张云海平静的说道。“这世上一招鲜吃遍天的例子还少吗?”

    这时候主席台上的叶卡捷琳娜夫人嘴角泛起了微笑,她知道betty完全就是天生克制异能者的存在,他特有的异能比大家认识的精神攻击还要奇特。

    传统的精神攻击没有媒介,如果对手抵抗力出众,或者精神力强大,又或者受过专门的训练,可以抵挡过去。但是betty的精神力附着在了音波中,先用音波撬开被攻击者的六识,然后附着的精神力量影响被攻击者的大脑与识海,造成双倍的伤害。

    张云海扭头‘看’向亓辰,知道现在,身边的人就只有阿辰呼吸平稳。看来,阿辰独特的体质对这洋妞的攻击方式也有很好的抵抗能力。

    随着betty的口哨变得越来越尖锐,擂台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掩住耳朵。

    春秋公终于坐不住了,轻轻咳嗽了一声。

    苏畅河站起来,从衣服里拿出一个小盒子,又从中捏出四根绣花针样的木刺,朝着擂台的东南西北丢去,稳稳的扎在了四个角上。

    四道流光遥相呼应,这股音浪顿时弱了很多。

    春秋公当空拍了两下手,擂台上的声音便一点也传不到外面来了。

    有人发现了春秋公的动作,知道是他老人家出手,一阵喝彩。

    可是这喝彩声没持续多久,擂台上的易小颖已经坚持不住,摔倒在地。可是躲在角落里的助教裁判也正全力抵御音浪的攻击,没有余力宣布比赛的胜负。

    “够了!”

    突然,一道灰影闪身跳到了擂台上。手中扇子用了一扇,一股劲风将betty吹退开了好几步。

    花如忆站在易小颖前面,看向主席台上的叶卡捷琳娜,有看向一脸错愕的betty。愤愤的说道,“you win!”

    张云海摇了摇头,“虽然这不合规矩,但是总归是救了易小颖一命。这个洋妞果然狠辣!”他知道如果放任betty吹下去,再长几分钟,易小颖的大脑怕是要留下不可挽救的创伤了。

    “还不快去!”亓辰拍了一把蒙了的徐国柱。

    柱子哥终于反应过来,想擂台上跑去。

    还好她只是晕了过去,没有生命危险。

    张云海心中也是打鼓,如果遇到这个betty,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应付。

    ……

    接下来的几场比赛都是中规中矩,打了接近半天才分出胜负。

    十六强就此产生。

    哲子看向主席台那边,挂着的液晶屏幕上灵界学院的负责人春秋公与紫荆学院的叶卡捷琳娜夫人已经抽出了十六强的对战列表。

    几人紧张的看着屏幕,等列表公示出来,才长舒了一口气。

    “你们……怎么了?”张云海越来越觉得自己眼盲后跟几个伙伴有代沟了。

    “你下轮的对手是七里坪的含山,不是这个betty,放心吧。”

    “不得不说,咱们云海的运气还是不错的。”哲子安心道,“第一轮轮空,第二轮碰上个修武的铁憨憨,二十是进十六虽然进入复赛组,又轮空。等于说你到现在没有遇到挑战啊。这个含山是跟石川宇穿一条裤子的伙计,我知道他,都是喜欢撸铁的家伙,肌肉男一个,实力还不如石川宇呢,拿下没问题的。”

    “你说是不是走关系啦。”亓辰阴损的问道。

    “你猜!”张云海抛给他一个玩味的笑容。

    因为要让参赛选手们充分休息,今天的赛事又告一段落。

    发现张云海对战情况的并不在少数,与亓辰同样疑问的人越来越多。甚至学生圈子也开始有诋毁的声音,有人说他实力不济,靠关系获得晋级,有人说他哗众取宠等等,甚至有人建议将他的十六强名额让出来,让没有报名的优秀学生代替。

    总之,没有人相信这样一位名不副实的残疾人能走的更远。

    人类真是善变的动物。

    当然,这一切小张同学并不知道。其实就算听到了,也不过是付之一笑罢了,嘴炮王的脸皮可是跟城墙一样结实的。

    又一天的闹铃响起,望海湖411寝室已经集结完毕,四个人瞩目着张同学最后一个出来,满满都是鼓励。

    “云海,接下来的比赛是魁星赛的正赛,十六强到最终决出魁星你都没有休息了,只有获胜,或者……淘汰。”

    “我们已经带好了干粮,做好了你会大战三天三夜的准备,你放心吧,我们会陪你到最后的!”

    张云海随意的将土布背包斜挎在腰间,又将海客剑交给哲子。“放心吧,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就是。”

    九月二十二日,老天爷似乎有意照顾魁星赛,天空阴沉沉的,虽然看起来有些压抑,但总归不需要顶着大太阳了。

    张云海作为第四组走上擂台,人群中传来了些许嘘声。他晃动着身体,全身骨骼咯咯作响,算起来已经好几天没有活动筋骨了,这几天胡吃海塞,也不知道胖了没有。

    他正在胡思乱想时,对面的含山已经一拳猛攻过来。

    “嘭!”这一拳结结实实揍在他的侧脸上,紧跟着又是一记诡异的下沟击中他的小腹,将他打得飞了起来。

    这突然袭击把众人都打蒙圈了,可是半空中的张云海却诡异的露出了笑容。在含山走出第一步的时候,他已经猜出了他的攻击线路。

    好久不运动,被人松一下筋骨,就当是赛前按摩吧!